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何濼生 濼觀天下

投資策略

何濼生:為何中國不是行國家資本主義?

【明報專訊】復旦大學張維為教授稱 ,說中國行「國家資本主義」根本就是錯得離譜,反映持這說法的人對今天的中國不了解。

上星期《明報》觀點版劉銳紹的一篇題為〈政治馴服的經濟包裝術〉的文章提出中共要求「產業報國」,其潛台詞就是要「聽黨的話跟黨走」,又稱還有一句沒有說出來的潛台詞,就是「黨要錢時快快嘔」。他說的正好可作為張維為教授說法的注脚。

美政黨轉政策不變 華政黨不變政策常轉

香港人一般覺得「聽黨的話跟黨走」很礙耳。但是大家想想:我們寧願政黨政策政治都由資本家大企業主導,還是寧願政黨政策政治都由執政者按國情、按人民最大的利益主導呢?

空話說得漂亮沒有用,我們只須看一看資本主義的美國,「政治說客工業」(lobby industry)產值由1998年的14.5億美元一直升到2010年的35.1億美元;去年游說支出仍高企於34.7億美元。據Investopedia的數據, 過去22年來, 藥廠和健康產品商合共花費了44.5億美元做游說工作。

中國實踐主義打開改革道路

其他落重本做游說的行業包括保險、電能、電子工業和商會等。這些支出還不計大企業給政黨做選舉經費的款項。有趣的是:不少大企業,如Pfizer、Amgen、Johnson & Johnson的政治捐款都同時向共和黨和民主黨捐款。這解釋了李世默的一句名言:在美國你可以更改執政黨,但政策卻總是大抵不變。相反,在中國執政黨無法改,政策多年來卻改變了很多,造就了今天國泰民安的局面。

資本主義常以資本家的利益為先,而社會主義則以社會整體的利益為先。由於在中國共產黨是執政黨,政策由執政黨拍板 ,社會整體的利益由中國共產黨詮釋,這就是資本家最後還是要聽黨的話跟黨走的原由。

當然,「聽黨的話跟黨走」有風險。一是未必符合股東的利益;二是未必真的符合社會整體的利益。按共產黨的邏輯,社會整體的利益先行,企業不能把股東利益凌駕於社會整體利益。而為了避免政策出錯,共產黨會多徵詢各方意見,又會經常先以試點形式推行,也會反思政策力圖改善。

西方執着意識形態難望突破

毛治時代一人獨擁權勢,而又常以意識形態先行,以致大躍進後的改革派領袖劉少奇被指為行修正主義,被毛澤東領軍的文革「炮打司令部」拉下馬成為階下囚。鄧小平繼承了劉少奇的放下意識形態以實踐為本的改革道路,促成了新中國的崛起。反而今天西方國家執着意識形態,社會進步難有突破。

嶺南大學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何濼生 濼觀天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