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馮其十 神州新形勢

中國經濟

兩會前內地激辯赤字貨幣化

【明報專訊】全國兩會舉行在即,圍繞經濟政策的爭論變得白熱化。棋子落定之前,各方都想施加影響力。

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似乎是大勢所趨。對抗疫情衝擊,提高赤字率、發行特別國債箭在弦上。有人希望,借鑑西方國家的經驗,由央行購買國債,即財政赤字貨幣化。

反對者甚眾。財政赤字貨幣化會讓央行淪為財政的提款機。

由央行印鈔埋單 易引發惡性通脹

政府舉債,寅吃卯糧,埋單的應是日後稅收。但赤字貨幣化,可由央行直接印鈔償還債務,最終引發通脹惡果。以往通過各項改革對國有企業、地方政府建立起的約束機制,立即化為烏有,對市場經濟的衝擊貽害無窮。

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敢無節制的濫發紙幣。美聯儲也害怕通脹。

2008年的「4萬億」、十大產業振興計劃及以後的經濟刺激,讓央行、財政部都狼狽不堪。經年累月的刺激,直接造成的負面效應有三:房價畸高、產能過剩、政府債台高築。

內地房價炒上了天,但凡具備基本經濟常識的人都知道,泡沫無法持續。一旦擠破,日本就是前車之鑑。內地嘲笑的對象,已從日本「失去的10年」變成了「失去的20年」、「失去的30年」。貨幣超發,就是罪魁,央行戰戰兢兢。

產能過剩貽害無窮。鋼鐵、水泥、電解鋁、平板玻璃、船舶等行業債務高企,不僅攪亂國內市場,還給西方攻擊中國提供口實。

地方債重啟或再淪無底深潭

地方政府債務險些成了脫韁之馬。作為單一制國家,中央是地方政府債務的最終埋單者,絕不允許地方政府破產。直到2014年修訂預算法,對地方債務的限制寫入法律。

作為積極財政政策的重要選項,減稅降費只是藏富於民、藏富於國之間的選擇題。但連續幾年減稅降費之後,地方政府收支壓力加大,收入減少了,支出卻不減反增。

經濟增長,財政收入增長雖然放緩,但仍在擴張,還可彌補支出缺口。如今經濟萎縮,財政收入下降得更快,收支壓力加大(第一季度GDP下降6.8%,財政收入下降14.3%,財政支出下降5.7%)。

支持者引日本例子無現通脹

現實壓力面前,地方債蠢蠢欲動。財政部不許再次打開無底洞。有人提出,財政赤字貨幣化。簡而言之,政府發行國債提高赤字,但國債購買者由原先的資本市場變為央行。

提出財政赤字貨幣化的學者,再次引用日本的經驗。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日本等發達國家實施超級量化寬鬆政策,非但沒有引起通脹,反而擔憂通貨緊縮。

反對者認為,內地債券市場對國債投資需求旺盛,沒有必要讓央行購買。中央債、地方債以及特別國債,都可通過市場消支持者化。

[馮其十 神州新形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