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譚新強﹕特朗普應不會當一屆總統 可能兩屆或者半屆

【明報專訊】近月我花了不少筆墨寫關於美國內政的情况和最新發展,大家可能覺得事不關己,為何要知道和關心這些似乎頗遙遠事情的發展,為何我不多討論香港和內地股市、樓市等更貼身事宜?

第一個原因是,我大膽「自誇」對美國最頂層政商界有頗深入的認識和了解,主要跟我的背景和經驗有關,加上我也的確花了很大努力在這方面的研究和思考。所以大家可能也察覺到我近期的一些重要分析和觀察都頗準確,包括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和代表的意義:彷彿總統特朗普流出第一滴血,所有人對他的觀感有所改變,而他的對華貿易政策反而有稍為軟化的迹象。但這改變亦似乎導致白宮內部矛盾加劇,鷹派的Navarro(納瓦羅)說了些過分的言論馬上遭譴責,副總統彭斯做了對華鷹派的最重要發言人,理應是得到總統特許的,但同時又聽到有關特朗普懷疑彭斯忠誠的傳聞,更突顯白宮的混亂。

我用那麼多時間來解釋美國政治局勢和外交政策的另一原因,當然是這些發展對全球經濟、投資以至安全都有莫大影響。簡單來說,單講今年投資策略,微觀被宏觀綁架了,宏觀被政治綁架了,甚至各國本土政治亦部分被地緣政治綁架了!這並不正常,亦非我所願見到的,但事實就是,如不了解這些政治和宏觀問題,根本不可能作出rational(合理)的投資決定。單靠所謂技術分析甚至原始的AI,都只形同賭博。

當然「it takes two to tango」,在這場中美「修昔底德」式鬥爭中,中國的對策也非常重要,我也寫過很多文章分析中國面對的經濟局面,更大膽提出不少意見,包括減稅、如何處理債務、輸出人民幣和國企瘦身,應出售部分資產等。中國的政局當然也非常重要,但抱歉,我並非專家,也很想國內朋友能看到我的文章,所以就較少討論了。

米勒特別調查料遭「制水」

如不介意我就再對美國政局和對華政策作出一些觀察,純屬個人猜測,未必完全正確和兌現,事情發展亦是動態的,無人知道結果。中期選舉,民主黨重奪眾議院,特朗普情况突然變得更危險,所以立刻炒掉司法部長Sessions,換上心腹Whitaker(惠特克)。Mueller(米勒)的特別調查,就算不全面停止也可能「被制水」,大幅削減支出預算。這並非純粹猜測,Whitaker上任前已多次公開攻擊Mueller調查是無理的witch hunt,不應再獲撥款或甚至應該停止。Whitaker本身做代理司法部的資格都備受質疑,不少人甚至認為違憲。他更曾經是一家市場推廣公司的董事和代言人,這公司似乎是個騙局,去年被罰數千萬美元,司法部刑事調查仍未完結!利益衝突,簡直到了鬧劇的地步。

近日特朗普已呈交Mueller對他問題的書面回答,且表示不打算繼續合作,極可能拒絕接受面談邀約,即是連subpoena(傳票)都不理!無論如何,Mueller的通俄門調查已進行了近一年半,應已近尾聲,已成功檢控多人,無一落空,全都認罪或被法庭判有罪。尚有多名俄國人士被通緝,但這主要是擺姿態,不可能太認真。下一步可能被檢控的是總統特朗普兒子Donald Trump Jr,2016年大選時亦曾跟俄國人士開會商討蒐集有關希拉里的黑材料。近日理論上較聰明的Ivanka(伊萬卡)也捲入用私人電郵處理國家公務的醜聞,經希拉里電郵門一役,也非常諷刺。

很難猜測Mueller調查對特朗普本人的最後結論和行動建議。幾乎肯定他有犯法,最少主使已認罪的前私人律師Cohen(科恩),向Stormy Daniels付出掩口費,違反了選舉捐款法。除此亦有可能因開除前FBI局長Comey而犯了妨礙司法公正罪。另外多年來跟俄國的金錢瓜葛亦可能牽涉到替黑幫洗錢等等罪行。所以近日特朗普心情不好是可以理解的。但調查的核心問題是有否通俄。這個問題較難回答。暫時似乎沒有證據他個人曾直接跟俄國代表見過面討論選舉事情,團隊肯定接觸過但不知討論有多深入。俄國在2016年的大選干預,簡直是一次空前甚至絕後的間諜滲透成功個案,對美國政治制度傷害遠比珍珠港和九一一更厲害。主要利用社交平台如facebook來進行精準影響選民的心理戰,亦同時準確看穿美國選舉制度的漏洞,偏幫小州份,而這些地方亦有更多特朗普支持者。所以特朗普的勝利未必需要太多跟俄國的直接串謀。

最犀利的是這次襲擊可說是全面擊倒,美國被迫忍氣吞聲不敢承認俄國成功改變了選舉結果的可能性。所以我從不相信Mueller調查真的完全獨立,有膽願意面對真相。美國憲法說明彈劾和罷免總統和副總統等官員的標準是:「Conviction of Treason, Bribery, or other 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叛國、賄賂或其他大小罪行)。」除叛國和賄賂較明確外,其實很模糊。

共和黨支持將是最後防線

我認為Mueller未必有足夠證據(也未必想)指控特朗普叛國或受賄。「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定義很廣,連吐痰都是Misdemeanor,莫非因吐痰就彈劾總統?彈劾總統是國恥,亦是一件令國家更加撕裂的嚴重創傷,所以Mueller不會輕易建議。更有可能的是報告中披露特朗普的其他罪行,但未足夠導致彈劾。而在任總統有避免刑事檢控的豁免權,所以暫時不需面對審判,缷任後才或需面對起訴。除Mueller調查外,國會那邊也必將使用它的subpoena和調查權力,對特朗普和家人展開各方面調查,包括稅務、洗錢、性醜聞等等,未必能馬上把他弄下台,但最少為他製造極多麻煩。

民主黨內部也有很大分歧。年紀大有經驗的領袖,如很想再當議長的Nancy Pelosi(佩洛西),他們較希望把調查甚至彈劾特朗普一事放得較輕,認為有更急切和重要的事情要做,包括保護甚至推廣醫保和控制藥價,爭取性別和性取向平等、環保、移民、基建和槍械管制等問題。但剛進國會的新丁,尤其那些年輕女議員,有的是前戰鬥機師,有的是MMA格鬥手,有的是同志,有的是少數族裔,拉丁、黑人、伊斯蘭都有;他們贏的最主要原因亦是支持他們的選民最想要的就是盡快把特朗普拉下台,即是「Anyone But Trump」。所以有不少人已表態不支持Pelosi當議長,認為她太柔弱,是華盛頓權貴階級,本身就是問題的一部分。

讓我總結一下特朗普的處境和可能採取的對策,不能擔保準確,部分因為他並不是太聰明,未必作出最合理的決定。我認為他的最重要目的已不再是「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變成「Anything But Jail」。如Mueller調查真的導致彈劾,眾議院通過的機會很高,剩下來唯一防線就是共和黨仍控制的參議院。那麼到時他真的極可能往右轉,首先盡量討好共和黨參議員,尤其領袖McConnell(麥康奈爾),跟副總統彭斯亦要保持極良好關係,外交上亦可能不幸地對中國採取更強硬鷹派立場,藉此增加右派對他的支持。最後結局難講,McConnell和彭斯等人會否仍支持他,也要看調查結果和罪行的嚴重性,和各方的利益平衡。

但如果Mueller報告並未導致彈劾,而只帶來更多其他調查,那麼我認為特朗普反而有機會往左轉。一如我之前所說,Pelosi可能是特朗普的最重要新朋友。特朗普應知道如他仍只繼續鼓吹疲態畢露的民粹主義,不夠支持票在2020年大選連任。民主黨已學乖,知道必須推高投票率才能勝出,下次必全力以赴。所以如特朗普想有機會連任,必須擴闊他的base,贏回部分女性和城市人的票,所以才會考慮下次換走彭斯。從防守角度,如能幫Pelosi當上議長,交換條件之一當然就是要求她盡量阻擋和拖延各項調查,繼續避免最差的彈劾路線。

佩洛西或可助拖延調查

如特朗普成功使用拖字訣,拖到接近下次選舉,到時再衡量下一步棋。如民望回升,甚至可以考慮再參選連任,如成功更可再享有多4年的刑事檢控豁免權。但萬一到時覺得支持率不足,我認為就算沒有彈劾威脅,特朗普都應該考慮如尼克遜般提早辭職。因為就算沒有彈劾,能做完4年任期,卸任後或重選落敗後,被刑事起訴的機會仍非常高。最有效的防範就是在任期屆滿前跟彭斯做個交易,以下台讓位來交換特赦,甚至包括全家人。這個交易不可以等到卸任後,因為到時已沒有談判籌碼,彭斯是友是敵,難講,根本沒必要放特朗普一馬。以亞洲各地方為例,實在非常流行秋後算帳。仍在任時情况就好得多,以總統寶座為籌碼在手,彭斯肯定極想一嘗坐進oval office(橢圓形辦公室)的滋味。下屆參選亦沒有必勝把握,如能以總統身分參選,將有極大優勢。

政策上,特朗普是個沒有原則的人,從前曾支持民主黨,只要不用他認錯,隨時可以改變立埸,絕對可以改為支持醫改、增加社會福利、合作通過基建方案,甚至加強控制槍械等政策。對華政策也可能改變和稍為軟化,其實已在發生。如再繼續以貿易戰為主戰略,美國本身經濟也開始受損,股市都已轉弱,當然還有加息、減稅效應褪色等其他原因,但貿易戰是市場的重要擔憂點。

貿戰已轉化成限制技術出口

民主黨都已變得針對中國是事實,但非他們首要任務,更不希望因貿易戰而拖累美國經濟。美國已開始變陣,由貿易戰轉化為我一早已擔心的技術出口限制,尤其AI芯片(所以Nvidia等芯片股大跌),和其他相關AI技術,以及其他如量子計算等多項先進技術。唉!我早已警告中國的所謂AI龍頭公司,不可太驕傲和天真,還整天說和MIT等大學合作,但又不請任何外國人,早料到遲早出事!

最可悲是香港都受到牽連,被美國商務部納入考慮禁售地區名單,另外美國國會亦在考慮關稅上跟內地同一看待。香港雖擁有自己的WTO會籍,但近期「內地化」可能有點過急,導致美國改變對香港態度。這個發展方向有點危險,自開埠以來香港一直扮演重要entrepot(自由中轉港)的角色,是內地對外的一個超重要窗口。從當初不太光彩的鴉片、韓戰時的醫藥和其他「補給」,到改革開放後40年來的各種貨物、成衣、玩具、電子產品和更重要的資金往來。順理成章,未來本應成為芯片等高科技產品的重要交易集散中心,現在竟出現了變數,但願還有轉機。

(中環資產持有Nvidia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相關字詞﹕香港 彈劾特朗普 通俄門 中美貿易戰 彭斯 特朗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