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封面故事
下一篇
上一篇

聯博紀沫:中美下月底前料達協議 看好下半年股市

【明報專訊】中美貿易戰再度升溫,拖累恒指上周大跌1531點或5.1%,今期封面故事由聯博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紀沫、富達國際亞太區資產管理主管Paras Anand,以及宏利資產管理高級投資組合經理(香港及中國股票)謝企剛分析最新形勢。紀沫預測,美國經濟下半年將增長放緩,料特朗普難打持久戰,美國將於下月底前與中國就貿戰暫時和解,港股下半年可望再展升浪;Paras Anand認為,中央可能以更積極的財政政策刺激經濟,為基建股等板塊帶來支持;謝企剛表示,內地料推出更多振興措施以刺激消費,看好教育、物業管理、醫療及環保四大板塊。

明報記者 葉創成

由於不滿意中美貿易談判進度緩慢,並且認為中國背棄早前所作出的談判承諾,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日突然宣布向中國產品加徵關稅,並且已於上周五生效,令中美貿易戰再次升溫。

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上周五接受官方媒體訪問時量化分析上述關稅對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指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抵禦外部衝擊的韌性增強,貨幣政策有充足空間應對,「我們用經濟模型的計算結果是,如果美國把來自中國2000億美元出口產品的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中國也實施相應的反制,這個情景對中國GDP增速的負面影響在0.3個百分點左右,屬可控範圍」。

任職德銀期間 曾與人行馬駿共事

馬駿在2014年加入人民銀行前,曾在本港任職德意志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紀沫當時亦任職德銀,並且在他帶領下負責中國經濟研究及分析。紀沫此後曾在多間金融機構出任要職,目前是聯博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她上周接受專訪分析中美貿易戰升溫的前因後果。

紀沫指出,去年底她已撰寫報告預測今年內地經濟按年增長為6.2%,較去年6.6%增長放緩,除了因為內地企業的擴張周期於年初見頂外,更重要是估計中美貿易關係不明朗,故她對上周中美貿易談判出現波折並不意外,「目前來看中美貿易談判結果,就是雙方不想讓步的項目愈來愈多,或者說雙方對彼此的要求愈來愈高,才會導致事件在短時間內出現這麼大的轉折」。

特朗普擅「擇時」 A股復市前出手

券商富瑞(Jefferies)上周亦發表報告,指由於目前中美經濟形勢均比去年第四季好轉,令兩國均對貿易談判更加強硬,增加達成協議的難度。當中,美國首季經濟增長及最新就業數據均強勁;而在上月25日至27日於北京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與中國簽署的國家高達133個,去年中國對該133個國家出口總額近1.2萬億美元,佔整體出口51%,而期內中國出口美國佔總出口的比率僅19.2%(圖1及圖2)。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上周四及周五率領中方代表團再到華盛頓與美國進行貿易談判,但會面後雙方未能達成協議;而據彭博引述消息人士指,會談上美方官員向劉鶴提出,北京要在一個月內同意達成協議,否則美方會對餘下325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25%關稅;由此可見,特朗普似乎急於在短期內解決事件。

紀沫分析,特朗普是一名商人,擅長「擇時」(即選擇最適當的時間才出手),例如他在上周日晚上宣布擬在周五調高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關稅稅率,時間點是在上周一內地A股勞動節長假復市前不足24小時,令中國政府比較難有足夠時間回應,結果滬深300指數上周一亦大跌5.8%。

美經濟下半年料放緩 難打持久戰

既然特朗普決策及行事擅於把握時機,紀沫認為,特朗普目前急於與中國達成貿戰和解協議,原因是即使美國首季經濟按年增長3.2%、美股標指及納指本月創新高,惟只屬表面風光,她預測美國經濟在下半年將增長乏力,故特朗普有需要短期內在貿易談判向中國取得重大好處,為經濟增長注入新動力,「雖然美國經濟目前看起來挺好,但我覺得經濟增長動力主要來自特朗普於去年初推出的減稅措施,隨着此一財政刺激在今年下半年淡化,經濟將有下行壓力。我相信特朗普清楚知道美國經濟下半年的壓力,所以目前在急着做一些事情」。

紀沫相信,正正由於特朗普急於與中國就貿戰和解,而中美領導人在下月28日至29日、日本大阪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上簽署協議屬最佳時間及地點,故她估計兩國的貿易代理團在未來一個多月將繼續磋商,爭取達成協議。

中國對美談判結果 料成為他國示範

根據紀沫分析,從特朗普去年3月底表示擬向中國產品徵收關稅開始,到下半年付諸行動先後向500億美元及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稅,「市場已經歷過無數次的調整,已經知道關稅對經濟的影響」,故她認為,只要在下月底前中美達成和解協議,在未來一個多月即使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被加徵關稅至25%亦不一定是壞事,「增加25%關稅便好像試金石一樣,測試對我們中國貿易的影響,這說不定是一件好事」、「如果我是中國政策的決定者,我倒想看看未來一個多月會出現怎麼樣的情況」。

人行料續放水 確保流動性充足

紀沫又認為,中國是次與「全球一哥」的美國進行貿易談判若有成果,對其他國家亦有示範作用,「談判不成便加徵關稅,這是特朗普一貫的行事作風及談判技巧,以大棒去打,希望對手屈服;但是我們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負責任的大國,是次中美貿易談判是給其他國家很重要的例證,中國有理有力有節跟美國談判,中國談判得好,接下來歐盟日本韓國才會更有力量去談」。

上月19日的政治局會議曾為市場帶來中央收水的疑慮,紀沫指出,由於今年內地經濟增長放緩的壓力頗大,故她一直相信人行會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目前中美貿易談判出現波折,人行更不可能在此時此刻收緊銀根,「我覺得中國人民銀行always be ready(時刻準備好),當系統缺錢的時候,它一定會為系統提供足夠的流動性,因為中國這麼大的一個系統,當流動性出現問題的時候,就可能出現一系列的危機,所以保持流動性充足十分重要,亦是中國人民銀行的責任所在」。

紀沫總結說,雖然她不會對投資股市的具體時間作出建議,但後市首先要留意中國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的寬鬆力度有多大,因為這是決定資產價格的最重要因素;其次是緊盯美元匯價,因為若中美一如她所料在下月底前達成貿戰和解協議,而且美國經濟增長在下半年放緩,美元匯價將會相對轉弱,利好中國及新興市場股市。

[封面故事]

相關字詞﹕政府與市場的關係 改革開放40年 訊息不對稱理論 joseph stiglitz 中美貿易戰 馬駿 紀沬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