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增濤:Laurent Ponsot的魅力

【明報專訊】軟弱無力的艷陽照耀着勃艮第夜丘(Côte de Nuits)緩緩山坡上的黑品諾(Pinot Noir),照耀着圍繞Clos de Vougeot葡萄園的中世紀石頭牆和拱門。似乎勃艮第總是在時間裏沉睡,正如羅曼尼康提酒莊所在的村莊小街的名字「失去的歲月」所說的一樣。當我來到Clos de Vougeot公路東邊的村莊Gilly les Cîteaux的工業園區找到Laurent Ponsot,呈現在眼前卻是設計新款現代化的新型建築,似乎勃艮第在晨曦中睡醒。

在勃艮第,Ponsot是個響亮的名字。香港喜歡勃艮第紅酒的人就是沒有喝過Ponsot酒莊的紅酒,也會聽到過它的名字。Laurent Ponsot和他的3個姊妹各持有酒莊四分之一的股權,他自己主管酒莊達36年之久,可以說他和酒莊是不可分離的一體。在2017年初,在沒有任何異常的情况下,他突然離開酒莊,自己另起爐灶。公司的名字就簡單的叫Laurent Ponsot,並沒有冠上酒莊(Domaine)或酒商(Negoce),算是他依然年輕狂熱不羈性格的表現吧。

「我要做的是Haute Couture的酒商。」法文Haute Couture是「高級時裝」的意思,這句話是指他的目標是做一個出類拔萃的釀酒企業,無論是自己有葡萄園的酒莊,還是向葡萄農採購葡萄釀酒的酒商。其實,光是看到Laurent Ponsot衣著西裝筆挺華麗,胸前的口袋插著綢緞手巾做裝飾的風度翩翩,誰會看的出來他是勃艮第叱吒風雲的釀酒師?

Les Charmes餘韻悠長

「把紅酒存放在橡木桶的目的是讓酒能夠在時間裏通過氧化過程而達到陳年的效果……」聽Laurent Ponsot這麼說,就可以推論他不像美國酒評家羅拔派克,並不喜歡紅酒的新橡木桶的雲尼拿香草味。在他主政時Ponsot酒莊的紅酒以濃郁及顯著的果醬味著稱。羅拔派克一定喜歡。

「估計你對於Morey-Saint-Denis或Gevrey-Chambertin的紅酒有偏好。不過既然你公司緊貼着Chambolle-Musigny的東邊,那我就拿這瓶Chambolle-Musigny一級園Les Charmes吧。我回去可以簡單的煎一塊Charolais的肉眼扒慢慢品味。」

這款2016年的Chambolle-Musigny一級園Les Charmes非常濃厚,櫻桃覆盤子果醬香,口感細膩飽滿,餘韻悠長,散發迷人魅力。這酒再等七八年飲用才好。

中國盤算難猜 美國立場堅定

當新聞報道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月底G20峰會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大阪會談,華爾街以至全球股市大漲,真是名副其實的政治市。當中國的電視今天播《上甘嶺》、明天播《黃河絕戀》,沒有人能理解到底中南海到底是打什麼算盤。反而美國的目標由頭到尾都非常明確,就是「三零二停一允許」(編按: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停止強行技術轉讓;允許美國人到中國獨立開設公司)。美國根本不會搖動立場,已非中國執行自己在入世時所簽署的協議而貿易戰才有休戰的可能。習近平和特朗普見面了,如何絞盡腦汁,找到一個減低對金融市場衝擊的方案。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