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張宗永 翼之聯想

投資策略

張宗永:國產電子幣效應 亢奮多於實際

【明報專訊】比特幣2009年面世,日交易量在2017年衝破1000萬枚,同年12月價格創歷史新高,接近2萬美元。執筆時,比特幣價格接近9300美元。過去,每當加密貨幣的應用有突破時,市場都視之為利好消息,價格上升。

中國上月推出國產電子貨幣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首先在深圳、成都、蘇州和雄安新區4個城市試行。這數碼貨幣和人民幣是一體兩面,和民間的加密貨幣不同,談不上去中介和保密,但仍然為加密貨幣市場帶來一些牛氣。

DCEP面世 民間虛幣價不跌反升

市場這種反應其實是不大理性。首先,我們先回顧貨幣的3個主要功用:一云交易工具、二云儲值、三云會計單位。DCEP面世,民間加密貨幣作為交易工具和會計單位的作用都會大減,價格理應下跌而不是上升。

DCEP的字帶出兩個特徵:一是儲值、二是交易。DC(Digital Currency)作用是儲值,EP(Electronic Payment)功能是交易。虛擬貨幣價格暴升暴跌,一直為人詬病。雖然後期出現一些和傳統貨幣(fiat currency)掛鈎的穩定幣(stable coin),但波幅仍然異常。這現象反映虛擬貨幣市場的參與者一直屬於另類,當中不乏投機和炒賣成分,和主流金融市場一直未能融合。

掛鈎人民幣 跨國影響力微

談到加密貨幣的儲值功能,上月市場大崩盤時,黃金成了避險首選,連比特幣也受惠。比特幣的先天特質是供應會跟隨時間愈來愈少(如果大家不改遊戲規則的話),憑藉供應有限而需求可以無窮,比特幣是有奇貨可居之利。

中國早於其他主要國家,首先推出國產數碼貨幣,民間很自然有種猶如遼寧號出海的亢奮,中國人民終於出頭了!但論跨國影響力,DCEP跟人民幣掛鈎,也令它的流通量限於大陸,這和比特幣及facebook牽頭創立的Libra的跨國設計有很大分別。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