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譚新強﹕俄國「善意」提醒美國5G輻射風險

【明報專訊】周三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宣布一個National Emergency(國家緊急狀態),可以隨時運用行政特權,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擋任何資訊和通訊相關的商業交易。同時,美國商務部亦公開一張中國企業名單(大多與華為相關),宣布如美國公司想繼續跟名單上面的公司做生意,例如供應電子零部件,就必須先得到商務部的額外審批。

美國對中國的科技戰重點,如我所料,已開始從阻礙華為打入西方市場,轉移到更重要的加緊控制半導體和其他5G核心技術出口到中國。

據聞,華為從去年中興(0763)出事後,已擔心有此一日,亦已開始準備,囤積了不少FPGA和Power Amplifier芯片。但存貨始終有用完的一天,之後又怎辦呢?在可見將來,中國仍將無法自行研發這些產品,和更關鍵的半導體生產設備。

中國短期無法自行研發生產設備

但我認為也不用太悲觀。對,明顯美國終於認同5G是一種對未來眾多科技發展的基礎平台技術,已立志不可讓中國勝出。美國知道雖然華為確已擁有不少5G相關IP和某些初步標準的話語權,但仍欠缺不少重要零部件,和半導體生產技術,未來有更多有關IoT(物聯網)和自動駕駛的標準,仍未決定下來。所以在現階段增設此額外審批的路障,有如加了一個可隨時控制開關和水速的水龍頭,將可嚴控中國未來發展5G技術的速度。

情况未有如過去中興的情况那麼差,既沒有說完全禁運,亦未有強硬要求更換整個管理層和董事局,甚至參與日常管理。福建晉華更慘,一家本來想跟台灣聯電合作發展記憶體芯片的公司,早前因被Micron控告侵犯IP而全面停工,嘗試找買家,但無人問津。解鈴還須繫鈴人,據報道,現正探討Micron有否興趣合作,如願意,即可以接近零代價買入一座投資了數十億美元的簇新芯片廠。但暫時Micron仍無反應。

我認為美國仍未想全面封殺華為和整體中國高科技發展。中國確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如完全斷絕貿易關係,很多美國公司,包括所有半導體公司,以至蘋果都一定受不了。

理論上美國亦可對台積電(佔全球代工超過一半)施加巨大壓力,強迫其停止接受大陸訂單(華為是台積電第三大客人),那麼就不止5G,連現在的4G以至各樣電子產品,都基本上不可能繼續生產了。再說一遍,SMIC的技術水平跟TSMC相距甚遠,尤其在美國半導體生產設備出口也將受嚴控的情况底下,追上來的時間和可能性愈加渺茫。

全面封殺 美國公司首當其衝

但此做法非常極端,正所謂Data is the New Oil,壓力太大或反逼虎跳牆,情况有點像1941年的太平洋局勢。本來美日仍有貿易來往,尤其最重要的石油。但當美國一停止所有美日貿易,日本即決定發動太平洋戰爭,轟炸珍珠港和攻佔香港、新加坡和菲律賓等地,確保重要的補給線。

所以美國暫時的做法是靈活掌控技術出口到中國的量和速度。主要目的是確保美國在5G競賽中的領先地位,同時亦可迫使中國打開自己的電訊網路系統市場,讓外資如Cisco、Qualcomm、Nokia、Ericsson和三星等提升在中國以及全球市場佔比。除此,很多本不想離開中國的廠商,尤其中國極強的電子和電器用品行業,在技術限制和25%關稅的巨大雙重壓力下,現在已接近沒有選擇的餘地,必須把生產轉移到其他地方。

技術限制加徵收關稅 廠商被迫離開中國

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5G所需前期投資,極度龐大,但到底有沒有消費者自我選擇的killer apps,仍是一大謎團。監控當然是一個主要應用,但在某些西方,私隱已成為一個大議題,最近三藩市通過法例,不容許政府使用臉孔辨認技術作監控用途。 除此,亦有人擔心5G系統對人類健康的影響。

理論上EM輻射的能量確與頻率有直接關係:

E = hf

E - photon energy

h - Planck's constant

f - 頻率

5G主要使用的頻譜由約24GHz-86GHz,遠比4G用的1.7GHz-2.7GHz為高,所以輻射能量的確也比4G高10倍以上!

聽起來很嚇人,但其實物理上輻射效應可分為ionizing和non-ionizing radiation兩種。Ionizing輻射的定義是photon能量足以把圍繞着原子的電子,從原來的軌道撞出來,令到原子變成附上正極的ion。而這個ionization過程就有毫無疑問的醫學證據,足以令細胞產生變化,例如改變DNA,甚至可導致癌症!但ionization需要的能量非常高,最低的頻率都是EUV(極端紫外光)的30PHz,即是RF(無線電)最高端的300GHz的1億倍。所以理論上,5G頻譜絕不可能導致ionization,傷害當然遠比UV、X-ray和Gamma ray等小很多。

5G頻譜輻射傷害比4G大 仍比X光小

但仍有不少人擔心長期生活在RF頻率輻射的環境底下,對健康的影響。不同機構做過多次實驗研究,但實驗結果不是很清晰,有些報告沒發現甚麼,但某一個以白老鼠為實驗對象的研究中,發現長期RF輻射可導致雄性老鼠稍高的某種心臟和腦癌病發率,但平均壽命則反而較control group(對照組)的為高。無論如何,IARC(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仍把RF輻射列為2B類carcinogen(致癌物),定性為possible human carcinogen(人類可能致癌物)。

從數十年前,第一代大哥大無線電話推出時,甚至更早前,美國已有人擔心電話和高壓電纜發出來的電波,對人類健康的影響。最真實的效應是影響到電塔附近的房價。

近月反對5G的not in my backyard聲音開始上揚。諷刺地,尤其在加州高科技集中地的矽谷附近,愈來愈多城鎮,例如San Rafael和Mill Valley,當地city council已通過法例,不容許在鎮內建設5G基站。其實美國聯邦政府在FCC(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ion)建議下,早已立法容許在任何地方建基站和發射塔,而獲所有環保考慮豁免。

很多支持盡快推出5G系統,藉此跟中國爭奪未來科技領先地位的人,當然認為這些反對是杞人憂天,是沒有科學根據的。按照他們說法,5G頻率比4G高,輻射穿透力較低,所以輻射更難滲透至內臟,大部分只會從皮膚反射出來。亦有人說, 雖然4G頻率較低,但每個基站覆蓋範圍較廣,所以天線發射出來的power反需要較強。但有人指出,5G採用MIMO(Multiple Input Multiple Output)組合天線,即使每條天線發射power較低,但組合總能量更高。加上5G蜂窩密度比4G高6倍,加上輻射power與距離成R square反比,5G用戶與發射器的平均距離較短,所以吸收到的輻射量仍遠比4G的多。

有人提出更無聊的論點,指出每次坐長途飛機,已吸收等同4楨X光片的輻射量,所以毋須擔心5G輻射。這論點毫無邏輯,輻射吸收量是有增無減的,吸收得愈多,只有壞處,沒有好處,所以應有態度是可免則免,而非既已坐了飛機,5G輻射就無所謂!

但原來這個爭議,也有更複雜的政治角度。最近見到《紐約時報》報道,他們指控RT電視台(俄國在美國的宣傳喉舌,在2016年有份干擾美國選舉)在過去一年,不停播出有關5G各種健康風險的Fake News(也可能是恩將仇報)。受訪者自稱為專家,但大多只是非主流的少數所謂學者,和一些極端環保分子。RT故意誇大健康風險,更指控FCC和他們不認同的研究報告,都是被電訊行業收買了,情况有如過去的煙草業和石油業,長期否認吸煙可致癌,和氣候變化的科學證據。

俄國在美誇大5G健康風險 本土宣揚好處

目的是甚麼呢?真的關心美國人健康?《紐約時報》認為RT的目的是想利用健康和環保等問題,引起社會迴響,從而阻慢美國的5G技術發展。這一招可以極有效,亦證明俄國很了解美國社會的運作模式。俄國也真的很聰明,既然本身沒有5G技術,就想「一拍兩散」。

《紐時》同時發現在俄國本土,不止一點擔憂5G對健康影響的報道都沒有,反而搞笑地有報道宣揚5G輻射對提升免疫力、療傷,甚至可用來醫治癌症!普京近日宣布希望盡快在俄國推出5G服務,更特別指出5G對多方面有技術發展的重要性。有人更認為可能與中國攜手合作發展!

既然俄國是中國的親密「盟友」,為何他們不也來中國,提醒我們一下有關5G輻射的重大危機呢?而如果俄國的警告是有事實根據的話,我們又是否應該「感謝」美國企圖阻慢中國的5G發展呢?

早說過這是個新三國年代!

(中環資產持有台積電、Micron、SMIC及Ericsson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