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何民傑 錢本善

投資策略

何民傑:想減油價 先減油稅

【明報專訊】茶餐廳炒一碟豉油王炒麵其實只需要一個價值6元的麵餅。那麼,茶餐廳收取食客60多元一碟炒麵是否牟取暴利呢?大家自然可以反駁,一碟豉油王炒麵有芽菜韭黃,高級些的還要添加陳年老抽,連同茶餐廳的租金同廚師、侍應薪酬,所以要收取數十元,甚至過百元一碟。

其實今日坊間批評原油價格大跌,但香港的汽油零售價格似乎未有跟隨回落,這個問題核心都是為何一個麵餅值6元,但每碟炒麵售價60多元一樣。本港的石油燃油稅為每公升6.06元,即香港的汽油零售價格,有超過三分之一為交予政府的稅項,香港燃油稅除了世界上數一數二高之外,其計算方法更加是用定額計算,並非按零售價的比例,即原油的成本下降,稅款還是固定不變,稅率亦即是反過來調升了。

疫情重挫本港經濟,若果政府真心希望與民共渡時艱,大可以即時撤銷燃油稅,設立日落條款,在疫情未完全退卻之前主要幹道相信也不會大塞車,汽油價即時大減三分之一,這必定對各行業復蘇有幫助。政府有時不用派錢,「收順啲」已經對經濟復蘇有重大幫助。

政府「收順啲」已有助經濟復蘇

汽油的零售價格還要計算地租、原油加工、運輸、儲存、市場推廣及人工成本,車主入油的時候全要付鈔,尤其是香港油站的政府地租近年愈來愈高,又沒有仿效賣地的透明度,將所有落標的價格公開,油公司你爭我奪下將地租炒高。例如有油公司於去年12月底,以6.2億元投得太子道東一幅油站地皮,租期21年,日租高達8萬元,有關開支全轉嫁予各車主及職業司機身上。事實上,競委會在2017年的報告提到,香港油站地價高昂,土地成本是東京的兩倍,接近倫敦的6倍,零售油價又怎能降?

於香港時間4月21日凌晨,5月紐約期油收市價跌至每桶負37.65美元,單日跌幅達到305%,事件隨即被傳媒熱炒。當然,其後油價回復正常則沒甚報道。查實出現負原油價的主要為北美的油田,一般是供應予美加地區,於疫情下當地經濟活動冰封,汽油需求大減,庫存大增,因而儲存原油的設施都不足,需收回儲存原油的費用。

香港現在出售的石油產品,多為早期已簽訂合約的原油價格,且大部分都是經過新加坡加工提煉的成品,所以和這一刻的市價根本是兩碼子的事。就如執筆時活牛期貨價格指數為87.41,較今年1月高位足足下跌逾三成,但餐廳牛扒格價一樣這麼貴,未見有減價三成。

那消費者是否真的無助呢?不同油公司都以各種各類的油卡和優惠制度去調整價格,如果稍有價格敏感度,便會知悉哪間公司什麼時候去某個油站入油會更便宜,消費資訊也是一個成本,精明的司機們唯有繼續和油公司鬥法。

107動力召集人 www.facebook.com/momemtum107

[何民傑 錢本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