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李聲揚 股市非常道

投資策略

李聲揚:12碼策略看投資

【明報專訊】先由一單不起眼的新聞說起,上星期《明報》也有報道:捷克足球名將彭倫卡確診新冠病毒肺炎入院。此人有何特別?答案是:有種足球技巧以他的名字命名。

足球術語一大堆,但以球員名字命名的,近乎沒有。「彭倫卡」是什麼東西?正如《明報》解釋:「(彭倫卡)成名作是1976年歐洲國家盃決賽,互射12碼最後一輪以「Chip」射中路破門,助捷克斯洛伐克隊擊敗西德隊奪標。這個12碼操刀技術之後亦以他命名。」

射中間企定定 輸波易被恥笑

即使不是超級球迷,大約也知道12碼是什麼一回事。極度簡化下,有點像「包剪揼」,若射手射向右邊,而守門員撲至另一邊,十居其九都會入球(除非力度太強或角度太盡射出界)。反之,若守門員「捉到路」,入球機會就大跌。

所以12碼除了是技術較量外,也是心理戰。守門員猜測射手選擇射左還是射右,射手也猜度守門員飛左還是飛右。但還有一個選擇:是射中間,像彭倫卡一樣藝高人膽大,當然守門員也可以企定定在中間。

有趣的地方來了:猜猜有多少射手選擇射中間?大約10%。更震撼的是,有多少守門員選擇企在中間?只有3%。換言之,對射手來說,射中間的勝算比起左邊右邊明顯為高。

隨俗而失敗 易獲讚賞

再想深一層,會發現有點不妥。互聯網年代沒有秘密,以上數字人人皆知,為何守門員如此笨,不多些企定在中間?同樣道理,既然守門員如此笨,97%情况都會飛走,為何沒有更多射手選擇射中間?

答案是:人性。學者在冷氣房分析和球員落場,是兩回事。優秀的球員可以頂住壓力,選擇可以像上面分析般理性,但教練和觀眾不是這樣想。用凱恩斯的名句,就是「隨俗而失敗,比不隨俗而成功,更能獲得讚賞」。用流行曲歌詞來說,就是「在這社會最怕走得太前」。

先說射手,若射左右兩邊被救到,一般評論會認為守門員神勇,不能怪責射手。但若射中間而守門員企定定接到波,眾人定必恥笑此射手。同樣地,若守門員捉錯路,一般不會被苛責。但若守門員企在中間,任人射左右兩邊,定會被人認為「廢柴」,「我落去也一樣」,「幾十萬人工請你來企?」

難敵心魔 少人選擇悶悶地贏

就如許多事物一樣,其他人總希望你do something,而為了滿足他們的期望,你也要do something。雖然可能do nothing才是最好選擇。

這些和投資有何關係?關係可大了。差不多所有學院派,都會教散戶減低交易次數,因為散戶交易成本重,炒出炒入往往被佣金蠶蝕了不少回報。但近年交易成交下降,多數人將此句當成耳邊風。

可是叫大家減低交易次數,不一定和交易成本有關。很奇怪,很多人上班時選擇少做少錯,但投資卻總是要do something。當中心態很易理解,上班的工作一般不甚過癮(否則公司應像主題樂園般向你收入場費),但投資的決定卻很過癮。不過,套用電影金句,「你想過癮地輸,還是悶悶地贏?」大部分投資者會答你選悶悶地贏,但到落場時,自然和足球員一樣,難面對心魔。因為自己炒股票的確是很過癮,拿幾千元扑中一隻升幾倍的細價股,滿足感比起買ETF大得多——儘管後者回報金額可能更大。但很多人除了賺錢,還要「型」。

回想12碼的例子,理論上球員應該不理批評,只求勝利,奈何老闆和觀眾未必會如此想,而球員的前途往往被他們影響。但自己投資比球員幸福,不用理會別人批評,你的錢無人可動。你需要做的,正是「悶聲發大財」,不用經常和人討論最新動作,也不用看別人的投資。球賽是最尾入球多的一方勝,正如投資回報只看金錢,不會管你是買ETF還是炒細價股。記着投資不是體操比賽,沒有難度分。

距離美國大選不足1個月,小弟保證你會全天候被眾多資訊轟炸。政治上的已經夠煩,還有投資上的。未來你會看到N篇文章,分析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上台較有利?特朗普還是拜登對股市較好?

美股長升長有 何用理會市場雜音

但問心,為何你要知道這些?小弟告訴你答案,是民主黨掌政下股市表現較好(不服來辯),但又如何?難道若特朗普當選,你去清倉?反過來說,若你討厭拜登,即使我告訴你民主黨掌政對美股較好,你也必定反駁「這次不一樣」。既然早有結論,為何要問?

結論很簡單:雖然民主黨掌政下,美股表現較共和黨掌政下好——但美股近N年是長升長有,你要做的是坐定定,stay invested。十月可能有驚奇,但應該會是買入機會。香港人普遍對中國懷疑,但對美國充滿信心,既然如此,更加不用左撲右撲。

作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並未持有以上股票

康證投資研究部董事 www.facebook.com/ivanliresearch/

[李聲揚 股市非常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