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大為 世界為觀

投資策略

陳大為:美國經濟沙盤推演(上)

【明報專訊】今期姑且做點經濟沙盤推演。首先,what if Trump wins?

那麼,減稅、派錢、生意監管鬆綁、在敏感行業以America first的方向用政策或資助方式支持、加大對軍工和太空技術的投放、繼續各種關稅政策,和「勸導」聯儲局繼續長期低息(但QE未必會催谷,更多係睇餸食飯)。

一般而言,減稅,特別係企業稅,最大作用未必是鼓勵企業回到美國開生產線開研發部開舖(畢竟稅收只是成本之一,尚有很多其他成本),並create jobs jobs jobs;而係吸引跨國公司(MNC)在處理全球稅務時,較願意把多些利潤留在美國報稅。這就意味有更多的現金在美國帳戶內。若然連資本增值稅(CGT,capital gain tax)或減稅率,或拉高最低和各級的應稅收益(taxable gain)的話,那就給了企業動機利用留在美國的現金去回購自己的股票推高股價,變相也推高以option當分紅帶來的收入。上文提到的錢源中,其中一樣可能會由海外回到美國。

侵贏再派錢 刺激股市效果料減

當然,若然營商環境佳,消費興旺,那麼較低的稅率興許也能鼓勵美國企業在美國擴張。

緊急派錢給市民和中小型企業的效果,上次都看見過,不過今次對股市帶來的效應恐怕將遠不如上次,也不如減稅,事關派錢是定額而非按一個百分比,而上次派錢正值股市低迷之時,同一筆錢買入的股份較多,效果自然較大。今次派錢,多數是創新高後的回調時期,仍比上兩次派錢時的水平高,所以同一舊錢,效果就有限了。此外,上兩次派錢後,不少投入股市並炒燶,乃至被追孖展(margin call),部分投資者更欠了一屁股債。今次派錢,恐怕會先用來頂數,能直接入市的資金就很有限了。

聯儲局長期低息,甚至現時外界盛傳將由0厘至0.25厘降至0厘(部分更傳technically negative rate,雖然實際執行時停在0%)。正如以前提過,減息和孳息曲線的斜率成反比,息愈低,愈陡峭,客觀效果就是銀行內的錢會更傾向投資到保守國債上,不願做那麼多貸款。街外就更樂意做短期的投資而非長期。

刺激政策結束後經濟或回落

若配合積極的財政政策,由政府通過各種項目與合同(projects and contracts)散去企業和個人處,短期能夠製造一定的繁榮,帶來短期的通脹。除了受惠的企業及其股票外,方便短炒的資產,或者貨幣替代品如金,甚至加密貨幣,都有投機機會。然而,這種繁榮,一旦所產生的合約完成,轉入操作、維修保養的階段,就養不了那麼多人,屆時就又要炒人,失業上升,經濟又向下了。

當然,若然經濟能在政府刺激結束前,就能夠有organic recovery and growth,問題就都解決了。偏偏長期低息環境卻會令除受惠於財政政策的行業外,其餘都不獲長線持續投資(因為孳息曲線拉直的效應)。這樣一來,真正的復蘇和增長能否出現,就有相當的不確定性了。孰勝孰負,真係木宰羊。

那麼要是Biden贏,又會如何?下期分解。

dtwchan@yahoo.com

[陳大為 世界為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