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增濤:Olivier Leflaive酒莊的干白

【明報專訊】在十九世紀末,傳自北美洲的根瘤蚜差不多把法國的葡萄園全部摧毀。Olivier Leflaive的祖父是法國有名望工藝專科學院(École Polytechnique)畢業的海事工程師,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在他故鄉Puligny-Montrachet已經一片荒蕪的葡萄園重新種植霞多麗(Chardonnay)。在他父親和叔叔的打理下酒莊業務蒸蒸日上,釀造以法定產區Puligny-Montrachet為主的干白名滿天下。

Olivier Leflaive年輕時讀的是商科專業,卻醉心於非傳統的藝術家生活,長時間在巴黎和音樂戲劇界的波希米亞式藝人為伍還做的他們的班主。但有一天突然心血來潮,決定回歸故里,跟他叔叔共同做Domaine Leflaive的掌門。是否習慣了不覊生活還是企業創新的驅動,4年後決定自己創業,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酒商Olivier Leflaive。並在1995五年離開祖業,把全部精力投入自己創立的公司。

「老闆不喜歡別人稱他為酒商,覺得是貶低了他釀造的酒之質量。」Franck Grux是酒窖主管,多年跟隨老闆Olivier Leflaive,對於博丘(Cote de Beaune)尤其是對這世界數一數二干白的勃艮第名酒村Puligny-Montrachet和Meursault的葡萄園風土瞭如指掌。

「你公司收購葡萄農的葡萄,干紅干白林林總總有幾十種不同的風土。我倒有個靈感,我們就光品嘗Pulignuy-Montrachet 和Meursault兩個法定產區的干白,然後來一個比較,看看由你經手釀造的干白,風土是如何呈現出來的?」

Puligny-Monrachet干白更勝一籌

主要是比較2015年的村Puligny-Montrachet和 Meursault的村級和一級園干白。選Meursault的一級園是Charmes風土,貼着Puligny-Montrachet的一級葡萄園,但和Franck Grux選的Puligny-Montrachet的一級園Folastieres風土距離不遠。另外兩瓶是 2017年的村酒。

世界上最有名的干白產自勃艮第的博丘,其中最為人所知的頂級園叫Montrachet,顧名思義它在Puligny-Montrachet村,而Meursault只有一級園。Meursault村酒稠厚,以它的牛油質口感著稱,經常橡木桶雲尼拿味濃郁。Olivier Leflaive釀造的Meursault卻精緻優雅也相當清新。但Folatieres風土的Puligny-Montrachet一級園礦物質口感明確而清新,可謂出類拔萃。不知道是否我對Puligny-Monrachet的干白情有獨鍾,覺得就是它的村酒也更勝Meursault一級園的Charmes風土。

美明年大選前 利好消息不斷

有強人總統特朗普和習大大打貿易戰的先手氣勢如虹,現在又有美國第一季經濟增長強勁的數據撐腰,又有罕見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民調及兩會對華強硬政策的共識,特朗普更是頤指氣使,既向中南海喊話要它在貿易談判全盤接受美國的條件,也向美國聯儲局喊話降息再「谷」經濟景氣;而且還有在空中開始傳播的美國將會啟動大規模的基礎建設項目云云。估計在美國2020年大選之前,股市行情的利好消息將源源不斷的湧現,理性的市場怎會大起大落?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