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林少陽 細味投資

投資策略

林少陽:投資如超馬 要能面對失敗

【明報專訊】最近忽然多了傳媒約訪問,這大概是因為我們公司的基金,近期表現尚可。作為一個生意人,公司產品多點曝光率,當然是無任歡迎,但亦經常提點自己,業績不行的話,再多的曝光率,只會適得其反。友報財經雜誌提及的那隻零售基金,過去幾年的業績其實是難登大雅之堂,自感有愧於一直默默支持我們的投資者。

這個世界,人分很多種。我屬於責任心重,受人二分四,就自覺必須交足四分八貨的那類人,交不到貨的那段日子,心理上會好難受。當然,理智上自己當然明白,即使是多強的投資高手,他們的回報曲線(equity curve)也不是永遠一帆風順,但在挫敗來臨的一刻,很少人能真正輕鬆應付過去。

投資跟做人一樣,無論你喜不喜歡,在人生某個階段,總會面臨一些挫敗與挑戰。最近對冲基金億萬富翁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接受訪問,講及他如何在至少兩次人生低潮中爬返起身。第一次的人生低潮,是生意拍檔在公司業績低潮期中途退股,剩下他獨自一個人扭轉敗局,第二次低潮則是在2013至2019年間頭頭碰着黑,「輸得最甘」的,包括重注買入Valeant Pharmaceuticals(已改名Bausch Health Companies Inc.)隨後出現多場商業醜聞,拖累股價連年急挫,最重沽空倉康寶萊則惹來官非纏身兼多名華爾街同行挾倉,兩個倉位埋單輸近20億美元。

阿克曼永不言敗 捱過低潮今年大勝

阿克曼是一名性情中人,從不隱藏自己的內心想法,這在爾虞我詐的資本市場,好容易吃大虧。假如當年他不是那麼高調宣揚他沽空康寶萊,亦未必會引來超級巨富對冲基金經理卡爾.伊坎(Carl Icahn)買乾(伊坎曾一度持有26%)康寶萊股份,結果可能都是要輸錢離場,但肯定不會輸得那麼慘烈。

最近訪問時他才透露,這段期間原來他家庭事業兩失意,而婚姻上的挫折,令他更難於重要的商業決策時候做對決定。面對挫敗,我們可以選擇放棄投降,亦可以選擇咬緊牙關,渡過難關。多得新的一段婚姻及好些不離不棄好友的打氣支持,以及他那副永不言敗的個性,支持他一步一腳印地捱過低潮。

阿克曼旗下事件主角對冲基金Pershing Square International(PSI)自2015年高位至2018年低位,曾輸超過四成,期間他忍痛將本來很有信心的上述兩大持倉止蝕,於2018年首季開始重新出發。

雖然截至今年 5月亦只是輕微高出2015年高位不夠一成,但由2018年谷底計,累計升幅逾九成,同期標普500指數僅微升不足10%。今年2月,年初至5月5日,PSI每股淨值升了15%,同期標普跌了超過10%。今年他最大的一場勝仗,是在2月份市場對疫情還是極度樂觀的時候,建立了足以填補他的投資組合長倉100%損失的企業債務違約合同(credit default swap)。

投資獲利從來都不容易,但這亦是一場超級馬拉松賽事,即使中途落後了好幾條街,只要有面對失敗的勇氣,夠膽改過,重新出發的話,機會仍是會留給願意付出血汗的人。

以立投資董事總經理 Vincent@vlasset.com

[林少陽 細味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