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封面故事
下一篇
上一篇

施羅德 Manu George﹕低息環境持續 看好企業債

【明報專訊】不經不覺,2019年已過了一半,回望上半年,全球主要資產市場普遍表現不錯,例如美股標指期內勁升17.3%,屬近22年以來最佳表現,恒指、金價及巴克萊全球企業債券指數亦分別上升10.4%、9.9%及5.6%(見圖)。市場其中一個出人意表走勢是債息明顯向下,例如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由去年底約2.7厘跌至上月底僅2厘,德國及日本10年期國債孳率現更跌至負數;債息下跌反映債價上升,故不少債券基金期內均有好表現,例如根據晨星亞洲數據,「施羅德環球收息債券基金」上半年回報達7.62%。

施羅德固定收益高級投資總監Manu George在專訪中表示,由於美國正向中國、歐盟及日本等多個重要貿易伙伴加徵關稅,此舉除令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外,亦可能減少美資國際企業的海外業務拓展空間,故此雖然暫時美國經濟表現仍然理想,聯儲局今年以來已先發制人把貨幣政策轉鴿,例如下半年料會減息,並且擬在9月暫停縮表,他甚至覺得當局有需要時會重啟量寬(QE),「由於美國經濟增長前景轉弱,市場需要由央行提供更多流動性,故此不單縮表的規模將會縮小甚至停止,我估計聯儲局會為重啟QE準備就緒」。

環球央行再放水 美或重推QE

目前歐洲及日本10年期國債均出現負利率,主要原因便是當地央行過去多年以QE印錢買債、壓低債息所致,若聯儲局日後也要重啟QE,作為全球資金成本指標的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料會從目前約2厘繼續向下,這樣的話,對全球債市及主要資產均屬有利。

George指出,雖然投資者購買負利率的債券後持有至到期將錄得虧損,故有關債券是否有長期投資價值屬疑問,「為甚麼我借錢給債券發行人不單沒有回報,還要倒貼利息?」但實際上,日本及德國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全球不少央行、保險公司及退休金公司均要根據指引把一定比例的資產配置於該兩國國債;而從另一角度去看,日本10年期國債孳息率過去2、3年一直在正數及負數之間浮沉,但當地經濟及金融市場期內並沒有出現重大問題,故此德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今年跌至負數後,在此水平停留一段時間也不足為奇。而值得注意的是,若德日兩國長債息率繼續保持在負數,美國長債息率即使保持在2厘或更低水平,仍相對有吸引力。

25%成熟市場國債負息 金融壓抑再現

綜合上述分析,George認為,目前有25%成熟市場國家發行的債券屬負利率,故現時已重返2008年金融海嘯後,各國央行天量印鈔導致的「金融壓抑」(financial repression)亂象,尋找息率回報(Search for yield)再次成為重大的投資主題,此一趨勢利好全球債市;而企業債券對比政府債券,一般可在承擔較高信貸風險的情况下提供較高息率回報,同樣值得留意。

截至5月底,「施羅德環球收息債券基金」旗下債券投資組合平均息率達5厘,遠高於美、德、日國債息率。該基金把較大比例的資產配置於英國及歐洲企業本土貨幣債券,原因是有關債券在扣除對冲兌美元的匯價風險後,對比相同質素及年期的美國企業債券,平均可提供高0.3厘的息率回報。

歐英企債息高 可細心尋寶

雖然歐洲在下半年將面對英國脫歐、意大利國債危機及德國政府不穩定等政治風險,惟George認為並不影響歐洲及英國優質企業債的投資價值,他舉例說,該基金的其中一項投資,是某歐資保險公司所發行的債券,其業務遍及全球,包括在亞洲深耕多年,可望受惠於亞洲中產崛起所帶來的保險需求增長,就此而言,他相信即使是歐洲政局惡化,也不會阻礙該保險公司履行向所發行的債券付息及贖回本金的承諾。

[封面故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