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沈華 環球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沈華:2019年投資機遇在債市(下)

【明報專訊】上期文章提到,筆者看好未來2019年亞洲債市的美元信用債,並從宏觀經濟環境及公司基本面分析了亞洲債市估值及前景。本期筆者繼續在技術層面為大家分析明年亞洲債市的投資機遇。

從供應量看,截至2018年11月底,亞洲美元債市場,包括主權債、高評級及高收益債券在內,總共發行約2060億美元,這規模雖然比2017年2930億美元的高峰值有所回落,但整體仍處於較高水平,預計2019年整體債券發行規模與2018年基本持平,維持在2000億美元左右。鑑於2019年到期的債券數量(加上利息)約為1800億美元,遠超過2018年的1300億美元,導致明年的淨供應量比2018 年大幅減少,這對債券市場價格起到一定的支持作用。

綜觀亞洲債券市場,中國內地企業的發行比例達到總規模的60%,地位舉足輕重。2019年,內地流動性預料會相對寬鬆,去槓桿有所放緩。相對於在岸發債融資成本,離岸發行融資利息較高。

此外,有關部門對離岸美元債發行的審批也傾向更嚴格,獲批出的多為滿足再融資需求,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會抑制內地企業離岸美元債的發行量。因此,雖然未來內地企業離岸融資和再融資需求依然較強,但預計離岸美元信用債發行規模將趨於穩定,甚至逐漸下跌。

中資離岸高息債 或成搶手貨

從需求方面來看,由於2018年亞洲債券市場表現相對較弱,亞洲美元信用債與美國企業債券的利差加大,特別是高收益債券,與歐美地區類似評級的債券相比,其利差升幅尤為顯著。這說明亞洲公司債券價格正處於低位,存在一定的所謂「價格窪地」,對投資者來說吸引力較大。未來美國聯儲局加息進程一旦放緩或終止,部分國際資金從發達市場撤出時,有望流入亞洲市場,從而帶動價格回升。

特別由於中國內地與國際的信用評級體系差異,內地企業離岸美元債利息普遍高於在岸利息。例如,有些企業在離岸市場上的高息債比在岸發行債券(AA級別)高出近500至600基點(1厘等於100基點);即使離岸市場高評級債券(IG)也比在岸發行的AAA級別收益率平均要高出50基點以上,這導致同樣價值的企業,離岸的債券價格水平要低於在岸。加上內地近期流動性有所放鬆,企業自然傾向於在岸市場發債而減少在離岸市場的發債規模,因此未來離岸中資美元債券,尤其是高息債,有可能變成「搶手貨」。

亞洲債風險小於其他新興債

從波動性角度衡量,根據過去5年歷史資料,不但亞洲區高評級債券歷史價格波動性(CEMBI Broad Asian IG)小於美國同類債券(JULI ex EM),甚至亞洲高收益債券(CEMBI Broad Asian HY)價格波動也小於美國同類債券(US HY)。因此,在風險回報方面,相對於同等利息的債券,亞洲區債券的風險系數要小於其他新興市場債券。當然,如果投資者風險偏好更小,可以選購以短期債券和存款為投資目標的貨幣基金類產品,在目前加息環境下也不失為一種較佳選擇。

中銀香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執行總裁

[沈華 環球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