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增濤:Arnaud Ente釀酒工藝有神通

【明報專訊】傍晚從進高地博納丘(Hautes Côtes de Beaune)的Saint Romain村趕路,急駛向勃艮第出產世界上最出名干白的村莊之一的Meursault,希望有奇蹟讓我湊巧碰到Arnaud Ente。Arnaud Ente釀造的干白的好評時有所聞,但從來沒有機會買到一瓶,愈是得不到的東西心裏就愈想要。

這個只有500人口的Meursault,算是勃艮第釀酒重鎮博納以南、產出聞名世界勃艮第干白最大的村莊了。可能令人有點不解的是,Meursault雖然有許多一級園,卻沒有一個頂級園(Grand Cru)。博丘(Côte de Beaune)的兩個頂級葡萄園區,一個在博納鎮西北的山坡Corton,另一個在Meursault村南的Montrachet。Arnaud Ente只有4公頃的葡萄園,零散分佈在村附近,不屬於什麼了不起的風土(Climats),最大的一塊是Meursault村級葡萄園,不到兩公頃,根據霞多麗(Chardonnay)葡萄藤的年齡,他釀造3款不同的干白。

冒昧拜訪 與莊主一見如故

「我是來碰運氣的,看看莊主Arnaud Ente在不在?」酒莊在村中心,大院子頗有點氣魄,見剛有一個十分和氣五十歲上下的中年人從酒窖出來,我就上去搭話。其實已經來過兩三次這個大院子,因為莊主在電話中總是拒絕訪客,唯有冒昧登門闖關,但不巧總是和莊主無緣。但這次終於在三顧茅廬後碰到莊主,而且一見如故,看來是我對釀酒工藝有一定實踐經驗,大家有共同語言吧!

酒窖釀酒部分燈光明亮,放的是不鏽鋼的釀酒大缸,裏面也有不同大小的橡木桶,包括當今在勃艮第酒莊已經不大常見的600公升叫做Demi-muid的橡木桶。聽Arnaud Ente說,釀酒用的新橡木桶只佔不到百分之二十,那麼羅拔‧派克喜歡的橡木味對干白的影響就差不多銷聲匿跡了。

非常幸運,來了一個從不鏽鋼缸直接取樣的橫向品嘗。除了這三款Meursault村級的干白外,還包括了普通的地區勃艮第和一級園。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從最普通的地區勃艮第到一級園,Arnaud Ente釀酒工藝的風格十分明顯,超越了風土。這款Clos des Ambres明亮淡黃色,完美的平衡與酸度,絲綢般的礦物質口感張力恰到好處,白色槐花香味。相信頂級園也難媲美,怪不得六七百歐元也一瓶難求。

700歐元也一瓶難求

當三星和華為的摺疊式手機營銷鋪天蓋地,蘋果卻沒有任何動靜。原來蘋果正重新部署經營策略,把寶押在手機軟件上,如何從現有的果粉身上挖掘更多商機,如TV+等內容的提供及ApplePay。這段從4G升級到5G青黃不接的期間,而摺疊銀幕工藝尚待提升,在硬件上做工夫更可能事倍功半。如果蘋果管理層沒有足夠自信的話,不可能這樣決定。蘋果會否華麗轉身,明天的蘋果是否依然與眾不同?值得期待。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