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譚新強:負利率風潮或將席捲全球

【明報專訊】過去兩個月都在香港,部分原因是需要確保家人和公司安全,部分是故意留港消費。近日大多數香港人都減少了上街消費,但我就反而多了,經常約朋友食飯,午餐、晚餐,甚至宵夜。最近K11 Musea開幕,獲邀請去參觀,的確世界級漂亮,恭喜Adrian!本來近年已沒有什麼購物欲(我也變成後物質主義者),但還是在周大福和其他商店消費了一點,順帶成為了黑卡會員,多謝好友E君介紹。

今周再出門公幹,心情有點忐忑。第一站上海,然後再去美加,包括去華盛頓參加季度閉門峰會。這次峰會非常合時,有多名重量級嘉賓,包括美國貿易專員Robert Lighthizer,希望能多了解最新的中美貿易談判進展,和跟香港現狀的關連。一般每次都只有我是來自中國,但今次我推薦了另一位來自香港的人士,觀點跟我未必一樣,但美國人應該更感興趣。

除中國問題,今次亦將討論Kashmir(克什米爾)問題,此峰會的另一常客是Ethan Allen家具公司老闆Farooq Kathwari,是位Kashmir獨立份子。Kashmir情况,有很多值得香港參考之處。印度總理Modi,正因特朗普總統企圖插手,而決定突然取消Kashmir 70年來的「一國兩制」(Article 370),且即時執行軍事戒嚴,連互聯網、電話甚至電視都一度切斷。

波音CEO Dennis Muilenburg亦將出席,希望了解修理737 Max問題的進展。從股價表現看來,應該距離再投入服務不遠矣(敢不敢坐是另一回事)。波音對中美貿易談判亦有一定影響,因為在過去談判,中方經常以多購飛機來安撫美國,總比購買無限量大豆有效。 但自從波音飛機出了安全性的問題,就不能用這一招。

近日跟特朗普割席的前鐵粉,前白宮傳訊主任Anthony Scaramucci亦將出席。從前他每次開會都高度讚揚特朗普,書都寫了本,但他現在不止不再支持特朗普連任,他甚至自掏腰包,發起了一個PAC(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鼓勵其他共和黨人挑戰特朗普提名。他甚至希望一班共和黨參議員,如在水門事件中,以某些黑材料為痛腳,或以精神狀况為由(Article 25),逼特朗普辭職。未必成功,但他代表共和黨內某方勢力。

對華貿易政策 沃倫比特朗普更苛刻

大家亦應留意班農的舉動,他暫時仍支持特朗普,但據班農說,他的「副手」Kyle Bass(做空港元的那一位),已表示支持沃倫(Elizabeth Warren)。一點都不覺得奇怪,我已指出過,班農非常尊重女性推動出來的一股Antipatriarchy(反父權)勢力,認為已超越民粹主義的力量。結果民主黨真的藉此重奪眾議院。班農確是個空想家,但亦是個聰明人,最懂掌握民情,必企圖站在勝利的一方。况且極左和極右,在很多政策理念上殊途同歸。譬如在對華貿易政策上,沃倫比特朗普更苛刻!

但特朗普在外交上,搖擺不定。剛炒掉鷹派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對華為是好消息)。特朗普太喜歡跟獨裁者打交道,且有種自以為是「救世主」的狂妄心態,所以對傳統敵人如朝鮮,比對盟友韓國更好!近日他更想跟伊朗總統見面,遭Bolton大力反對,是決裂的導火線。特朗普更本計劃在911紀念前一周,在大衛營跟Taliban開會,Bolton當然反對,最後因再有美軍被殺才取消會議。雖然他是校友,但今次未必來,但就有其他多位前國務卿出席,希望多了解混亂的美國外交政策。

在上海拜訪一些客戶,無可避免,討論到香港問題,即使用餐,都不禁聽到鄰桌在討論。 有關投資的討論較容易。即使香港亂到這樣子,被人形容為足以帶來全球金融風暴的「黑天鵝」,但其實今年投資並不困難,全球絕大部分股、債、貴金屬,甚至Bitcoin,都有升幅。

中美貿易戰不停升級,全球經濟也在放緩,全球央行馬上再次採取各種方法放水,有的減息(美國、澳洲、印度,ECB今周也將加入行列),有的降準(中國),有的甚至考慮重啟QE(ECB)。

早前Boris Johnson剛當上英國首相時,市場擔心No Deal Brexit,美匯指數DXY衝上99,美10年債息跌穿1.5厘,金價曾升至1560美元,全球股市調整。但國會頗成功阻擋No Deal Brexit的可能性,迅速通過逼使Johnson向EU再度申請延期脫歐的法案。

減息和QE等貨幣政策,有點像過期春藥,作用不長久,且明知有極不良副作用,但「情急」之下,不少人仍選擇服完再算。所有人似乎都患上失憶症,忘記了金融海嘯的慘痛教訓,以及QE的嚴重後遺症。QE買了10年時間,但沒有好好利用這時間來深度改革全球金融系統。當再碰上放緩,第一個反應又是減息和QE,這一關能過嗎?

最失望的是,經濟強如美國,在特朗普的不停轟炸下,聯儲局已失去獨立性,預期下周鮑威爾將繼續再減25點子。特朗普的最新呼籲是要求聯儲局減息至零或更低!

現在全球已有近17萬億美元的負利率債券,包括整條德國孶息曲線,由過夜息口,到30年債息都是,法國和日本,稍為好一點,「只約」八成潛水在負利率。更離譜的是除了國債外,連不少跨國企業債也是負利率,例子包括雀巢、西門子、Cargill、法興和摩根大通等。

美長債息偏低 實被歐日利率拉低

美國經濟已算最強,10年債息雖只約1.7厘,但對比其他發達國家,已極具吸引力,連希臘10年債息,亦只有0.8厘!所以雖然2年/10年債息曾數度呈現倒掛,本應是頗準確的美國經濟衰退領先指標,但不少人認為「this time is different」(投資者最怕聽到的一句話),整條曲線的水平比形狀更重要。美長債息偏低並非代表市場預期經濟衰退,是被更低的歐洲和日本利率拉低。

如果萬一特朗普真的成功迫聯儲局減息至零甚至負(大摩早預期明年底Fed Funds息口重回零),而代表全球Riskless Asset標準的美債,利率都被一齊拖低,全球負利率債券再增加20萬億美元,這將是個怎麼樣的世界?

負利率必將更嚴重扭曲資產價格

負利率必將更嚴重扭曲資產價格,以至個人、企業和國家的消費,儲蓄和投資決定。如果借貸的成本是負數,企業和國家都必大量借錢,提高槓桿,亦間接推高股價,那麼任何資產價格都可辯解。現在美利率只是低,仍未到負,已出現WeWork IPO,企圖索價470億美元的超誇張估值。但市場不接受,可能需要減價超過一半,甚或取消上市。我長期提醒大家要小心Softbank。

不少人已呼籲美國政府應趁利率超低時發100年國債,用來投資基建,亦可拉長借貸年期。這說法有道理,財政政策確比貨幣政策適合現况,但奈何美國的基建方案仍遙遙無期。即使簡單如Navarro呼籲國會通過已簽署的USMCA,都尚未成功。他說,如在年底前通過,加上減息,道指將衝上3萬點。白宮官員評論股市,絕非好事,但有一定短期影響力,值得留意。

除本土反應外,另一問題是中國和日本等國家,會否仍樂意以負利率來「資助」美國人的入不敷支消費習慣?你可能以為這是個充滿諷刺的「bad joke」,如中國以負利率借錢給處處留難自己的美國,說得好聽是以德報怨,不好聽就是貼錢買難受!中國已開始減少美元儲備,改購黃金,和分散到其他貨幣。如繼續減少對美國貿易順差,美債需求將更減少。

人幣應加速國際化 減倚賴美元

更好的辦法是停止貶值,加速人民幣國際化,經濟市場化,吸引資金流入,減少對美元的倚賴。發展內需才是硬道理。若以貶值來刺激出口,對經濟幫助有限,外貿兌GDP佔比仍在下降。小心貶值反將雙邊貿易戰,轉化為全球貨幣戰。

再重申一次,其實中國正面臨雙重陷阱,除中美鬥爭的修昔底德陷阱外,亦同時面對中等收入陷阱。如人民幣長期貶值,將不可能渡過中等收入陷阱,中國人的購買力和生活水平亦將無法再繼續上升。但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這是最佳結果。因為如中國不能渡過中等收入陷阱,就根本無資格跌進修昔底德陷阱!

美國在此時此刻,再度進入減息周期,對香港也有特別影響。在這役中,香港是個意識形態的戰場,並非如亞洲金融風暴中的金融戰場。在那一役中,較經典的新興市場襲擊,先成功偷襲泰國、印尼和韓國等較弱經濟,取得甜頭後,再攻擊港幣。但這只是虛招,志不在此,真正目的是推低恒指,和打擊實體經濟。結果非常成功,從1997至2003年,香港經歷近6年痛苦的通縮經驗,再加SARS,樓價何止腰斬,多少人破產甚至燒炭?

美倘減至負息 全球更多動亂

今次香港是中美意識形態的主戰場,某程度上,香港愈亂,對美國愈有利。如美國仍在加息,香港樓價因而有所調整,即使仍出現修例風波,相信示威規模未必這麼大。明白示威者的主要訴求是政治,但誰都不能否認過高樓價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原因。

所以如美國減息多次,有意無意間,等如為香港局勢火上加油。試想,香港正經歷前所未見的動盪,應該問的不應是為何股樓跌了這麼多,更奇怪的是為何今年至今,股樓都仍有升幅?為何一區出現大型動亂,在另一區仍出現人龍排隊買樓?香港人是否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如動亂稍為平靜下來,美國繼續減息,遲些中原指數再創新高都不為奇。

如真的出現美元負利率,大家認為示威者的怒火將增還是降?幾乎擔保,全世界不同地方,將出現更多類似動亂。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