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陸振球 樓市解碼

睇樓手冊

下一篇
上一篇

陸振球:環球再放水 無產者更苦

【明報專訊】多年來香港出現所謂「夾心階層」一詞,指的是既不是富人的生活無憂,又不是如窮人般享有較多福利包括可申請公屋居屋,卻是要交足稅又要捱私樓的貴租高樓價。原來除了夾心階層,香港也存在所謂 「三文治世代」,乃指「上有高堂、下有子女」的,同樣屬於夾心一族。

投資者及理財教育委員會今年5月進行網上問卷調查,訪問了400名育有就讀小學子女的香港成年人,了解他們的財務責任、承擔及如何向子女灌輸理財知識。結果顯示,71%受訪者表示感到財政壓力,尤其是八十後的年輕父母(75%)較其他較年長的年齡組別感到更大壓力。

「雙夾心」難喘氣

調查指出,三文治世代首三大財政壓力(圖1)來源分別是子女教育(55%)、家庭開銷(48%)及退休儲備(34%)。除了教育開支,子女的課外活動、消閒娛樂及旅行開支亦相當「重皮」,平均佔家庭月入的9%。除自身及子女開銷外,83%受訪者認為他們有責任向其退休父母提供財務支援。過半(53%)受訪者每月為父母提供家用3000至7000元,有18%受訪者每月給父母7000至11,000元家用。

同時,受訪者一方面期待子女成年後能財政獨立,但又不忍全面放手,預計自己會支援。於是,當子女完成學業投身職場後,仍有74%的家長坦言會幫助子女置業,57%願意分擔子女的婚禮開銷,更有45%表示如有需要會為子女償還卡數(圖2)。

以往香港人雖要照顧父母妻兒,但總仍有養兒防老的想法,但現在子女大了,反而仍要繼續照應他們的生活以至買樓開支,如同時是夾心階層又是三文治世代,變成「雙夾心」,難以喘氣!

筆者最近聽過一些個案,就是一些不太富裕的香港人,自知無力提供「父幹」幫子女買樓,於是改為在樓價遠低於香港的一些大灣區城巿置業,以待自己退休時遷往大灣區居住,然後將現在的香港自置居所給予子女,令他們不用儲錢買樓供樓!

劏房租金加幅超人工

文首提到,窮人享有較夾心階層「着數」的地方,例如可住公屋、買居屋,不過現在輪候公屋平均5.5年才上到樓,而居屋也不知何時才可抽得到,不少低收入人士唯有租劏房住。「全港關注劏房平台」今年5至6月訪問了66個觀塘、土瓜灣、葵青及荃灣的劏房戶,發現人均居住面積只有58.2方呎,受訪者平均每100元收入中有41元用作交租,即租金佔住戶入息超過四成,是調查自2016年進行以來最高。

調查機構又將劏房單位租金與單位同期應課差餉租值對比,兩者差幅計入差餉物業估價署公布的私人住宅租金指數,得出「劏房租金綜合指數」。結果顯示,2019年指數為443,較去年的指數上升7.7%(圖3),高於最近名義工資指數按年升幅約4.1%(圖4),即是劏房租金升得快過港人加人工的幅度,令劏房租金負擔加重。

政府變「跛腳鴨」難增土地供應

之前本欄已說過,香港的樓價和租金高企,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供應不足,而筆者上周便警告,近期的示威等事件令政府變得弱勢,擔心會影響政府開拓土地的能力,果然本周初政府3項有爭議的土地政策亦告押後,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表明7月休會前不會開始討論「明日大嶼」相關撥款,原本排在議程第二項的橫洲發展計劃撥款亦押後至第六項,而發展局長黃偉綸昨表示,原本這兩個月公布的「土地共享先導計劃」或未能如期推出,認為在目前社會氣氛下需小心處理。筆者的擔心成真,可能最高興的是所謂「地產霸權」,受害的卻是愈來愈難上車的年輕人和劏房戶。

近日和一班做零售業的老闆朋友飯敘,對方不約而同地都說生意差,說原因和近期示威不斷有關,尤其有店舖在中環至灣仔一帶的,人流大減。有在示威日在會展參與展銷活動的,說到場人流只及以前四分之一,朋友說現况若持續,生意會虧蝕,應對之道只有不加伙計人工或要求業主減租(相信很難),甚至有可能裁員,說示威者想政府跪低,但可能最先跪低的是他們,然後是打工仔。

經濟轉差 打工仔先遭殃

不過弔詭的是,就算香港經濟轉差,但樓巿似乎未受太大影響,最主要原因是美國帶頭,全球又再蓄勢放水,息口未來趨勢向下為主,有利促使資金流入資產巿場,若如是,勢必導至有資產和無產者的貧富懸殊加劇,受苦只是低下階層,而有錢的,若香港大亂,他們走資到外國總有辦法,留下的窮人只會更苦。

據做移民生意的另一批朋友反映,他們近日生意逆巿大好,究竟想移民或有力移民的,會是有錢人,還是一般的打工仔?

[陸振球 樓市解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