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力伍 中港經濟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力伍﹕共享經濟之昨日今朝

【明報專訊】今年12月初,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對ofo營運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費令」。該公司和ofo創始人戴威不得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不能在星級賓館等場合消費,不能買樓買車旅遊等。作為曾經的共享單車巨頭企業,如此處境不免令人唏噓。

近年共享經濟勢頭強勁,從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再到共享雨傘,「共享」新形態不斷湧現並成為資本蜂擁的「風口」,一時風光無限。然而大浪淘沙後勝負已定,未能突出重圍的企業或許只有落敗的唯一結局。

曾經火熱 如今蕭條

「共享經濟」曾經有多火熱?有數據為證。據公開資料統計,從2017年3月31日到5月中旬的40多天裏,共享充電寶行業獲得11筆融資,近35家機構入局,融資金額約為12億元(人民幣.下同),是2015年共享單車剛出現時獲得融資額的近5倍。知名企業聚美優品以3億元投資共享充電企業街電,其掌門人陳歐更揚言「對該項目投資無上限」。

騰訊(0700)CEO馬化騰曾公開表示,「共享充電寶到底靠譜不靠譜,很多人都看不準」。即使看不準,仍然有不少人紮堆投入。然而,繁華喧囂過後,如今已是場面狼藉。

如果說共享經濟小企業的倒下跟本身的營運模式、管理水準和中國整體經濟環境不佳有關,那麼曾經的共享單車巨頭ofo,如今深陷泥沼就說明了如何實現盈利、如何在引進資本和保留控制權之間取捨、如何確立共享經濟的未來發展方向是整個行業面臨的問題。

這個冬天對共享經濟來說是個嚴冬,退還按金成為一個擺在企業面前亟待解決的嚴峻問題。日前,共享汽車公司途歌(TOGO)有不少用戶反映,退按金申請原本應在7至15個工作日內到帳,可兩個月過去了按金仍遲遲不到。有媒體報道,途歌工作人員稱只能保證每天給15個用戶退回按金。據去年5月23日,曾有媒體報道在途歌營運的北上廣深4個城市中,註冊用戶已接近200萬。如果每天只給15人退回按金,那途歌完成全部按金退款需要約365年。

ofo退按金問題近日也在持續發酵。雖然途歌1500元的按金遠高於ofo,但ofo用戶數量卻遠高於途歌。據媒體報道,ofo用戶線上申請退回按金的儲列已經超過了1000萬,由於ofo目前的用戶按金主要有99元與199元兩種,如果以保守的用戶按金99元計算,ofo保守估計需要支付近10億元,如果以199元計算,ofo則需要支付近20億元。巨額按金什麼時候才能全部退還是個未知數,擺在途歌和ofo們面前的問題不只是退回按金。媒體報道稱,途歌拖欠員工工資,ofo也欠供應商的錢。今年9月,ofo被上海鳳凰起訴,要求其支付欠款及逾期違約損失等共計7000餘萬元。據公開資料顯示,光是12月ofo就有5個欠款案件一審裁決。其中,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判令東峽大通(ofo)支付嘉里大通物流服務費811萬元服務費;上海市崇明區人民法院判令東峽大通支付白馬投資第三筆服務費用510.31萬元。此外,北京鐵路運輸法院還同意上海大眾運行供應鏈的資產保全申請,凍結了東峽大通272萬元的銀行存款。

勝負已知 前路不明

筆者半年前在專欄文章中已指出,「作為共享經濟的典型代表,共享單車是互聯網企業平台上的一個很好的工具,但其業務本身無法單獨存活,必須依靠共享單車帶來的使用者資料做進一步開發」。共享經濟不能脫離商業的本質,需要有完善的商業模式。目前看來,簡單的通過補貼圈地,吸引使用者規模形成平台,並不代表完成了商業閉環。共享經濟平台必須完成流量的變現,與現有互聯網平台的整合是一個比較快捷的方式。

以此來看,共享單車巨頭摩拜單車賣給外賣服務企業美團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出路。儘管摩拜在主營業務上無法大規模盈利,但共享單車在推廣線上支付和信用產品上對美團來說有戰略價值。此外,作為高頻應用的共享單車,也能產生不同於線上的大量流量。

一場混戰過後,勝負已定。目前看來,套現退出的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是勝出者,而ofo或生或死仍有待時間考驗。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最壞的結局是破產清盤,那麼ofo目前最大的債權方阿里可能會成為最終受益者。

新華財金社

[力伍 中港經濟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