經濟

企業地球村

美抗疫需大量發債 中國拒埋單 美債持倉3年半新低 《環時》:或再減兩成

【明報專訊】美國疫情加劇,需推出新一輪財政刺激措施加碼救市,料美國政府的預算赤字將以驚人的速度繼續膨脹。若要為赤字填氹,美國政府需增發國債籌集資金,市場關注誰會為不斷增加的美國國債「接盤」?以往中國政府是購買美國國債的最大買家,隨着近年中美角力加劇,中國又會否繼續為美國購買國債?美國財政部披露,中國近期所持的美國國債持續減少,在8月持有的美國國債金額已降至1.068萬億美元,為3年半低位。中國內地《環球時報》早前援引分析師的預測,指中國可能將其持有的美國國債減持20%至8000億美元。

資料來源:CNBC

當前美國政府正急需用錢。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Paul Krugman)指出,美國疫情揮之不去影響到經濟前景,估計美國可能每月需要數千億美元的紓困資金,以維持經濟穩定。

分析:美今年財赤將逼近GDP兩成

英國老牌基金公司施羅德(Schroders)策略師Kristjan Mee稱,即使美國經濟逐漸恢復,但應對疫情的成本仍在增加。他指出,自抗疫紓困法案(CARES Act)於3月通過後,截至8月底,美國的12個月滾動預算赤字已接近3萬億美元。若美國國會通過新一輪價值數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再加上稅收減少等的影響,美國政府的赤字將逼近美國GDP的20%。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表示,從今年10月開始的2021財年,公眾持有的聯邦債務預計將達到或超過美國GDP的100%,是二戰以來首次。Kristjan Mee的報告指出,加推財政刺激措施,將使美國財政部的發債量保持較高水平。雖然外國私人投資者仍在購買美國國債,但購買力不足以跟政府機構同日而語。

中美兩國近年的貿易戰已升級至科技戰。分析師認為,中國政府希望使外匯儲備多樣化,以減少對美元的依賴。德銀策略師羅斯金(Alan Ruskin)稱,受政治因素影響,中國可能不希望增加外匯儲備中的美元資產,避免跟美國的依存度提升。分析認為,中國未必會主動出售美元資產,但會把新資金及到期的美債,轉換為非美元資產,逐漸實現外匯儲備多元化。今年4至7月期間,中國購買的超過1年的中長期日本國債的凈買入量增加兩倍以上,達到約1.4萬億日圓(約1039億港元),成為僅次於美國的日本國債第二大買主。

中國增持日圓資產 阻人幣升值

雖然日本國債的收益率大致處於零水平,這使它們不大可能成為一種投資選擇;不過,摩根士丹利的數據顯示,若計入美元兌換日圓的匯價,投資日本國債的收益率可達1.2厘,高於目前處於0.7厘的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

中國在截至8月底擁有價值3.16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當中大多為美元資產。有分析認為,中國有可能透過買入日圓計價的資產,阻止人民幣升值,因為人民幣是參考美元、歐元及日圓等一籃子貨幣訂定匯價。

在中國政府減少購買美國國債之際,誰會接棒增購美債?Kristjan Mee指出,最有可能的海外買家,是亞洲多個既擁有可觀外匯儲備、又不介意干預市場的政府。他指出,自3月以來,台灣及新加坡的外匯儲備已顯著增加。

美元偏軟 刺激新興市場央行增持美債

高盛指出,美國實際利率持續在負值徘徊,隨着全球經濟從疫情復蘇,將導致美元偏軟。高盛預測,美元到2023年將貶值15%或以上。分析預期,美元偏軟可能會刺激新興市場的央行增持美國國債,希望透過增持美元資產,遏止本幣升值過快。許多新興經濟體都是出口導向型經濟,若本幣轉強,將削弱出口的競爭力。

目前外國政府持有美國約三分之一的公共債務,其餘則由美國聯儲局、美國銀行和投資者、州和地方政府、共同基金、養老基金、保險公司等持有。作為美國國債的大戶,聯儲局在今年上半年宣布一項臨時措施,允許各國央行通過抵押美國國債,向聯儲局獲取美元貸款。這不僅增加了美債的流通,也突顯了聯儲局在尋求全球美元再貸款人的地位。

[企業地球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