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潘迪藍﹕聯匯縱脫鈎 港元無貶壓

【明報專訊】著名對冲基金經理、美國海曼資本(Hayman Advisors)創辦人Kyle Bass最近發表了一封談及港元聯繫匯率未來的信件,引發了有關這個話題的大量討論。畢竟,以往的貨幣掛鈎制度,似乎大都以「爆煲」貶值收場。為何港元的聯繫匯率卻能夠屹立不倒?

其實,真正的原因很簡單。正如法國自由派經濟學家Jacques Rueff(1896–1978)所說,匯率就好像是一個水龍頭,透過它,很多分散的資本得以變現。

現實情况是,不同國家有不同的政治制度,許下不同的政治承諾,最終會對它們的長期生產力產生不同的影響,從而對匯率產生不同的影響。

美國每年財赤 香港每年盈餘

以現時為例。美國要求軍事與經濟發展並重的政策,就愈來愈失控,導致其預算赤字不斷增加,相信在未來一段長時間,其預算赤字都會繼續上升。

因此,美國政府很可能只能夠透過中央銀行(聯邦儲備局)大規模發行貨幣來融資。(個人認為,這種現代貨幣理論存在與否,已經沒有什麼爭論。它已經發生了,並且將會繼續發生,或許只會加速,而不會減慢。)

反觀香港,其社會福利則非常有限。所以,自從2003年以來,香港政府每一年都錄得財政盈餘。同樣在這15年間,美國政府卻每一年都有財政赤字(圖1)。

生產力差異 造成歐盟困局

當然,財政政策並非全部。通常,固定匯率不太可行的主要原因,是隨着時間變遷,不同國家的生產力的差別愈來愈明顯。這就是歐盟各國面對的問題。

例如,由於德國工人的生產力目前優勝過意大利工人,意大利就處於兩難之中──它一是接受削減工資以及資產價格下跌,不然就要面對歐元這單一貨幣制度崩潰。

當然,這也是大多數亞洲國家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面臨的選擇。當時,幾乎所有亞洲國家都選擇了讓其貨幣貶值(或者應該說,是被迫選擇讓其貨幣貶值)。

移民社會 港人毅力決心出眾

但香港卻例外。當時,港元並無貶值,香港是透過通縮的方式來調整。在1997年至2003年,香港的房地產價格下跌了70%(但沒有一家商業銀行破產),勞動力成本亦下降了30%。(在2003年,曾有一批香港的士司機罷工,要求香港政府降低的士收費,以刺激需求。但香港政府擔心,若的士大幅減價,市民將會減少乘坐巴士和地鐵,因而拒絕了。)

很少經濟體或者社會能夠承受這麼大程度的通縮,香港之所以能夠捱過那幾年的陣痛期,是有幾個原因。

第一,香港人可以倚賴的社會福利非常有限,沒有多少選擇。

港生產力增長長期跑贏美國

在1997年,香港基本上仍然是一個移民社會,絕大多數的人口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移民的第一代、第二代或者最多第三代。所以,相對於其他比較穩定的社會,香港人顯示出少有的毅力和決心。

或許就是這種移民心態,以及香港社會缺乏安全網,自從亞洲金融風暴以來,香港工人的生產力增長一直都跑贏美國工人的生產力增長(圖2)。

所以,隨着香港和美國的生產力增長繼續不同步,將港元和美元掛鈎這個制度確實可能有一日會崩潰。但問題是,屆時港元兌美元是跌還是升?

由於美國實施不可持續的財政政策,而香港政府又有結構性的預算盈餘,加上美國工人的生產力增長一直不及香港工人,我個人就看不到,港元有任何明顯的風險長遠來說必然要貶值。

GaveKal Dragonomics 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