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潘迪藍:法國政局步意大利後塵?

【明報專訊】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2017年競選法國總統時,刻意和該國的傳統政黨保持距離,並承諾將會顛覆法國的政治格局。他的第一項成績,是將法國社會黨分化為較傾向社會民主派或「香檳社會主義」(指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的派別,以及較為傾向馬克思主義、向工會傾斜的派別。在短短幾星期內,馬克龍就成功分化了來之不易的左翼聯盟,後者曾先後將米特朗和奧朗德送進愛麗舍宮。

然後,他轉向法國中間偏右派做工夫,將較為「自由」的元素與民族主義或傳統右派分開。為此,他任命了曾經擔任勒阿弗爾市(Le Havre)市長的共和黨人Edouard Philippe為總理,並任命了中間偏右派在2016年法國總統初選的主要挑戰者Bruno Le Maire為財政部長。

馬克龍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強大的中間派政黨,網羅所有政見相近的人,將其他人推向無關重要的極左派和極右派政黨。他的假設是,極左派和極右派永遠不會合作,所以他就能夠大刀闊斧地推行改革。

法極左極右派正測試傳統智慧

傳統政治智慧的確認為,極左派和極右派永遠不可能合作。例如,意大利的極左派政黨「五星運動」(M5S)和極右派政黨「北方聯盟」(Lega Nord),就被認為永遠不可能合作。因此,中間派的民主黨及毋須參加選舉的技術官僚,幾乎可獲保證繼續執政。但是,今年5月份,當「五星運動」和「北方聯盟」達成協議,合組民粹主義聯合政府時,這個假設即被打破。自此之後,意大利國債的孳息率就一直有升無跌(即意大利國債的價格一直下跌)。

現在看來,法國亦正在測試極左派和極右派無法共事的傳統智慧。11月17日星期六,法國全國都出現了反對提高燃油稅的自發性抗議活動,所有年齡層和社會階層的人都湧上街道、阻擋交通。諷刺的是,抗議者全部都穿上法國政府強制所有車主購買及放置在車廂內的黃色安全背心。

法國政府通過提高燃油稅時,是將之宣傳為一項環保措施,但所有法國人都知道,這純粹是為了增加財政收入,以達到向歐盟承諾的財政目標。

國家隊比賽日多人示威不尋常

這次抗議活動有一些事情,令我覺得奇怪:

11月中旬的法國天氣是比較潮濕和寒冷的,所以法國以往的抗議活動,通常都出現在5月、6月或9月(7月和8月人們則會去海灘)。然而,這次抗議活動不但出現在11月中旬,而且法國國家足球隊和欖球隊在那個周末都有比賽,卻居然有這麼多人上街抗議,這表明了大部分法國人真的很生氣。法國的經濟現時還不算太差。可以想像,如果法國再次陷入經濟衰退,抗議活動將會是什麼樣子。

其實,法國政府這次提高汽油稅和柴油稅的加幅相當溫和,很可能被油價最近的跌幅所抵消。因此,法國國民的反彈這麼強烈,看來好像有點奇怪。

事實上,在街上與人們交談之後,很快就發現,抗議者走上街頭,是有多個不同的理由。農村示威者真的是反對提高燃油稅;而來自法國西部的民族主義選民,則是對馬克龍在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100周年時的發言感到憤怒,尤其是他在外國的發言。(馬克龍上周一在德國國會發言時,還重申同一立場。)

馬克龍一戰紀念發言惹怒群眾

其他人則投訴移民問題,而來自巴黎市郊的左翼分子則因為政府削減退休金和社會保障而感到煩惱。最後,聚集在愛麗舍宮前面的資產階級示威者,則是被醜聞激發──即是所謂「貝納拉事件」──在五一勞動節的大遊行中,馬克龍其中一名保鏢Alexandre Benalla,戴上類似警察的頭盔,假扮成正在執勤的防暴警察,毆打示威者。

而馬克龍對於兩個多星期前的抗議活動的回應,卻是躲在凡爾賽的官邸內。這令我覺得,法國當前正面對兩大問題。

馬克龍以改革者自居。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做到了這一點,因為60歲那一代的法國政客的地位,被他這種40歲的年輕一代取代了。但馬克龍並沒有怎樣改變制度,只是改由他這一代人來掌權。問題是,馬克龍這一代也有可能重蹈覆轍,犯上和上一代相同的錯誤。考慮到他們正採用大致相同的政策,這樣的預測並非不合理。

更令人憂慮的問題是,馬克龍的中間派政黨淘空了其他「受人尊敬的」的政黨。因此,選民變成只有兩個選擇,一就是支持馬克龍,不然就是支持極左派或極右派。兩個多星期前的抗議活動以及民意調查看來,愈來愈多選民將不再支持馬克龍。

明年歐洲議會選舉料遇挫敗

左派的選民認為,馬克龍只是遵循「親富」的政策,而右派的選民則不喜歡他「缺乏愛國心」,左派和右派的選民都覺得馬克龍太過「親歐洲」。畢竟,當法國選民在2005年被問及是否支持《里斯本條約》(即加強歐洲一體化)時,曾有55%的法國選民表示不支持。(當然,歐洲最終還是加強了一體化的程度。)

在這種背景下,馬克龍的政黨很可能會在明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遭受重大挫敗。問題是哪一方會得益?似乎不太可能是已經被廢武功的社會黨,或者像殭屍般的共和黨。

相反,可能會出現兩種情形,樂觀的話,可能會出現大規模投棄權票的情形,但從個多星期前的示威活動看來,這個可能很低;悲觀的話,選民則可能會轉為支持極左或極右政黨。

兩個多星期前,法國的極左政黨和極右政黨首次一起示威。兩派可能會覺得,除了一起反對馬克龍之外,它們還有更多合作空間。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相關字詞﹕馬克龍 法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