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下一篇

港航禁令開庭 爆FIP入股25億「未找數」 鍾國頌一方反質疑 新股東收購無支帳紀錄

【明報專訊】香港航空股權爭議鬧上法庭,高院昨日審理,就鍾國頌及港航主要股東Frontier Investment Partner(FIP),申請禁止股東轉售港航股份予第三者的臨時禁制令應否繼續時,爆出更多內幕,原來FIP兩年前以「獨立第三方」從海航手中承接港航股份,至今分文未付,鍾國頌一方則指出,神秘買家宏城創富(Grand City Capital)聲稱以5億元購入FIP的港航股份,但FIP從未見過有關支票。

明報記者 陳子凌

原告包括鍾國頌旗下的香港航空諮詢股務有限公司、另一主要股東Frontier Investment Partner LP以及香港航空有限公司。港航入稟禁止董事侯偉、孫劍峰、王利亞、鄧傑以公司名義進行交易;鍾國頌及FIP另入稟禁止香港航空集團有限公司、Fortune Ride、宏城創富、港航控股、港航控股獨立董事曾俊(Zeng Jun音譯)、FIP前董事張子妍及香港航空代理人有限公司,訂立任何口頭或書面協議、承諾等,以向現有股東或任何第三方發行新股。

鍾國頌一方:連支票都未看過

代表鍾國頌一方的律師昨日在庭上提出證據,指上周四才發現宏城創富購入股份,轉售股份的文件上,簽名人為FIP前董事張子妍的簽名,但張於去年7月已辭任。此外,這宗交易應涉及巨額款項,惟FIP不但未知道交易的款額,甚至連一張支票都未看過。

宏城創富:交易不涉隱瞞

宏城創富一方則反駁,FIP目前為止仍未能出示證據證明張子妍已離職,更大爆內幕,指FIP於2017年用25億元入股港航後一直沒有付款,買家今次從FIP手中購入涉案股份,會承擔該筆欠債。買家又指出,沒有證據顯示該禁制令有迫切性,且該交易不涉及隱瞞,並提出若鍾國頌一方欲中止交易,應循正常程序,即申請「停止令」,阻止債務人轉讓資產。

各方同意維持現狀至正式聆訊

最終各方同意在協定條款下維持現狀,停止股份轉讓交易及不影響港航日常營運,直至正式聆訊。

是次港航股東之爭始自上周二(16日),鍾國頌在獲得FIP支持下,舉行股東特別大會通過新董事任命,鍾國頌並獲委任為港航主席,與海航系的原主席侯偉和其餘原董事形成兩大對立陣營;但在本周二(23日),突然有消息指出,鍾國頌最重要伙伴FIP原來於本月11日已經以5.47億元向宏城創富悉售港航股份,故鍾國頌的主席任命無效。鍾國頌與FIP則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宏城創富、FIP董事等人在港航全體董事同意前,簽署任何交易或協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