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增濤:大師精耕細釀Calendal

【明報專訊】從香港返回法國南下到地中海的普羅旺斯,卻碰上下個不停的冷風寒雨。不期然想起莊子《秋水》裏寫的「秋水時至,百川灌河」的壯觀景象。正發愁間,甲蟲酒莊老闆娘來電說約了普羅旺斯釀酒大師Philippe Cambie,一起到臥龍山腳一望無際的葡萄園間叫「Côteaux et Fourchettes (山坡與叉)」 的餐館吃午飯。

甲蟲酒莊Domaine des Escaravailles,名字用的是普羅旺斯方言,莊主Gilles Ferran在大學念釀酒學時認識了Philippe Cambie,兩人成為莫逆之交。2006年在我們吃午飯的餐館附近的Plan de Dieu兩人合資買下了一公頃半種植了歌海娜(Grenache)和莫維特(Mourvedre)老藤的葡萄園。

Plan de Dieu,法語的意思是「上帝之坪」,其實它葡萄園是黏土上鋪滿了幾米深的碎石,土地非常貧瘠平坦,在南羅河谷行政管理上屬於羅納河谷村級法定產區Côtes du Rhone Village。兩年後他們把葡萄園的面積擴大到4公頃半,歌海娜佔三分之二,其餘是莫維特,都是老藤。用的是傳統「大口杯」種植方式,法語叫Gobelet,摘葡萄只能用人工完成,其所釀造出的紅酒起了個名字叫Calendal,原來是用普羅旺斯文字寫詩,曾經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詩人Frederic Mistral一首詩中男主角,一個叫Calendal的漁夫愛上了一個漂亮的女郎的故事。酒標上只有Calendal這個字,和Philippe Cambie及Gilles Ferran,顯示了兩人之間的友情。

近年來用GSM葡萄品種釀造的紅酒大行其道,簡直是風靡全球。所謂GSM是歌海娜(Grenache)、西拉(Syrah)和莫維特(Mourvedre)的縮寫。Calendal裏沒有西拉。其實歌海娜和莫維特才是地中海沿岸的葡萄品種,兩者在地中海氣候的艷陽裏和乾燥貧瘠的土壤是魚水之歡。西拉卻是北羅納河谷的葡萄品種,不太適應地中海炎熱的天氣,細膩的口感容易變得粗糙。

吃完飯Philippe Cambie還送了兩瓶2018年的Calendal。近年來普羅旺斯春夏總是艷陽天,尤其是這一年葡萄數量失收,但質量卻非凡。這款新酒最好早上開瓶晚飯飲用,給足夠時間醒酒。果香濃郁,單寧需要些時間收斂,口感細膩。如果沒有記錯,在橡木桶存放了一年,但完全感覺不到雲呢拿氣味,讚!用的不是新橡木桶吧?

《香港人權法》料雷聲大雨點小

特朗普在感恩節前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意料中事,而中南海的強烈反對,也是在意料之中。其實1992年美國國會就通過了所謂的《香港關係法》,只是美國歷任總統從來都沒有考慮執行,現在國會責令總統每年要向國會提供報告,在當今美國國會對華態度愈趨強硬的氛圍下,令中南海倍感壓力。

但美國在香港的經濟利益巨大,除了對個別鎮壓民主運動官員給戴上緊箍咒外,估計法案雷聲大雨點小。怕的是中南海來一個杯弓蛇影的誤判,製造了一隻黑天鵝出來。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