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湯文亮 敢說反話

投資策略

上一篇

湯文亮:老友的謝輸宴

【明報專訊】昨日早上收到老友的短訊,希望我當晚出席他的「謝輸宴」,我收到信息之後覺得很奇怪,老友早已「登六」,仲玩什麼區議會選舉,贏了絕不光彩,輸咗就很失威,不過現在他搞什麼?很明顯是輸了,點解仲要搞謝輸宴,唔通與人對賭?我去到之後才知道搞錯,原來老友的生意在這一兩年捱得很辛苦,每月都要蝕一筆錢,半年前他已經講過,如果情况沒有好轉,他最多可以捱多兩年,所以,如果有人頂手,他會將生意轉讓。

至於頂手費就多多益善,少少無拘,既然老友將昨晚宴會定名為謝輸宴,估計他可以順利將生意頂讓,值得恭喜。

在這一年多,香港受中美貿易戰,社運影響,各種生意已經大不如前,尤其是以旅遊業及零售業為甚,上星期,美國參眾兩院通過特朗普不能不簽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意味着在未來28年,美國都會向香港實施長臂管治,這對於有資產在美國的香港生意人來說,受影響程度比中美貿易戰以及社運更加嚴重,因為唔知道美國幾時會向那些生意人開刀,最佳辦法就是將資金資產搬離美國,有乜冬瓜豆腐都唔會被美國佬玩死,大家有一個疑問,點解老友可以搵到人頂手?原來新人亦即是舊人,老友一班伙記知道老友有心將生意頂讓,大家夾份將老友的生意頂過來,而且通過一連串精簡節約的措施之後,生意是可以繼續維持下去,老友見到這個情况亦非常開心,認為這是一個雙贏局面,因為他知道,如果由他繼續經營下去,所有精簡節約措施都不能實行,現在舊伙計搵到一條生路,他輸亦輸得開心,所以才出現昨晚的謝輸宴。

建制大敗 反助「止暴」

大家話題轉入區議會選舉,有很多人非常擔心,今次泛民大勝,建制大敗,以後社會就會變得很暴戾,老友唔同意,他認為要社會回復正常,一定要讓反對派進入議會,就算是區議會都好,讓他們學習怎樣為市民服務,如果暴戾可以解決問題, 就毋須走入議會,反過來說,如果今次是建制大勝,反建制的政黨一定會以激烈方法來表達他們的意思,所以,讓非建制派進入區議會,甚至立法會亦非壞事。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