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譚新強:以Ultimatum博弈論分析中美鴻門宴

【明報專訊】貿易戰升級,如箭在弦,今日美國將針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貨,由原來的10%關稅,提升至25%。特朗普更警告將在短期內對剩下來的3000多億美元,也同樣打稅。無可避免,中方亦已宣布,如美國再加關稅,必將奉陪還擊。

周二我在另一文章,以美方擺下「鴻門宴」為比喻,分析中方應否如期赴約。 想不到昨天見到官媒《環球時報》亦登出〈美國要擺「鴻門宴」,但嚇唬不住中國〉為題的社評,更轉載到新華網上。環時的觀點當然是中國無懼美國的迫壓,已作好充分準備,邊打邊談這場逐漸升溫的貿易戰。但社評表示不明為何美方一邊重燃貿易戰火,又一邊擺下這席鴻門宴。

老實講,我的中文只有小學程度(請大家見諒),不知為何會想起「鴻門宴」這段兩千多年前的楚漢之爭歷史。這兩天再補了點課,才發覺這個比喻挺貼切,是個中國版的修昔底德陷阱故事。秦末各路英雄割據一方,劉邦先入關中,本可稱王,但忌於項羽坐擁更強兵力,所以就暫時忍氣,扮作俯首稱臣。項羽設下鴻門宴,款待劉邦,名義上為了簽盟約,但謀臣范增建議席上刺殺劉邦(項莊舞劍),項羽一直猶疑不決。劉邦雖然應約,但內心忐忑,所以吃到一半即「借尿遁」。席後,范增直斥項羽痛失良機,日後必然後悔。果然一語成籤,經歷一場四年長的「楚漢相爭」,楚霸王敗北,最後上演「霸王別姬」,然後悲壯地「烏江自刎」!

我不知道美方是否昔日威風凜凜的楚霸王,也不知中方是否有如本來孱弱,但最後大獲全勝的漢高祖。今天我真的很想有個水晶球,最少能讓我知道明天的結果。副總理劉鶴正在趕往華盛頓途中,應在當地時間周四下午兩點到埗,即使直往會場,也只有不到十小時,來作出力挽狂瀾的最後談判。

當然今次整個危機,包括這個非常artificial(人工)的半夜Ultimatum(最後通牒),都只是特朗普故弄玄虛,設下的一個局。中美在貿易、科技、外交,以至軍事上的角力和矛盾都是真實存在的,但是否有必要把事情弄得這麼戲劇化,上周仍不停說一切談判進展良好,終點已見,但過了不到兩天,就馬上變臉,談判全面崩潰,恐嚇提升關稅?

故意扮成非理性 可榨取更多利益

我非常熟悉美國人,尤其特朗普的風格,也讀過博弈論中的所謂Madman Theory(Herman Kahn和Thomas Schelling等學者提倡,尼克遜在外交上率先運用)。在談判中,尤其適用於兩位玩家的非重複非合作性(2-players non-repeating, non-cooperative)遊戲。理論上故意扮成非理性的一方,反而能夠搾取得更多利益。近日巴菲特也贊同有時在談判中,扮作half crazy更有成效。

但這一招也未必永遠奏效,亦要看情况和對手。中美的競爭,肯定是長久的,所以是個重複性遊戲。在重複性遊戲中,即使本來是一個非合作性的遊戲,經多場重覆博弈後,通常都會產生信任和合作性,從而達到對雙方都更有利的結果。

在中美談判中,特朗普採取主動,佈局弄成一場緊張的Ultimatum Game(最後通牒遊戲,由Guth, Schmittberger和Schwarze等人提出)。遊戲規則是開始時Proposer(提出方)先得到一筆錢,然後Proposer就要向Responder(回應方)提出一個Proposal(分帳建議),可以是fair(5:5分帳)或者是unfair(對方低於五成)。只要回應方同意,雙方就可按建議分帳,但如不能達成協議,兩方都得不到分毫。

理論上,回應方本來甚麼都沒有,所以最理性的決定是,無論建議公平與否,回應方都應該願意接受。亦即是提出方的最合理建議,應該是不公平的。

但在多個研究實驗中得來的結果,跟理論有頗大出入。首先研究發現,如果雙方都屬同一國家或族群,提出方的建議一般會較傾向公平。即是說,一般人對非我族類者,更加心狠手辣。這個結果也不太出奇,可能與基因進化有關,有血緣關係的親人,或最少同一國家的人,山水有相逢,更有機會將來需要合作。研究亦發現,亞洲裔的提出方,傾向提出較公平建議,可能因為炎黃子孫較有文化,亦較喜歡和平共處。西方人本性或較野蠻,仍活在弱肉強食的世界。

其次,實驗結果也發現回應方經常拒絕太過不公平的建議,約30%為臨界點。這個「不合理」現象有很多不同的解釋,包括人類並非純粹為利是圖的所謂Homo economicus(經濟人),我們的expected utility(預期功用),除金錢外,也包含各種心理因素,例如避免因接受過低建議而形成的心理傷害,和因「處罰」提出方而得到的快感

除此,不理性拒絕也或跟altruistic punishment(正義感)有關。意思是出於正義感,有時回應方會因不公平對待而故意處罰提出方,希望起阻嚇作用,間接幫助未來的回應方,不再成為受害人。另外,拒絕的原因也包括聲譽的考慮,回應方不可讓人以為他是可被欺負的人。

一直拖延 更易令回應方屈服

這些研究結果都不算太過出人意表,但還有一些細節更值得留意。研究發現,原來如果能拖延回應方的回答,更容易令他屈服,接受不公平的建議。這個結果也是可以理解的,當回應方開頭見到不公平建議時,氣在頭上,容易衝動地拒絕建議。但經過一輪冷靜期,或會變得更「理性」,反而願意接受不公平建議。

現在讓我嘗試把這些基本結論,應用在中美談判上,盤算一下雙方的對策。最基本的觀察是,如果可以把美方形容為提出方,中方形容為回應方,理論上,即使美方建議屬不公平,中方的所謂「理性」回應是應該接受 。但事實上,不論現階段的建議是否公平,美方兇神惡煞,中方,基於上述的各種原因,包括聲譽、正義感和整體expected utility等考慮,幾乎不可能接受現在的建議。

退一步來看,當然更好的一著是企圖把這個Ultimatum Game的主客地位逆轉,中方採取主動,扮演提出方,把美國變成被動的回應方。但扭轉局面有一定困難,部分因為中國文化較溫文爾雅,有點太禮讓。其次,美國確仍是世界一哥,特朗普就當然更咄咄逼人。

另外,現實世界比理論上的2-players遊戲複雜很多。表面上中美談判只是個2-players遊戲,但其實這個遊戲還有多個背後的重要玩家。國際上,我一直認為俄國是一個必須包含在任何戰略考慮內的玩家,既在美國扮演造王者角色,亦同時扮作中國的要好盟友,明顯一直在玩一個「權力平衡遊戲」。題外話,有人認為《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那麼受歡迎,正因現時的全球地緣政治形勢,頗像劇內Westeros的混亂世界,七國爭鋒,權力來源只靠武力--軍隊、不死人、火龍、魔法,和更重要的奸詐和殘忍,完全與自由民主的意識型態無關。

特朗普需扮演美國大英雄 保障自己連任

美中兩方亦要充分考慮國內多個更重要的玩家。對特朗普來說,最重要的目的只有兩個--就是避免入獄和成功連任(可算同一件事)。為此目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對中國採取苛刻的外交政策。在內政動盪時,要提升支持率,找個外敵出來,是個永遠奏效的把戲。更有效是指控國內政敵串通外敵,最近特朗普無的放矢,無理指控中國「反口」和企圖拖延時間,熱切期待明年拜登或其他「軟弱」的民主黨人當選總統。他當然說不可能,他將繼續扮演拯救美國的大英雄。

亦有人認為特朗普加強針對中國,企圖一箭雙鵰,既榨取最大貿易利益,亦想借助貿易戰對美國的經濟威脅,逼使聯儲局減息降準。對美國而言,本土經濟遠比貿易龐大和重要,所以即使中美談判失敗,只要聯儲局真的減息,(他認為)對美國的好處遠比傷害大。尤其如美國想實現一個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低利率確是一個極重要的必須元素。

中國情况,理論上較簡單(事實未必),但也需考慮國民利益、感受和情緒。再講一次,今年超敏感,不可讓中美談判引起太多批評。估計國內亦分為保守和改革派,最擔心的是如談判失敗,如去年第一次談判中斷後,宏觀政策急轉左,突然莫明其妙地嚴打騰訊(0700)和電遊業,然後再整治教育、醫療和電商等行業。有段時間,所有民企嚴重「缺水」,風聲鶴淚,人心惶惶,出現大量債務違約、民企收歸國有,和老闆走路潮。

中方憂談判失敗 經濟再走回頭路

難得後來宏觀政策終於回歸正道,今年採取大幅減稅,逐步開放市場,開始成功引進外資等良好政策。但此極佳勢頭才剛開始,千萬不可走回頭路。

最後,按照上述研究結果,在這Ultimatum Game,雖在遊戲設計上有一個「最後通牒」死線,但從提出方來看,如在死線到期前,仍未能跟回應方達成協議,那麼就應假裝「皇恩浩蕩」,容許延期,反而可能更容易令到回應方接受不公平的建議。或許正是這原因,特朗普才願意兩度延後死線。

我不肯定今次特朗普將願意再度延期,但也不是絕無可能。當大家閱讀此文章時,應該已知道答案。如特朗普願意接見劉鶴,有可能答應再度延期一次。但我認為他極可能發出真正「鴻門宴」的英雄帖,正式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短期內到訪華盛頓。不要覺得太過意外,早前特朗普已說過將發出邀請。即使今次談判失敗,雙方都提升關稅,這仍不等如特朗普就一定不會發出邀請。

料特朗普發「英雄帖」再邀習訪美

很多人可能會以為在劍拔弩張的緊張情况下,即使美方發出邀請函,中方也絕不可能接受。但我認為此觀點未必正確。如美國發出官方邀請,中國既為泱泱大國,必須亦有大國氣度,不能被人評為小器。尤其如特朗普真的再次延期,要求開峰會面議,在責任感推使下,虎穴龍譚,也需赴約。即使美方提升關稅,但仍然發出邀請,也不等如中國領導人就一定不能赴會。當然較有理由拒絕,但既然說邊打邊談,應約又有何不可呢?

御駕親征,最高領導人出席此終極鴻門宴,當然有一定風險。既給機會特朗普做秀,扮英雄和邀功,亦有極大達成協議的壓力。到時在全球焦點下,無論簽或不簽,都需要無比的勇氣!

(中環資產持有騰訊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