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譚新強:RBG去世 一石激起千重浪

【明報專訊】上周文章總結了一下特朗普任內功過(當然功不多),本來有一段提到他成功提名了兩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和如果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RBG)在短期內去世,可能將給予特朗普再多一個機會。但後來因篇幅有限,和似乎不該在RBG病重時這樣寫,所以還是刪除了。但不幸RBG真的在上周五去世了,可說一石激起千重浪!

外國人不覺得美國任命大法官是什麼大事,但因為大法官是終身制,所以其實對美國內政極為重要,足以定下未來幾十年美國的司法方向。雖說立法和司法是獨立的,但其實很多法律問題如墮胎、種族政策和槍管等,都充滿灰色地帶,經常需要最高法院作出法律的闡述。最有名案例包括保障女性墮胎權利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以及裁定黑白人隔離教育制度違憲的「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這些判決的重要性甚至超過國會立法!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重要過國會立法

RBG是美國歷史上繼奧康納(Sandra Day O'Connor)後第二位女大法官,是一位終生努力為女性爭取平等待遇的「英雌」,近年更成為美國女權主義者偶像。2018年紀錄片《RBG》獲得好評如潮,得到奧斯卡金像獎提名。

據她孫女兒說,RBG的最後遺願是希望總統特朗普高抬貴手,不趕在選舉前提名新的大法官,提名權應留給下一屆總統,這做法較合理和順應民意。但特朗普當然不會這樣做,他已講明將盡速提名替代RBG空缺人選,唯一「妥協」是預告將提名一位女性。暫時呼聲最高的是48歲的芝加哥上訴院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的法律、種族、性別、宗教和政治觀點都傾向保守,極反對墮胎,支持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以及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2nd Amendment)下的槍械擁有權。

無論特朗普提名誰,都需要經過參議院聽證會和投票通過。何時舉行聽證會尤其關鍵,決定權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手中,而他是一個沒有原則,甚至可說沒有羞恥心的機會主義者。他絕非一個特朗普的「鐵粉」,只是在過去三年多見到民粹主義高漲,所以就順勢而行,支持減企業稅和幫手把多次被指控性侵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推進最高法院。到了今次選舉,他眼見特朗普選情不妙,就絕迹於任何選舉集會,包括上月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據聞因他擔心共和黨失去參議院控制權,所以暗中提醒參選黨友避開特朗普,不要被他牽連。

麥康奈爾雙重標準 政治凌駕公眾利益

但如能在短期內把再多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推進最高法院,那麼對整個共和黨的選情都大有幫助,所以麥康奈爾就答應將在最短時間內舉行聽證會。民主黨人為此非常憤怒,因為在2016年2月,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去世後,奧巴馬提名法律界名氣極佳的加蘭(Merrick Garland),但麥康奈爾竟故意拖延一年至奧巴馬下台時,仍不肯舉行聽證會,雙重標準到離晒譜!

麥康奈爾的唯一辯護是從1880年至今,當白宮與參議院由不同黨派掌管時,從未試過在總統任期最後一年通過總統大法官提名人。這個辯護當然不合理,我不知道類似情况在過去發生過多少次,應非常有限,但即使過去這樣做法,也不等於是對的,只能證明親疏有別,把政治放在公眾利益之上。

雖然RBG是位值得人尊敬的女權主義鬥士,她的勤奮和不屈不撓精神亦令人敬佩。但她不永言退,工作至死的最後一天的這種做法就不敢恭維,似乎有點太過固執、自大和自私。她早在1999年已患過大腸癌,幸而復元,到了2009年又發現胰藏癌,經治療後又總算復元。她總共經歷過5次癌病,另外還有心臟問題,確是個勇敢的抗病勇士,但其間她的工作能力真的沒有受到影響嗎?無論她有多能幹,她真的無可替代嗎?

RBG倘提早退休 利部署繼任人

早在2010年起,已有不少人勸她退休,當年她已77歲了,在一般工作崗位,早已過了退休年齡。如她願意在奧巴馬第一任內至第二任的2014年中期選舉前退休,奧巴馬都可以成功提名另一名屬自由派的大法官,因為當時參議院在民主黨掌控中。即使在2014年選舉後參議院易手,但當時政治兩極化仍未到最差情况,所以仍有通過機會。但可惜RBG一直堅拒退休,我相信部分原因是她的丈夫在2010年過身,生命中失去重要支柱,感覺空虛,所以更全力寄情於工作。個人層面上可以理解,但其實想法自私,更種下今天禍根。她亦自辯如她退休,不容易找到比她更好人選,這想法就有點自大了。2016年特朗普當選後,她更知道闖禍,所以就加倍努力去健身房鍛煉身體,希望能夠活到特朗普下台,寄望下一次民主黨總統的來臨。可惜只差不到兩個月,等不到今年選舉,但當然仍未知道結果。

RBG的去世對美國未來司法方向、11月大選、全球市場、中美關係和全球地緣政治,都有頗大直接或間接影響。第一場惡鬥當然是提名戰,共和黨擁有53個參議院席位,已有兩位女共和黨議員說明尊重RBG遺願,將投反對票,若再多兩名共和黨人倒戈相向,就將不夠票通過。民主黨那邊亦在盡力斡旋,暫答應不會關閉國會,但明顯已表態不合作通過CARES 2.0的第二輪紓緩國民困境的財政刺激方案。

民主黨拒合作 第二輪紓困方案受阻

CARES 1.0到7月底已完,停止派放每周額外的600美元失業金,影響消費頗大。但市場有如老卡通片的嗶嗶鳥(The Road Runner)與歹角威利狼(Wile E. Coyote),經常跑過了懸崖邊緣一大截,仍未跌下去,直至嗶嗶鳥殘忍地提醒威利狼腳踏空氣,才突然掉下深淵。

8月全球股市牛氣冲天,Tesla和蘋果,在最古老、最經典、最無聊的股份拆細消息推動下,竟分別大升84%和43%!本來市場一直等待CARES 2.0的通過,但到了9月就開始擔憂,RBG去世後就開始絕望。

對大選又有什麼影響?主要有三方面,第一是任何有助分散選民對COVID疫情注意力一點點的議題,對特朗普來說都是好事。美國死亡人數已超越20萬,多過一戰、韓戰、越戰、伊拉克和阿富汗等5場戰爭加起來的美軍總傷亡人數!早前有個別民調顯示經濟又重回到選民關心榜首位,但近日歐美又再擔心第二浪重回北半球,但怎可能真的不重要?第二,美國人,尤其保守人士,確關心大法官委任,他們極擔心被剝奪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權利。RBG未去世前9名大法官已有5名屬保守派,但首席大法官羅伯茨(Chief Justice John Roberts)是講道理持平的溫和派,經常成為平衡兩派勢力的搖擺票。但如再增一位極右派,最高法院將變成一面倒,可能更多保守派人士將因此而投特朗普票。

總統大選或掀爭拗 最高法院主宰結果

除此之外,今次選舉有機會出現特朗普對選舉結果不滿情况。特朗普早已指控或佔多數的郵寄票是騙案,暗示未必服輸。這情况非常危險,或將引起大量街頭暴亂,法律挑戰更無可避免。情况或將有點類似2000年選舉,不少人認為最後是由最高法院判決小布殊獲勝,是個政治決定,並非民意。所以如果今次選舉決定又要經最高法院決定,如再多一位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參與,當然對他非常有利。即使他輸了,萬一各種法律訴訟排山倒海殺埋身,多一個自己人在位,亦大有好處!

間接地,美國選舉結果,當然亦對中美關係有深遠影響,所以我們亦應留意這場相關的大法官提名戰。

最後,我曾多次指出過美國古老過時憲法的漏洞,包括選舉人票制度保留黑奴年代的不公,傾斜幫助南方州份,亦有利於保守派共和黨。另外美國修憲制度極困難,所以無法彌補嚴重不適合現代文明社會的第二修正案。現在發現另一大憲法漏洞,大法官的終身制亦是個大問題,導致現今出現的危險。終身制亦導致法院司法跟不上社會道德標準,科技進步和其他社會變化的速度,最後變成一個陳舊兼故步自封的小圈子遊戲。RBG死前的9名大法官,6男3女,只有1名黑人,1名拉丁裔。更驚人和不健康的是9名法官,都只是由兩家法律學院(美國有237家)──哈佛和耶魯培訓出來!半個例外是RBG,最初考入哈佛,後來跟丈夫搬到紐約市,轉校到哥倫比亞法律學院。他們的法律觀念能不狹窄嗎?

(中環資產持有蘋果及Tesla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