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發展低空經濟 政府須更主動

【明報社評】內地積極發展「低空經濟」,立法會議員關注本港部署與進展,當局強調正積極進行「前期工作」,惟除了一些空泛的大原則,以及委派副司長負責協調外,看不到有更多內容,反觀鄰近的深圳、廣州及廣東省政府,已紛紛提出「行動方案」及具體目標。發展低空經濟,目的是善用科技創新帶來的機遇,創造經濟效益,提升社會效率,改善人們生活,比起聚焦困難,當局更應該積極發掘機遇。低空經濟需要一段時間才發展成熟,不等於現在觀望是上策。當局必須摒棄保守思維,盡快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多跟專家及業界交流,鎖定切合香港實際環境及需要的低空經濟活動,全速推進。

內地紛提行動方案

香港尚在泛泛而談

低空經濟主要針對垂直離地1000米以下(視乎情况最多可延伸至離地3000米)的低空空域,以各種有人和無人駕駛飛行器,進行各類經濟活動和服務。具體而言,低空經濟活動可以是載人載貨,亦可以涉及文娛表演,以至其他可以創造經濟價值的活動。嚴格來說,低空經濟並非全新事物,直升機載客、空中噴灑農藥等,皆屬於低空經濟活動。隨着無人機和通訊技術急速發展,科技創新為低空經濟活動開闢了全新天地。

由無人機送貨送外賣到空中的士,低空經濟發展潛力,近年愈來愈得到重視。舉例說,電動垂直升降「飛天車」(eVTOL)的前景便備受看好,大摩估計2040年全球飛天車市場規模,可達到1萬億美元。目前中美都在大力發展飛天車,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近期發布了多項指南和規劃,為「空中的士」發展鋪路。內地方面。深圳空中的士今年2月完成首次城際飛行,蛇口往珠海只需20分鐘。首家實現載人航空器量產的廣州億航智能,上月更向廣州一間公司交付了12架飛天車。深圳方面已準備跟本港航空公司合作,希望日後以空中的士,從蛇口接載客戶前往香港機場。

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低空經濟列為戰略新興產業之一,國務院今年更首度將發展低空經濟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無人駕駛航空器飛行管理暫行條例》年初正式實施,標誌國家層面對無人駕駛飛行器從設計生產到運作使用,實施全面規範管理。當局定下的目標,是2030年「通用航空裝備全面融入人民生產生活各領域」,形成萬億級市場規模。國家政策大力推動下,多個省市近月紛紛發表政策文件,提出各式各樣的行動方案、實施方案。相比之下,香港發展低空經濟,步伐明顯落後。昨天立法會會議,有議員提出質詢,要求政府檢視法例、推動低空經濟發展。官員強調,政府正展開前期工作,積極在不同層面為低空經濟發展拆牆鬆綁,同時重申會委派一名副司長協調,然而除此之外,未見有更多具體內容。

官員提到,政府會以循序漸進形式,推行低空經濟試點項目,以無人機載貨作起點,由近至遠、由輕至重,逐漸擴大和豐富無人機的應用。有關說法甚為空泛,充其量只能說是大原則、大方針。事實上,比起談發展機遇,官員說得更多的是有哪些困難、問題及障礙,例如「載人飛行器比載貨風險高」、「香港空域和地理環境相對複雜」、「涉及跨境運輸問題較為複雜,相信有一定困難」,等等。談及低空旅遊倡議,官員一時表示會留意最新情况、航空安全等因素,考慮何時可以試飛,一時提到會視乎內地進展和成果再考慮,予人觀感尤其被動,看不到當局有決心主動推進事情,而是守株待兔,坐等別人先行先試再算。

低空經濟不拘一格

官僚思維不利創新

發展低空經濟,當然必須先解決航空管理、基建、法律配套等問題。當局需要跟民航處等相關政府部門,以及不同持份者詳細協商,確保相關飛行活動在風險可控的情况下有序進行,各界對此不會有異議,然而只要當局有心解決問題,方法必定比困難多。低空經濟新時代剛剛起步,跟發展成熟期尚有相當距離,然而現在不積極部署爭取先機,必將錯失不少機遇,到頭來又要辛苦追落後。當局若有心發展低空經濟,現在就要坐言起行,先從法規和制度建設方面入手。官員表示,「長遠而言」,政府會就航空安全、空域管理、個人私隱、保險要求、跨境飛行活動通關程序等層面,檢視現行民航和相關法規或制度。有關說法,正正令人覺得特區當局對發展低空經濟缺乏緊迫感。

香港人口稠密,市區高樓林立,引入無人機送外賣一類低空經濟活動,確有實際困難,然而低空經濟本來就沒有既定模式,科技創新旨在幫人解決問題,如何應用更是不拘一格。舉例說,嶼南及離島對外交通不暢,物資運送較為不便,無人機運貨、空中的士載客,其實可以派上用場,還可推動嶼南旅遊。有理大航空工程學者則指出,正因為市區高樓林立,以無人機清洗大廈外牆,可以是本港低空經濟其中一個合適應用場景。發展低空經濟,需要創意創新,不能囿於官僚保守思維。當局應盡快成立跨部門小組,一方面為低空經濟拆牆鬆綁,一方面多聽專家和業界意見,蒐集民間創意,發展適合香港的低空經濟應用場景。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