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李聲揚 股市非常道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李聲揚:押注加熱煙成功 Philip Morris看俏

【明報專訊】小弟剛從日本外遊回來,實則去日本才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不論政見性別年紀貧富,誰不愛去?日本可愛之處甚多,不用小弟多寫。倒是有一點小弟一直不慣:甚多日本餐廳容許室內抽煙,在強調「不麻煩他人」的社會,實在很有違和感。

小弟並非煙民,但當然尊重煙民的權利——前提是盡量減少影響他人。目測身邊煙民朋友普遍甚有公德心,和「資深煙槍」朋友談起日本餐廳不禁煙,朋友笑說日本人口老化,待老煙槍過世後,新一代只抽加熱煙,滋擾較輕。說來也是,和筆者首次到日本相比,的確看到抽加熱煙的人多了。至於何者較健康,小弟並非專家,着實也不太關心別人的健康,畢竟生命是自己的。

再說一次,小弟從不抽煙,但師父教落,不要把目光限死在自己的世界。舉例說,小弟是食肉獸,但也留意Beyond Meat(BYND)。打蛇隨棍上,小弟順手請教電子煙市場。結果被朋友更正,加熱煙和電子煙是兩回事,又上了一課。煙草是超大生意。之前小弟在facebook專頁也寫過兩大公司,Philip Morris(PM)以及Altria(MO)。讀者可能聽過公司名字,也知道旗下的品牌,但未必知道兩家公司的分別。簡單來說,兩家公司「本是同根生」,11年前才分開。PM是美國以外,MO是美國本土。代入當年的情景,分家似乎相當合理,美國本土監管收緊,市場也極成熟。相反美國以外(中國、印度、印尼)中產崛起,有幾十億的潛在消費者。

中產崛起 數十億潛在消費者

事後孔明看來,分家未算十分理想。固然現在兩家公司市值總和,比當年未分家前高了三成。聽落不錯?但想想過去11年美股升了多少?而兩家公司也升了不止三成,香煙也不只貴了三成。分家表現未如理想,兩家公司過去5年股價基本原地踏步(但股息相當不錯)。

結果應了中國人的一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今年8月尾兩家公司居然打算合併,令人費解。投資者也立即用腳投票,兩家公司股價即時大跌,交易所甚至一度禁止沽空,以非金融巨企來說,極為少見。「民意」清晰,不久兩家公司就宣布合併告吹,但可能是好事。之前提過,兩家公司股價5年來基本上原地踏步,但今年則分道揚鑣。年初至今PM升近24%,大致和大市同步,明顯跑贏MO,因為MO股價年初至今跌了近10%。

PM跑贏MO 還看新產品投資

小弟相信,日後PM仍會跑贏MO。當中的分野,很可能在於新產品(傳統煙草替代品)的投資。文初提過加熱煙和電子煙是兩回事,PM和MO在此領域走上不同道路。PM自家研發了加熱煙IQOS,日本正是首發市場之一。MO選擇了電子煙,押注在初創Juul,持股35%。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兩個不同決定,帶來不同效果。年中PM公布強勁業績,股價即升10%,正是由IQOS帶動,前景似乎不錯。相反,MO在10月尾,宣布為Juul的投資大幅減值45億(美元,下同)——留意MO市值才900億元,減值金額不少。更震撼的是MO去年尾才投資Juul,當時估值130億元,一年未夠就已經減值超過三成,肯定出了問題。Juul既然無上市,何解MO要大幅減值?其實MO入股時已有不少評論認為作價過貴,同時間Juul的員工則把20億元袋袋平安。往後發生的是,Juul陷入泥沼,醫學界認為電子煙(公平說句不止是針對Juul)禍害甚深,公司也面臨訴訟,美國不少州份已禁售,外國也是。當然以上只是小弟看新聞(當然是有公信力的媒體)得知,並非專業醫學或法律意見。相反,小弟目測IQOS在日本大行其道,周街可買,相信美國英國日本政府容許產品合法出售,背後總有啟示。請別誤會,筆者並非鼓勵大家抽加熱煙,早說筆者不是煙民。長篇大論,其實是借PM和MO,指出加熱煙和電子煙是兩回事,而外國的處理也完全不同。兩家公司的股價前景,可能也自此不一樣。

坦白說,和朋友討論前,小弟也分不清加熱煙電子煙有何分別。但人的知識總有局限,不懂就要問。不幸的是,香港似乎不少人也不甚了了,政府規管上也把兩者混為一談。小弟個人認為,成年人(未成年另計)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有人愛全素,有人愛鵝肝。健康和過癮,往往是trade off,難分對錯。若不影響他人,理應是自負盈虧。

當然小弟的看法較為理想化,未必符合世情。事實是煙草業全球均受監管,所以將加熱煙和傳統煙草放在同一框架,應是較為合理的做法。現存對傳統煙草的監管(例如限制廣告,警告字眼等等),也應放進加熱煙。

(作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並未持有以上股票)

康證投資研究部董事 www.facebook.com/ivanliresearch/

[李聲揚 股市非常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