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超時多收0.5元 內地快遞櫃龍頭遭抵制

【明報專訊】快遞儲物櫃可以將每件貨送上樓變成集運模式,大幅節省送件的平均成本和時間,對於網店、買家、速遞公司和速遞員四方面都有好處。不過,內地快遞儲物櫃龍頭豐巢科技只是向超時取件的顧客徵收0.5元(人民幣‧下同),就引發關公災難。

只為網購買家免費存貨12小時

事緣豐巢科技早前宣布,由4月30日開始,該公司快遞儲物櫃只會為網購買家免費保管貨物12小時;若超時才取件,將徵收0.5元,之後每多12小時,再加收0.5元,如此類推,以3元封頂,但假日期間不計費。本來一元半塊早已不能買到什麼,但豐巢科技甫宣布向網購買家收費,即犯眾怒。

住了2萬餘人的杭州經濟適用房小區「東新園」業主委員會在5月6日率先宣布,指豐巢超時收費損害了業主利益,由5月7日7時起,對小區內所有豐巢快遞櫃暫時斷電停用。上海中環花苑小區亦在5月8日宣布,即日暫停使用小區內兩部豐巢快遞櫃。之後,多個省市都傳出有小區停用豐巢快遞櫃。

突然收費 多個省市小區擬停用

據悉,當初豐巢科技客戶經理接觸各小區業主委員會,希望在小區內放置快遞櫃時,一律以不向網購者收費作招徠。因此,業主委員會一般視之為有利住戶的設施,只收取極低租金。中環花苑就每部快遞櫃收取每日租金只是十幾元,還包電費。但如今合約未完,豐巢科技突然要向網購者收費,業主委員會認為,該公司違反當初口頭承諾,現時是挾高市佔率對業主「關門打狗」,於是寧願停用其快遞櫃。

據悉,內地速遞員一般採用底薪加分成的方式來計算薪酬,但底薪不高,大城市可能只是約3000元,每派一件貨物可獲1元,要靠派件多才能每月賺到7000至8000元。速遞公司亦對每名速遞員設下了每日最低派件量,若派不到那個數目,就會向他們罰錢;再加上內地沒有送上樓速遞費比較高的文化,所以網購買家其實未必會主動選擇在快遞櫃收件,很多時反而是速遞員想盡量派多些貨物,而在電話中要求買家在快遞櫃收件。

至於快遞櫃公司其實一直都有向放入貨品的速遞員收費,視乎每格大小,每次收取0.35元、0.4元或0.45元不等。因此,住戶認為,豐巢向速遞員收費足以抵消快遞櫃租金和電費有餘,現時兩面收費,是住戶不滿的另一原因。

若從營收來分析,豐巢科技在遭受抵制之後,仍然堅持要向網購者收費,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因為豐巢科技去年營收達16.14億元,但虧蝕7.81億元,規模效應仍然未能收支平衡。由2015年6月成立至2018年底,已經累積虧蝕超過10億元。

豐巢科技3年半累蝕逾10億

不過,豐巢科技的表達方式及時機,都有商榷餘地。首先,應該等現有合約結束才提出收費,否則當初就是欺騙業主委員會。其次,提出12小時這個時限是很不智的,要在翌日早上騰空儲存格,只需說網購者在翌日早上9時前取出貨品就可免收保管費,這樣便順耳得多。第三,豐巢科技在4月底宣布超時保管要收費之後,在5月5日又宣布併購同業中郵智遞;併購和加價,一向都不應該在相近時間出現。若要併購同業,通常都需要承諾至少一段時間內不加價,這算是市場上的慣例。

整體來說,豐巢科技當初的商業模式是設計失敗的,以為向速遞員收費,加上快遞櫃機身廣告和視頻廣告收入,以及刺激取件的網購者作二次購買就能盈利,但實際上,大部分收入都是來自向速遞員收費,其他收入都十分有限,這是典型的過度信奉「羊毛出在豬身」。業內人士認為,內地快遞櫃行業要健康發展,最好是像香港和外國般向速遞公司收費,而不是向速遞員收費,不然,就是索性將整家快遞櫃公司直接出售給大型速遞公司。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薛偉傑 科技觀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