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馮其十 神州新形勢

中國經濟

上一篇

行政降費 不能根治體制問題

【明報專訊】7月1日起調降一大批行政事業收費後,本周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提「不打折扣」降低社保費率。給企業減輕負擔,內地可謂不遺餘力又爭分奪秒。

激活企業穩增長 成當務之急

降低企業成本是近3年來中國經濟工作重點之一,但今年幾乎每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都會提及降成本或相關專案部署,頻率之高、措施之多、力度之大,實屬罕見。這足見官方對當前嚴峻經濟形勢已有深刻體察,依靠激發企業活力穩增長、穩就業成為當務之急。

眼下,投資這一項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正顯現疲態。前5個月,投資同比增速僅為5.6%,增速不僅低於1至4月,也遜於去年同期。其中,製造業投資僅增長2.7%,增速不及去年一半;工業企業利潤也在繼續縮水。6月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更令人憂心,大中小企業PMI今年以來首次全部低於榮枯線,顯示製造業正陷入萎縮。

投資露疲態 企業PMI全萎縮

為抵禦下行壓力,助企業渡過難關,近期官方加快出手:推動銀行降低貸款附加費用,支援中小微企業通過債券、票據等融資;繼續推進減稅降費,下調行郵稅率;在去年已降10%的基礎上,再降低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10%;推動降低中小企業寬頻資費;下調鐵路貨物執行運價;減免行政事業收費等。

細觀上述舉措,均對準當前企業痛點,如融資難、融資貴,稅費負擔重,行政辦事環節繁瑣,電力、運輸成本高等。但官方「重手」降成本能否見實效,或許還受到另外兩個因素影響。

體制內外企業處不平等位置

企業成本之所以高企,深層次原因在於體制機制。融資難、融資貴,系金融體制存在不足,中小銀行發展相對落後;電價高,緣於電力行業仍未有效打破壟斷;用工成本高,也受體制內外身分不平等因素影響。靠行政手段降成本,企業難免有「朝令夕改」之憂,且政策空間終將日益縮小,唯深化體制機制改革,才是降成本根本出路。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中美貿戰等外部風險挑戰增多情况下,能否、如何加快改革,將決定降成本實效。

降成本,企業亦不可缺位。政策再多、力度再大,也不能使所有企業均等受益。企業需提升內部管理能力和水準,轉變經營模式,優化成本結構。唯此,才能真正提高競爭力。從目前降成本舉措觀之,官方確保經濟穩定增長心切,更多政策「後手」料將陸續出台。

[馮其十 神州新形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