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增濤:Pichon-Longueville男爵艱辛的歲月

【明報專訊】就算是初次到波爾多開車逛左岸列級酒莊,毋須問路也會碰上Château Longueville au Baron de Pichon-Longueville充滿浪漫色彩而高雅的古堡。17世紀末Pichon-Longueville男爵通過婚姻繼承了葡萄園,並建成了今天可說是梅多克紅酒產區地標的雄偉雅致古堡。由於平分家產給兒子和女兒,葡萄園一分為二,有了今天香港人簡稱為男爵和女伯爵的兩個酒莊,兩者都於1855年巴黎世博波爾多紅酒評比中獲得二級列級酒莊榮譽。酒標上的酒莊名字實在太長,沒人記得住,連老外也簡稱它為Baron Pichon。

「前幾天剛送來了些陳酒,你自己在酒窖裏找一瓶你喜歡的。」兒子自己有基金業務,整天忙忙碌碌盯着千變萬化的金融市場,猶如高空俯視覓食的禿鷲,大家難得有時間一聚。雖說是深秋,赤柱這昔日漁港艷陽高照,絲絲海風感覺不到涼意。「我們就在花園吃午飯吧。」

「我想嘗嘗這瓶1979年的Baron Pichon,不過我實在沒什麼信心酒是不是還好的。」我經常說香港人特別有福氣,這些陳年波爾多列級酒莊紅酒,在巴黎也不易找到,除非是在家裏的地牢有儲存。香港總是有酒商久不久來個電郵,向客戶推銷陳年老酒。這酒莊的紅酒在80年代末由AXA保險集團收購了之後,酒窖經過多年翻新和重組釀酒團隊,才開始慢慢恢復它19世紀時的聲譽。二戰後,葡萄園長時間被忽略,估計這瓶1979年的紅酒已經沒有什麼酒香了。「前段時間在朋友家喝過80年代的Baron Pichon,就已經過期了。」

80年代翻新重組 恢復19世紀聲譽

所謂玩物喪志,喝茶的人多,懂喝好茶的人少,何况是舶來貨紅酒。其實就算是紅酒的老家法國,懂得紅酒的也多是少數社會精英。像兒子這類終日埋首投資的人,一個錯誤決定彈指之間百萬美元便消失了,他們根本沒時間深究酒商推薦。不過炎黃文化是喜歡用有名氣的東西招待朋友或客人的,至於口感如何,哪裏比得上心裏受款待的快意呢?

中美貿易妥協料短暫

雖然說10月份的環球股市震盪讓許多人嚇一跳,使市場有陣陣涼風之意,但10年以來浸泡在流動性溫柔鄉的快意依然。似乎美國的貨幣政策正常化不會對金融市場有太大衝擊,很容易把最近的市場波動歸咎於中美貿易戰這替罪羊。其實除了金融市場本身的周期因素外,世界的政經格局亦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全球化對歐美國家的社會穩定的衝擊,多邊貿易體制的舉步維艱,令環球經濟前景變得十分不明朗,中美戰略衝突最好也只可能尋找到短暫的妥協。費城半導體指數在10月份突然大跌,似乎道瓊斯指數也難獨善其身。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