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PIMCO 投資全局

疫情加劇顛覆市場趨勢 發掘歐亞投資良機

【明報專訊】在發生新冠病毒疫情衝擊之前,我們曾預期投資環境將更趨困難,並受制於各種長期擾亂因素,包括中國崛起、民粹主義、科技變革和氣候相關風險。疫情已加劇這些顛覆市場的趨勢,投資者需要面對更具挑戰性的環境。

我們預期全球經濟將從疫情引發的衰退中逐步復原,並在幾年內保持高於趨勢的增長。然而,疫情造成的「經濟烙印」將會遏抑潛在產出增長,這是值得關注的隱憂。 以下是可能遏抑長期生產力增長的三項因素:較長期處於失業狀態通常會導致個人技能減弱;更趨不明朗的環境或會在一段長時間內抑制商業投資;以及依靠政府和央行大量援助勢將導致企業「殭屍化」現象日益嚴重。

疫情的發展,以及財政政策對經濟的支持將會保持積極或減退的程度,可能引發正面或負面意外的兩大不確定因素。歐洲已陸續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美國持續提供財政支持的範圍和性質,可望於11月大選結束後較明確。鑑於短期和長期經濟環境充滿挑戰,加上顛覆市場的趨勢可能導致金融市場反覆波動,預期大部分已發展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利率在未來3至5年的大部分或全部時間內將維持於低水平,甚或進一步下調。

長線部署對冲通脹升溫

負利率是無計可施下才使用的工具,隨着負利率持續時間愈長,負面影響愈大。然而,由於債券孳息已處於較低或負值水平,而且孳息曲線平坦,為了應對未來的負面衝擊,可能會有更多央行冒險推行負利率(或深度負利率)政策,並進一步購買多種不同的金融資產。

從債券市場和股票市場的初始估值看來,很難想像各種政策干預措施能夠(有意或無意地)支持資產價格持續上漲,即使央行已竭力抵消未來負面衝擊的影響。 我們預期通脹在短期內上行的風險不大,但隨着時間推移,應利用國庫抗通脹債券、孳息曲線策略、房地產,以至商品投資,就通脹可能升溫作出對冲部署。

信貸息差已接近低位,但我們會積極挑選公司和證券尋求增值,目前的環境並不利於一般信貸投資。美國機構按揭抵押證券仍是投資組合內相對穩定和具防守力的收益來源。至於美國非機構按揭證券和較廣泛的美國與全球資產抵押證券,可於資本結構內享有優先地位,當宏觀經濟或市場出現意外的負面情况時,可展現較佳的下行風險狀况。 對於能夠撥出長期資本,以及承擔與私人投資相關較高風險的投資者,私人信貸及私人房地產策略有機會提供具吸引力的回報,並獲取補償流動性不足的溢價。

波動勢加劇 專注保本

如果歐元區能夠維持現時較穩定的局面,或對於主動型投資者來說,即使歐洲繼續一貫以來「進一步、退兩步」的發展模式,也將不乏可供發掘的投資良機。面對新冠疫情危機,亞洲地區至今的表現仍較穩定。我們預期亞洲亦可提供不少投資良機,包括積極挑選企業信貸的機會。就初始估值來看,我們認為新興市場普遍可提供高於已發展國家的回報潛力。但另一方面,新興市場也可能出現更重大的顛覆情况,從而造成各種贏家和輸家。

由於初始估值因素,新興市場貨幣亦具有較高回報潛力,但也會受到當地和全球的顛覆風險所影響。短期內,全球經濟有望從疫情衝擊中復蘇的周期展望,已令美元進一步走弱的可能性提高。但在長期框架內,不斷出現的顛覆情况可能會導致市場資金不時流向美元,因為許多投資者依然相信,即使在一個多極化的世界,美元仍然是最安全的避風港。鑑於未來投資環境將更趨困難,加上經濟和市場波動性可能加劇,我們會將重點專注於保本,避免投資蒙受絕對損失的風險。

PIMCO環球經濟顧問費約信(Joachim Fels)、環球固定收益投資總監波以斯(Andrew Balls)和集團投資總監艾達信(Dan Ivascyn)撰寫

[PIMCO 投資全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