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周顯 投資二三事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周顯﹕行莊家制最緊要公平

【明報專訊】初出道時,我在外資公司做公關,每天就是講英文,寫英文,我雖然在大學讀過一點點英國文學,Romantic Poetry,不過是肥佬收場,當時的英文程度只能騙唐人。理論上,在一家公司,公關部的語文程度應該是最高的,我做了一年,居然是自己辭職,不是被炒的,自己也覺得很了不起。

總之,我這20多年來,少沾英文,就是移民加拿大時,也是全講廣東話,英文都快要忘光了,差不多是一年一度,遇上場合,才不得不講幾句。然而,日前正是罕見的時機,講了一大堆英文,對方是外資行的高層。為免白費努力,我把言談的關鍵點在這裏講出來。

他說,交易所正在要求幾家市場活躍的券商做市場莊家,對,是market maker。當然,是一些大市值的股票,而不是細價股。我說,吓,做market maker不是犯法的嗎?當然,在這個世界上,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大企業、大藍籌,做乜都得,甚至個官幫埋他們做,但小公司,就只有被DQ了。

應預埋細公司一齊玩

不過,交易所要人做莊家,當然要付款啦!一講到畀錢,就阿之阿佐摩洛哥了。好像是想用百貨公司之類的禮券代付,這當然好難sell人落搭啦!

其實,我的立場是贊成市場莊家制,所以我都支持交易所的這個做法,不過唔好大細超,公平啲,畀埋細公司一齊玩好喎!

最後,我除了讀過Romantic Poetry之外,也讀過訓詁學,也是肥佬收場。唯一成績OK的奇怪科目,是一年級選修的西洋文化史,考B。

[周顯 投資二三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