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龍彩霞 基金特區

基金特區

上一篇

資本集團投資專員華村啓陽:趁貿戰低吸優質高息債

【明報專訊】在以往,分析影響新興市場經濟的外在因素相對簡單,只需留意美國聯儲局政策、美元走勢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動向,便可根據這些外在變化,大約掌握到新興市場的未來動向。新興市場投資者一直都意識到美國加息與美元走強,通常不利於新興市場債券這個資產類別,因為這意味着全球流動性將趨於緊縮,以及加重按當地貨幣計算的外債償還負擔。當美國暫停加息,對債券市場屬正面影響。

資本集團(CAPITAL)投資專員華村啓陽(Keiyo Hanamura)認為,債券市場再度受到關注,主要是美國暫時停止加息,令到美匯指數由98.3高位回落至97水平,美元回落對新興市場債券或高息債影響屬正面。以資本集團全球高收益機會基金作為例子,基金投資國家有埃及政府債及多明尼加共和國政府債。這兩個國家的區政治及流通性等風險不是很高嗎?華村啓陽表示不能評論個別債券,但認為個別南非國家地區政治較為穩定,而且流通量十分足夠,孳息率達6至12厘不等。不過,他認為任何債券投資都不要只看票面息,選債過程亦十分重要。以資本集團為例,其策略屬由下而上,分析員會常見企業行政總裁,也會與股票分析員或基金經理一齊看看該公司管理層的管治理念及有沒有收購合併的計劃,因為收購及合併計劃對他們的債券價格也有影響。除了要追求回報外,也要有風險管理,特別是高收益債的違約風險相對較高,要掌握買入及沽售時機。

美國削經援 無損新興市場經濟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場後,他曾揚言要削減對若干國家的經濟援助,就薩爾瓦多與洪都拉斯而言,影響程度約為GDP的0.4%,危地馬拉則為GDP的0.2%。從基本因素角度分析,大多數新興市場的負債水平根本未達到可能構成系統風險的程度。

再者,區內經濟維持快速增長,為債市帶來一定支持。儘管增長步伐初時或會偏慢,但之後可望逐步拉開與已發展市場之間的增長差距。因此,他認為新興市場的基本因素依然良好,應會吸引更多資金流入。雖然美國暫時停止加息,但資本集團不計劃將存續期加長,反而會靈活配置存續期,以捕捉更多投資機會。

貿戰升級 資產配置更積極

美國的經濟狀况也是一大考慮因素。他預測美國的增長步伐將轉趨溫和,其實美國經濟數據不差,不加息不代表要即刻減息,如果通脹壓力升溫,甚至有機會再次加息,現時只是暫時停止加息。如果美元下調對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屬正面影響。另一催化劑是中國,中央利用各種貨幣與財政手段刺激經濟增長外,例如推出增加企業的融資渠道,也透過發行更多地方政府債券來投資推動基建發展。中國政府也有空間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甚至下調公司稅。以上對新興市場債也是利好的消息。他認為隱憂無疑是中美貿易戰升級,所以資產配置及選債策略更要積極管理。

政治風險 只限於個別國家

新興市場也面對一些政治風險,不過衝擊遠不及墨西哥與巴西於2018年的大選深遠,只會局限於個別國家。最後則是油價走勢所帶來影響。當油價於2018年向下,對新興市場債及高息債帶來一定衝擊,因為能源行業發行不少高息債,若油價過低會令高息債違約率上升。同時,能源及基本物料行業直接受中國經濟影響,如油價下跌對以當地貨幣計價的債券較為有利,對強勢貨幣債券的好處則不明顯,原因是石油進口國 (包括印度及很多亞洲國家)在當地貨幣債券基準指數所佔比重高於石油出口國,石油出口國則在強勢貨幣債券指數佔比較高。因此,他認為高息債市場是有危也有機。

整體而言,華村啓陽認為此資產類別於2019年所面對的風險主要局限於個別國家,但潛在利好因素所帶來效益則較為廣泛,而且系統風險(例如中美貿易戰升溫)也已經反映在市價之上。反而認為如果部分高息債券價格回落變得吸引,將會是吸納的機會。

龍彩霞 明報記者

[龍彩霞 基金特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