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楊書健 泓觀亞太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楊書健:望泛民共建香港 借鏡「宜蘭經驗」

【明報專訊】上周區議會選舉後,恒生指數在星期一抽升500點。巿場鬆了一口氣,主要是因為選舉平安順利舉行。短期而言,巿場或希望這成為和解的契機,讓社會重新平靜下來。

畢竟,零售業已經捱打了好幾個月,如果聖誕和明年農曆新年的業績都不如人意,只怕會引起惡性循環,令經濟雪上加霜。

非「只會選舉」 還要拓政績

長期更值得關注的卻是泛民首次在十七個區議會成為多數。為何出現這個結果、應否出現這個結果,屬於A疊政論版的課題,筆者無意越俎代庖。買賣股票的時候,再大的基金都只是價格接受者,因此股票分析師出身,都習慣抽離一點,以旁觀者看局勢發展。

在上世紀的1980年代,台灣亦有地方選舉。份屬黨外人士的陳定南在1981年出選宜蘭縣長,本來勝算不高,但卻因為國民黨自己內鬥,僥倖贏得選舉。陳定南在之後8年,一共兩屆在宜蘭執政稱職,官聲不錯。後來民進黨開始競爭其他行政部門選舉,都會以「宜蘭經驗」為政績,佐證自己並非「只會選舉」。

應重實務 勿花時間復仇 

區議會只是諮詢組織,權力當然比縣長小。但是區議會管理不少地區雜務,亦可以批准一些小型撥款。成為了這些區議會的多數派,泛民就自然成了這些權力的問責者。以後再有奇怪的工程,街坊反而會向泛民議員問責。宜蘭在1980年人口只有44萬,部分區議會的人口其實更高,所以權力不及縣長,但是服務的巿民也許更多。泛民之中的溫和派,亦會希望能做出成績,建立香港的「宜蘭經驗」。

要看泛民是龍是蛇,第一步是他們如何產生各個區議會主席。假若太多內鬥,形成泛民再次分裂,則證明他們只是為了私利,選舉在吃「人血饅頭」。另一個極端,則是他們仍然自視為反對黨,將時間花在和禮賓府的鬥爭之上。小量轉型正義也許是套餐的一部分,但變成了復仇則無助發展。

第二步,則看他們的具體區政。美國總統自小羅斯福總統開始,都會進行「百日計劃」,在執政後的首一百天提出具體政策去落實選舉政綱。否則,蜜月期一過,各類突發事件又接踵而來,執政者就萬難有精力落實長遠主張。泛民入主區議會能否耳目一新,其實明年上半年就能看出端倪。

而且,泛民只是光譜一端的集結,並無統一的經濟主張。因此,十七區拿出來的區政也許會非常不同。地產投資者經常說跟着基建走。固然,大基建如鐵路公路會令整個巿鎮的價值上升,但是小基建亦會影響街區。例如,將一小段行人路改成鵝卵石,可以改善巿容,旁邊店舖價值自然會上升。因此,留意觀察每個區議會的發展,也許能找到個別投資機會。

其實投資歐美巿場,議會大換班並非什麼大事。個別板塊或會因為政策轉變而改變了基本面,但卻甚少會影響了整體經濟發展。很多區議會有權執行的區政主張,本身並無黃藍之分,重點只是了解當區居民所需,從善如流將之改正。換了新人上場,以全新目光觀察問題,也許更有驚喜。

安泓投資總監

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客席副教授

[楊書健 泓觀亞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