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投資策略

潘迪藍:中國三方面力爭2035年願景

【明報專訊】當很多國家努力希望「捱過」2020年時,中國共產黨已將目光放在2035年。一連4日的中共第十九屆五中全會在上周四(10月29日)閉幕,決定了未來5年和15年的宏大目標。

儘管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2017年10月的「十九大」的講話中,已經先行籠統地闡明了一些長期目標,但這3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情──中美關係由貿易戰開始發生了戲劇性變化,以及新冠病毒疫情大爆發對全球經濟帶來了巨大的衝擊。

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這些事件顯示中國在實現經濟現代化和民族偉大復興的努力,將會在相當不利的國際政治和經濟環境下進行。不安感和風險的上升重塑了中國的戰略規劃。中共在強調和平發展、合作共贏仍然是人間正道的同時,看來亦正在為一個充滿挑戰的全球競爭環境作準備。

第十九屆五中全會上概述的宏大目標,現時未轉化成為具體的指標和政策政令,這將會在「十四五」規劃的起草中實現。「十四五」規劃將於2021年3月發表。然而,過去3年來,圍繞這些目標的官方詞彙的演變方式,仍然發出了一些重要訊號。這些變化在以下三方面最為明顯:

經濟高增長 成中美競爭優勢

1.經濟實力的重要性。過去幾十年,中國領導人主要都是用較高的GDP來定義社會取得進步。但習近平在2017年提出的未來願景中,淡化了經濟增長數字,引人注目。習近平提出,到2035年,中國的經濟和科技實力要顯著提升,但較為聚焦於結構問題和生活質素,而不是增長數字本身。然而,第十九屆五中全會確實設下了2035年的增長目標:內地人均GDP要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這令到鄧小平最初在1987年提出的目標「復活」,儘管時間表更激進──鄧小平當時設定,內地在21世紀中葉才會達到與發達經濟體相等的水平。

因此,2035年的長期經濟增長目標的制定,看來又會有些回復到中國較傳統的方式,與近年強調同時追求經濟增長和廣泛的政治和社會目標的多層面方式背道而馳。這個新目標,令到一些經濟學家主張在下一個5年計劃中完全取消GDP目標的可能性很低,儘管增長目標可能會比以往較低及較為彈性。對於中國來說,在大國競爭加劇的環境下,強調增長是有意義的,第十九屆五中全會的公報稱之為「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

作為一個龐大的經濟體,將可以確保中國擁有國防和科研所需要的資源。而持續的高經濟增長,亦確實是中國與美國競爭的最大優勢之一。在新冠病毒疫情大爆發中,中國和美國截然不同的經濟表現就反映這一點。

科技進步優先 支撐國家發展戰略

2.自力更生的必要性。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美國制裁華為和中興等內地領先科技企業,是改變遊戲規則的重大事件。此舉表明,由於美國在半導體核心技術方面的主導地位,她對於中國具有巨大的遏制能力。而且,儘管美國本身也要付出經濟代價及受到業界反對,但美國政府仍然願意使用遏制手段來達到她的地緣政治目標。不論是哪個候選人贏得美國總統選舉,下一屆美國政府幾乎肯定仍會繼續採取同一種政策,令中國難以挑戰美國作為全球第一強國的地位。中國決心減少被美國利用的弱點,這就意味着將會減少對美國科技的倚賴。

第十九屆五中全會宣布,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擺在各項規劃任務的首位,並呼籲「要實現核心技術的重大突破」。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強調科技進步並不是新鮮事。習近平早在2017年已經呼籲,中國要在創新方面成為全球領導者。不過,現在的優先程度還要顯著提高,而且更加注重複製進口技術。中國面臨的挑戰將會在確保推動自力更生時,不會破壞令中國科技板塊蓬勃發展的競爭和開放性。

中國領導人一直強調,他們並沒有對外關閉貿易和投資的大門。他們不希望中國被孤立,反而希望形成一種向外界開放的新模式,明顯增加國際經濟合作與競爭中的新優勢。重點是,中國並不是要躲藏在貿易壁壘的後面,反而是要確保她是美國的強大競爭對手。

押注有效應對氣候變化獲益

3.關於氣候變化的競爭。中國成功控制疫情,並且在解除封城之後迅速恢復了經濟增長,因而提高了其全球聲譽,並帶來了不少經濟利益。中國政府似乎押注,她可以通過有效應對另一個全球共同面對的挑戰──氣候變化,而獲得類似的得益。

雖然保護環境早已經是中國政府的當務之急,但習近平在9月提高了「賭注」。他當時宣布,中國的目標是其二氧化碳總排放量要在2030年達到最高峰,之後逐漸回落,並且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更加重要的是,習近平是在聯合國的演說中宣布這些目標,而不是向中國的政府官員宣布。

這並非只是一項旨在令外國報章的社論作者為中國講好話的公關活動。習近平一向不太關心全球的自由主義意見,甚至漠視這些意見。這從他堅持遏制香港的公民自由,以及在中國內地大規模拘捕少數民族和宗教信徒可以看到。相反,這表明習近平將氣候變化視為大國競爭的另一個場合,而且他覺得中國可以在這個場合取得決定性的勝利。第十九屆五中全會的公報根據習近平9月份的承諾,進一步呼籲碳排放量在達到最高峰之後,要穩步下降。

由石化燃料過渡至綠色能源十分重要,這不僅是因為它為中國提供了成為綠色新科技領導者的機會,儘管這也是一個重要考慮因素。正如習近平所說,全球氣候變化提供了一個可以想像的最大舞台,讓中國展示其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相關字詞﹕五中全會 氣候變化 自力更生 習近平 十四五 中共 中國共產黨 中國 十九大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