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蔡金強 奧陸之聲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蔡金強﹕失落的京東

【明報專訊】過去一年,京東絕對行衰運,尤其是老闆劉強東,深陷官司困擾,京東業務表現也被淘寶和拼多多兩面夾擊。5月10日晚間,京東發布2019年第一季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京東淨收入為1211億元人民幣(約180億美元),淨利潤為73億元人民幣(約11億美元),去年同期為15億元人民幣。2019年第一季度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Non-GAAP)淨利潤同比增長215%,至33億元人民幣(約5億美元),去年同期為10億元人民幣。

這份財報發布後,京東的股價在美股盤前交易中一度漲幅超過10%,後大幅回落,收市報收28.17美元,只上漲2.4%。別以為京東的第一季度業績有啥特別,投資者的眼光還是雪亮的。

首季業績硬拼出來冲喜

2019年以來,京東倒霉事多多,明尼蘇達事件、取消快遞員底薪、淘汰10%高管、996工作制,京東完全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京東的股價也仿佛坐上「過山車」。2018年,京東的股價下跌了52%,即便是5月10日大漲後的股價,距2018年初時也還是跌了40%。

從這份季報可以看出,京東在很努力的轉型。但細究起來,京東能夠有如此出色的盈利,物流和服務兩者功不可沒。其中的物流,就是劉強東革了兄弟們底薪後的「傑作」,是「省」出來的,服務崛起的背後,是京東急於轉型的訴求。京東基因的缺陷已經顯現。京東現在是一個四不像。

第一季度造成京東盈利大漲的主要原因不是毛利的變化。2019年第一季中,京東的毛利率為15%,較去年同期上升了0.9個百分點。而這幕後功臣,正是劉強東革了底薪的「兄弟」們。京東將成本主要分為主營成本、履約成本、市場成本、技術成本以及管理成本。履約環節,包括採購、倉儲、配送、客戶服務和支付處理等,主要由京東物流來完成。其中,倉儲和配送是費用佔比最高的兩個環節,對應的員工為倉儲工人和配送員。履約成本是京東的固定成本,而可以操作的,只有人工成本。

往日護城河 如今變眼中刺

京東在過去幾個月人力成本也在竭盡所能的克制。2019年2月,京東在集團開年大會上宣布2019年將末尾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的高管。雖然京東在努力控制成本,但是如果將京東物流與其他的快遞公司比,京東物流在投資人眼裏顯然毫無競爭力。2018年,順豐淨利潤為45.56億元,在各大快遞公司中排名第一。另外四通一達(中通、韻達、申通、圓通、百世匯通)淨利潤也很不錯,可京東物流還在虧損。為何京東物流的盈利能力這麼差?因為定位不同。順豐等快遞公司靠着每單幾毛錢的利潤積少成多,薄利多銷。但是京東物流卻是京東的護城河,是成本中心而非盈利中心。就像是一種服務。在如今電商競爭白熱化的狀况下,京東脫穎而出,靠的正是京東物流,它促成了京東400億美元的市值。可它今天成了大強子的「眼中刺」?

拼多多全面超越 市值僅京東55%

更讓人擔心的是,京東的用戶正在被快速分流。2018年第四季這一增速僅為4.1%,維持在了3.05億人次。京東自2018年7月起被拼多多實現彎道超車,另外在DAU(日活躍用戶)和APP下載量上,拼多多對於京東也實現全面超越。拼多多現在已經是中國第二的電商,可它的市值只有京東的55%,這合理嗎?而且隨着中國的消費降級(消費兩極化,也同步消費升級),拼多多和天貓才是贏家,京東注定是輸家。

第一季度的業績只是大強子硬拼出來,冲喜的事改變不了京東的頹勢。小金人覺得投資者可以考慮看好拼多多,沽出或者做空京東。

奧陸資本總裁兼投資總監

[蔡金強 奧陸之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