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設第三間醫學院 政府應積極支持

【明報社評】本港公營醫療人手長期緊絀,醫管局前主席胡定旭呼籲政府盡快啟動籌辦第三家醫學院的工作,又建議引入美式醫學院課程,錄取有大學學士資格的畢業生。香港人口老化,醫療需求有增無減,過去已有不少人提倡成立第三家醫學院,培訓更多醫生;引入北美模式學士後醫學課程,更可擴闊生源,吸納更多人才。本港銳意發展創科,生物醫藥是重點項目,設立專注於臨牀研究培訓的醫學院,有助解決臨牀研究人手短缺的困局,本地多間大學已相繼表達了開辦意願,新醫學院只要定位清晰,就不用擔心與現有兩間醫學院「爭人才爭資源」,政府應該早日為成立第三間醫學院開綠燈。

引入北美培訓模式

可以開闢學生來源

醫生不足是全球現象,香港情况尤其嚴重。放眼世界,澳洲每千人口平均有4名醫生,新加坡也有2.5名。相比之下,本港每千人口平均只得2.1名醫生。本港只有四成多醫生在公院工作,卻要照顧全港九成住院病人,引入更多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有助紓緩人手壓力,但釜底抽薪之道,仍是培訓更多本地醫生。醫管局前主席胡定旭近日為本報撰文,便建議政府盡快籌建第三間醫學院,爭取於2027/28年度收錄首批醫科生。

有關成立第三間醫學院的問題,以往不時有人提及。2019年,醫委會通過引入海外醫生方案,有立法會議員便問特首,會否增加多一間醫學院。現在的最大不同,是多間大學都已公開表達了開辦意願,甚至有了較為具體的發展計劃,成立第三間醫學院,再不是「煲無米粥」。近日立法會開會,有議員便問政府是否支持科大在本港設立第三間醫學院,醫衛局長盧寵茂表示,要先看建議書內容再決定。盧局長提到,本港現時已有兩間醫學院,已收了很優質學生,關注成立新的醫學院能否開闢新的學生來源,以及會否削弱現有兩間醫學院的人手。

香港應否成立第三間醫學院,首要考慮是本港長遠發展需要。本港醫生嚴重不足,過去10年,本地兩間醫學院持續增加收生學額,由2013/14學年合共420個(每間約210個),逐步增至2023/24學年的590個(每間約295個),只是仍嫌不足。根據政府去年所做的醫療人力推算,2030年、2035年及2040年,本港分別欠缺1570、1400和1200名醫生,到了2045年將進一步收窄至940人。換言之,未來25年,本港醫生數目,仍將面臨龐大「人手赤字」。

兩間醫學院增加學額所面對的其中一個障礙,是軟硬件不敷應用,為此兩大醫學院這幾年確有在擴大容量方面下工夫。隨着陸續有本地大學表態希望開設醫學院,今年以來,兩大學醫學院院長相繼表示,「未來數年」可將醫科生學額增至400個或以上,惟暫時未見具體藍圖及落實時間表,近年擴容工作是否足以支持這一收生額度,有待評估;就算真的做到,是否足以長遠解決醫療「人手赤字」,也是未知數。

培訓醫生宜採小班教育,胡定旭提到,全球十大醫學院平均每年收生人數約為200,認為現時兩間醫學院每年收生達到295人已接近飽和。若成立第三間醫學院,就不用擔心飽和問題,又可達到培訓更多醫生的目的。有議員認為,本港出生率下降,擔心增加醫學院後,將來或有「收生不足」問題,云云。有關意見明顯未有考慮到本港人口老化,醫療需求只會有增無減。新加坡人口比香港少,也有3間醫學院,香港沒理由容不下。

新醫學院專注臨牀研究

定位清晰有利創科發展

醫生培訓有兩大模式,一是傳統英式醫學學士學位課程,入學者絕大部分為中學畢業生,這亦是現時本港兩大醫學院的模式;北美(美加)大學則採取另一模式,主要提供4年制醫學博士學位課程,醫科生入學時已有大學學士學位或更高學歷。兩套模式各有優勢,不存在互相排擠的關係。新加坡為解決醫生不足問題,火速於2005年及2013年成立第二及第三間醫學院,其中一間沿用英式課程,另一間則採用北美模式。本港成立第三間醫學院,可採北美模式,這樣就不存在跟現時兩大醫學院直接搶學生的問題,反而可以擴闊生源,吸引負笈海外後有志從醫的學士畢業生回流入讀。

談到成立第三間醫學院的問題,港大醫學院院長劉澤星說,本港醫療人手不足,無論「第幾間醫學院都好」,目標都是訓練更多人才服務市民;中大醫學院院長趙偉仁亦稱,有競爭才有進步。有意見關注,多了一間醫學院會「攤薄資源分配」,甚至出現「互搶臨牀教學人員」的問題,現實是無論增加兩大醫學院收生,還是成立新的醫學院,政府若要解決醫生不足問題,都必須投入更多資源;多了一間醫學院,意味將餅做大,若能成功吸引更多海外臨牀專家來港工作,更可進一步壯大本港醫學界實力。

臨牀研究對於本港未來創新科技發展至關重要,團結香港基金一項研究卻發現,儘管本港擁有著名學者、世界級醫療基礎設施,以及獲國際認可的試驗質素,但2015至2021年間,本港的臨牀試驗數目卻下降了22%,遠遠落後於主要經濟體平均48%的增長率。報告指出,在港做臨牀試驗,最缺乏的「資源」是人——臨牀研究學者,由於醫生人手不足,醫管局的資源及精力,絕大部分用於提供臨牀服務,難以支持臨牀研究活動。報告認為,建立專注於臨牀研究培訓的第三所醫學院,有助應對本港臨牀研究領域的困局,又可滿足社會對醫療服務日益增加的需求。政府應該採取更積極的態度,看待成立第三所醫學院的問題。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