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王俊騏 基金特區

基金特區

上一篇

聯博:待局勢穩定 股市反彈 負利率債券增多 應減債換股

【明報專訊】中國雙降準後,市場目光轉至下周美國聯儲局議息,但中美貿易戰未有進展,本港政局仍然僵持,港股也未見明顯起色。聯博多元資產首席投資總監Daniel Loewy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估計在本港反修例運動等眾多環球政治不明朗因素籠罩下,市場波動會增加,惟貿戰和經濟放緩早不是「新聞」,市場情緒已很悲觀和保守,同時意味只要局勢稍為穩定,已可帶動市場反彈。他建議投資者,在負利率債券愈來愈多,債券預期回報大減下,應該開始減債換股。

美衰退風險不大 投資者太悲觀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早前指中美貿易談判或在一段長時期內進行,才得到美方想要的結果。Loewy也估計貿易形勢不明朗會持續一段時間,加上全球種種政治不確定因素,由明年美國大選到英國脫歐,還有意大利政局,以及亞洲區衝突如日韓關係緊張,還有本港的反修例運動,估計環球經濟活動會續放緩,市場會更波動。

Loewy續稱,隨着企業庫存增長高於銷售,反映需求低於廠方的預計,意味未來產量亦會減少,這一點也是他較為擔心的。他預計,隨後企業盈利預測也會被大幅下調,料今年約有一成增長,明年則料最多5%增幅,甚至無增長,明顯不利股票和高息債表現,但會利好息率敏感資產如債券。

然而,Loewy認為,隨着利率大幅下調,有助稍為刺激經濟增長,抵消部分上述產量下跌的影響;近期個別歐洲和新興市場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又見反彈,也意味最差情况漸漸過去。此外,過去當孳息曲線倒掛,同時聯儲局寬鬆貨幣政策後,不論美國高息債和標指的未來12個月回報都甚佳,在1986年及1995至1996年兩個時期,分別有約一成和逾兩成回報。

風險指標不至極高 估值處於平均值

Loewy又指,孳息曲線只是其中一個量度風險的指標,其他指標都顯示市場風險不至極高,例如信貸市場違約率低、股市估值處於平均值、企業未有太多投資;此外,本身美國經濟由消費帶動,製造業佔比較低,故其PMI跌破50影響不大,除非勞工市場明顯轉弱,才有較大衰退風險。

Loewy認為還有一點值得留意的是資金配置,他稱不論是對沖基金和期貨市場部署,以及基金的資金流向,都顯示市場早已非常擔憂上述種種不明朗風險,已採取較平常很保守的策略;加上現環球股市估值處於長期平均水平,亦即低經濟增長環境已反映在市場上。

Loewy續稱,市場情緒早已非常悲觀,隨着央行推出刺激貨幣政策,本身估值又合理,或使市場有令人驚喜上升的可能。就如早前中美重啟談判消息一出,已帶動股市急升,反映局勢稍微改善已可帶動市場反彈,故認為現投資者不應大減投資組合內的風險配置。

貿戰緩和 歐洲新興市場將受惠

他亦透露在整體資產配置中,已開始減債換股,認為股票預期回報更高。在歐洲和日本負利率環境下,減持了相關債劵,轉移到美國國債和高息債,在政策寬鬆下有助延長債市升勢,並相信美債仍是一個良好對沖股票的工具。

他亦認為「不要追逐過去的冠軍」,指去年各國國債表現甚佳,現今息率卻極低,如去年投資級別債息率有高單位數,如今只有1厘多,相信同一故事不會重演。在低息環境下,「追息」人士更要分散到不同市場,稱部分高息股的息率更是投資級別債的兩倍。

以市場劃分,他指現時在歐洲和新興市場配置增加,相信當貿戰局勢只稍為穩定,兩者便會較受惠,而且估值便宜和同樣有政策支持;低配估值昂貴的美國市場,指稅改的推動力也已減退。

按行業劃分,他則看好具良好盈利能力的軟件股,還有部分高息的金融和能源股。他稱,部分長線增長龍頭如Facebook和亞馬遜,低啤打和具高增長動力,而估值變得昂貴,皆因市場認為其增長與全球經濟較不相關,故給予較高定價。

而高息股本身種類多元化,估值也合理,在目前市況疲弱下,建議投資者可同時兼備高盈利能力股和高息股。以微軟為例,現金流強勁和盈利高,估值合理,正是其喜愛公司類型之一。

王俊騏 明報記者

[王俊騏 基金特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