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增濤:消失中的勃艮第Saint-Aubin干紅?

【明報專訊】我總是覺得奇怪,一提起勃艮第的紅酒,總是和屈指可數的幾個村莊的名字連在一起。在盛產世界上最昂貴干白的博丘(Côte de Beaune)Puligny-Montrachet村,它西邊山坡上的叫Blagny的小村落農莊三五,周圍的一級葡萄園和Saint-Aubin的一級葡萄園只隔一條鄉村土路,但由於行政劃分,法定產區分別是Puligny-Montrachet和Saint-Aubin。

因為酒瓶酒標上產區不同,就是說同一個酒莊釀造的干白,其價格的差異也大得令人吃驚。追捧名牌難道不是人性嗎?拿一瓶有名氣的紅酒招呼親朋好友,且不說是不是大家都欣賞,大家喝名牌酒心裏才舒服是很現實的。

如果不是勃艮第酒莊協會(BIVB)Cecile Mathiaud女士的提出,我的世俗眼光也可能不會想起去Saint-Aubin一趟。貼着Puligny-Montrachet村南是Chassagne-Montrache村,最近法國總統馬克龍請國家主席習近平吃飯,以及英女王招待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國宴,都是這個村一級園的干白。Saint-Aubin的葡萄園就貼着它西邊的山坡上,總共面積160公頃,其中種植黑品諾(Pinot Noir)只佔四分之一,大都在距離Chassagne-Montrachet比較遠的Saint-Aubin村莊周圍。和種植霞多麗(Chardonnay)不一樣,Saint-Aubin村附近的土壤以棕色的粘土及碎石為主,更適合種黑品諾,釀造干紅。

經常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演出的女高音家兼好友來寒舍小住,白天隨時展開歌喉練習茶花女《La Traviata》主題曲飲酒歌《Libiamo ne' lieti calici》。雖然熱浪撲面的天氣,還是開了一瓶由Domaine Roux一級園Les Frionnes 2016年的紅酒:「我把酒溫降到15度左右,而且還準備些冰塊保持紅酒的溫度。口感上是一款優雅結構豐富的勃艮第,紅果味中帶有石榴香氣,該適合今天的肉眼牛排。」

今年初曾經在Saint-Aubin村Domaine Roux品嘗過酒莊的整系列紅酒,由少莊主Mathieu Roux特別接待。Saint-Aubin村在Chassagne-Montrachet西距離不遠的山區,Roux家族的第五代正登上舞台。酒莊的現代建築令人耳目一新,也顯示出這家在勃艮第擁有70公頃葡萄園酒莊的經濟實力。Domaine Roux的一級園Les Frionnes也釀造媲美鄰村Chassagne-Montrachet的干白,葡萄園改種植霞多麗愈來愈多,希望將來能繼續喝上這一級園的紅酒。

習特會重啟貿談如做騷

在日本大阪G20峰會的習特會萬眾矚目,由於中南海5月份全盤否定了雙方談判團隊所同意的最新文本,普遍認為最好的消息也只不過是雙方同意重啟貿易談判。習近平特朗普果然如此做騷。其實香港6月份的兩次百萬人大遊行給習近平送來一隻黑天鵝,內憂之外當然盡量避免外患。特朗普也不想中美貿易談判崩盤,以至衝擊已是強弩之末的華爾街股市,影響明年總統選情。且看特朗普如何揮動指揮棒,繼續為股市奏出新樂章。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