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中國半導體行業難演「彎道超車」

【明報專訊】華為被美國封殺的事件,令內地官方及商界驚覺,沒有半導體行業的支撐,很多高新科技產業其實都是岌岌可危。因此,近期官方和商界都有大量資金投入半導體行業的各個環節,包括:晶片製造、晶片設計、半導體設備製造等。

然而,在一片「大幹快上」、「彎道超車」、「利用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呼聲當中,卻也令人隱隱聯想到「大躍進」時期那種盲目自信和違反科學的作風,難掩不祥之感。

自從美國在5月15日對華為的制裁「一劍封喉」,令到其供應鏈只要使用了任何比例的美國軟硬件技術,即受到美國的出口管制之後,這幾個月來,內地網上居然充斥着很多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文章和視頻。

大體上,這些文章和視頻都是說華為或者內地的官方研究機構研發出什麼「黑科技」,可以繞過美國的制裁,或者革命性地超越現有的半導體科技,實現後來居上。而這些「黑科技」,由石墨烯晶片、量子電腦到「雲手機」都有。於是,在一夜之間,美國公司的晶片全變成廢物,荷蘭ASML的光刻機變成廢鐵,美國的禁令變成一紙空文,特朗普政府反過來哀求中國等等。

實打實幹 難抄捷徑

坦白說,以現時內地的教育普及程度,實在不應該出現這種一味「打嘴炮」、有如義和團式「神功護體」的文章和視頻。但現實卻是,幾乎每星期都有。

筆者認為,出現這個現象,是因為不少內地人主觀地以為,內地在半導體行業,也可以重複互聯網行業那種「彎道超車」。

在這裏,首先要指出內地互聯網行業的所謂「彎道超車」,很大程度是基於市場保護和網絡審查機制、內地人口眾多,再加上一些財技,不惜提供補貼等等來形成。

若單單比較技術,阿里(9988)、騰訊(0700)、百度、滴滴,是否真的優勝過Google、Amazon、Uber等,是頗有疑問。至低限度,是不能純粹比較內地用戶人數和美國用戶人數,來判斷高下。

至於半導體行業,其實不少行內人都已指出,這是實打實幹的行業,很難抄捷徑、「走精面」或者單靠財技,就能夠成功。舉例說,互聯網行業可以出現大學畢業不久即創業的個案,但在晶片設計和製造行業,基本上沒有可能。

薪資待遇遠遜互聯網行業

內地人才留存率極低

尤其是晶片製造,涉及的技術難度大、壁壘高、周期長,要想有所建樹,既需要具備專業基礎理論,也需要時間浸淫。有說一名晶片製造相關專業的碩士生,若要成為獨當一面的技術專才,至少需要有量產7至8代晶片的錘煉,歷時10至15年。

這麼長周期的培養模式,加上內地社會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心態,導致半導體行業以往不被重視、薪酬偏低,人才存量極少。

根據內地媒體引述的數據,去年騰訊員工的平均年薪是84萬元人民幣,而中芯國際(0981)員工的平均年薪卻只是28萬元。

內地半導體從業員的薪資待遇遠不及互聯網和軟件行業,令到優秀大學畢業生投身半導體行業的意願很低。

根據內地媒體引述《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8-2019年版)》的數據,2018年內地高校畢業生達820萬人,其中集成電路相關專業的畢業生大約為19.9萬人。

但是,卻只有3.8萬集成電路相關專業的畢業生進入該行業,即人才留存率只是19%。大批集成電路相關專業的畢業生學非所用、用非所學,轉投其他行業,可想而知多麼浪費。

中短期仍需倚靠台籍骨幹

沒有人才就談不上自研技術。坦白說,內地的半導體行業能夠發展到現時這個水平,還得多謝一批台籍人才。

當年,中芯國際就是由張汝京等400多名具有留美工作經驗的台籍人才成立的。而上任不足300日就將製程由28nm提升至14nm的中芯國際現任聯席CEO梁孟松,也是台灣人。

雖然張汝京當年帶來的400多人相信大部分早已離開,但現時至少仍有3000多名台籍半導體人才在內地工作,擔任高級管理、技術研發、導入新製程等關鍵職位。最近,內地的半導體企業又以加薪1倍至1.5倍,再向台積電挖角100多人。

坦白說,內地半導體行業的眾多問題,長期要靠本土人才成熟,才有望解決。別忘記,華為海思的「麒麟」晶片也用了十多年,才能夠追近高通的水平。

至於中短期內,仍然相當倚賴一批台籍人才作為骨幹,尤其是在晶圓製造方面。現時最迫切的,其實應該是和緩兩岸關係,避免在美國拉攏之下,台灣完全倒向美國一方。

試問今日派10多架戰機飛過海峽中距線,明日又試射10枚東風導彈,對內地現時的處境有什麼好處?這些被台籍的半導體人才看在眼裏,又有什麼感想?

[薛偉傑 科技觀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