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辯論表現老態龍鍾 拜登面臨退選壓力

【明報社評】美國總統大選首場電視辯論,拜登口齒不清、表現不濟,成為各方焦點,雖說現在距離選舉日尚有4個月多,選情仍有很多變數,但今次辯論無疑強化了選民對拜登老態龍鍾的觀感,部分政治評論甚至認為他應該退選。相比之下,儘管特朗普依然是信口開河,說話諸多失實,但至少表現有力,亦無瘋子罵街。當下美國人最關心移民問題和生活成本上漲,民調持續顯示,多數美國人對特朗普處理這兩方面的問題較有信心。兩人今次大選首度同場交鋒,拜登落筆打三更,蒼老乏力形象加深,爭取連任之路相當崎嶇。

「最高齡」大選辯論

強化拜登負面印象

自1960年甘迺迪與尼克遜開先河以來,兩黨候選人電視辯論,已成為美國大選傳統。一般而言,民主共和兩黨會於7、8月舉行全國代表大會,確認黨內初選結果,正式推舉總統候選人,至於兩黨候選人電視辯論,則於9、10月舉行。根據過去30多年慣例,電視辯論由一個名為「總統辯論委員會」(CPD)的組織主辦,通常有三場,惟今屆辯論卻打破很多慣例。首先,這不是由CPD主辦;其次,今屆暫定只有兩場辯論,分別於6月及9月舉行,首場辯論更破天荒早於兩黨全國代表大會舉行。兩黨同意這一特別安排,當然各有盤算。

特朗普一再質疑CPD「不公正」,拒絕參與CPD的辯論,但主辦今次辯論的CNN,過去也曾屢被特朗普批評偏袒民主黨。今次提早這麼多辯論,乃是拜登陣營主張。拜登陣營對外所說的理由,是很多選民都選擇郵寄投票,可能早於9月中已收到選票,若首場辯論9月底、10月初才舉行,未免太遲,可是不少人都懷疑這僅是表面理由,畢竟兩人連總統候選人身分尚未正式確認,現在辯論多少有點名不正言不順。

特朗普選情一直稍佔上風,有意見認為拜登陣營想賭一鋪早些辯論,爭取最有利安排,主攻奪回聲勢;亦有觀點認為,拜登陣營想趁大選熱度尚低辯論,實為守勢策略「買保險」,萬一拜登表現出差池,之後仍有時間冲淡影響。今次大選是美國史上「最高齡之戰」,特朗普78歲,拜登更已81歲,兩人年紀相差不遠,但特朗普在塑造「老當益壯」形象上,明顯較成功;相比之下,老態龍鍾形象揮之不去,卻是拜登最大包袱。當然,特朗普謊話連篇、私德不修等形象,也嚇怕很多選民。

早前一項調查顯示,認為拜登和特朗普都不討好的「雙重厭惡者」(double-haters),人數升至歷史新高,佔選民1/4。拜登和特朗普各有「鐵粉」,今屆大選勝負,可能就是看「非鐵粉」如何「兩害取其輕」。對拜登及特朗普而言,就算爭取不到更多人投自己一票,若能令對手流失更多支持,已屬成功,首場大選辯論正是突出對手形象弱點的機會。

拜登陣營想要宣揚的信息是特朗普乃瘋子一名,滿腦子想着報仇雪恨,不能讓他上台危害美國民主。特朗普昨天的對答,還是一貫信口開河,例如他聲稱民主黨支持「連嬰兒出生了也可墮胎」,不符事實更不講邏輯;他說2021年初國會山之亂並非其責任,看在很多人眼裏,也是徹頭徹尾的大話。可是總體而言,特朗普沒有像2020年大選首場辯論那樣失儀搶白、瘋子罵街。拜登陣營汲取上屆辯論經驗,特意要求主辦方在非發言時間「熄咪」,以防特朗普搶白打斷拜登發言,反而可能幫了特朗普一把。

反觀拜登發言口齒不清,有時甚至語意不明,尤以辯論早段為甚;有關醫療保障的討論,一句「我們終於打敗了(政府)醫保計劃」,辭不達意,更加深了外界對他老態龍鍾、蒼白無力的印象。辯論開始45分鐘後,拜登團隊急急聯絡記者,聲稱拜登過去幾天抱恙,「聲線不太好」,予人觀感更是「砌詞補鑊」。拜登表現之糟,可見一斑。

歷屆美國大選辯論,有不少著名場面和金句,尼克遜一臉蒼白冒汗面對甘迺迪、列根問選民「你們生活有比4年前更好嗎」、老布殊看手表彷彿在等夠鐘等,都是經典。有意見認為,這些場面和說話影響了選民觀感,預視了之後的選舉結局,亦有人覺得這不過是事後孔明。美國不少政治學者認為,電視辯論對大選的影響不宜過度放大,充其量只是強化了選民原本已有的傾向,例如認為甘迺迪、克林頓的朝氣活力勝過對手,等等,不過即使從這一角度而論,今次辯論對拜登依然相當不利。社交媒體時代, 一段出醜的片段,可以洗腦式地不斷反覆傳播,效果遠甚於以往的電視和報章。倘若特朗普最終勝出,今次辯論留下的金句,也許就是特朗普所言:「我真的不明白他在說什麼,我相信他自己也不明白。 」

距離大選尚餘4個月

拜登民主黨進退兩難

當然,政治一日都嫌長,目前距離大選日4個多月,選情仍有很多變數,說不定特朗普又會自毀長城,惟經此一役,拜登爭取連任之路,必定更為崎嶇。這幾年美國物價大漲,很多民眾生計艱難,感受不到經濟增長股市狂飈的好處,質疑拜登無力改善民生,所以才會寄希望於任內成績其實也不突出的特朗普。拜登辯論表現老態龍鍾,美國民眾對其領導能力和信心,恐進一步動搖。理論上,民主黨大老們可以不理初選結果,在全國黨代表大會推舉另一人成為總統候選人,讓拜登「體面引退」,問題是眼前民主黨也沒有什麼人選,具有必勝把握;更甚是如果拜登現在退選,外界一定有人追問,未來半年他是否還適合繼續擔任總統。

八旬拜登應否再當白宮主人,固然令人懷疑,但對美國以至全世界來說,特朗普同樣也是一個不穩定的「計時炸彈」,由他入主白宮,有可能弄得雞犬不寧。目前拜登和民主黨的處境,可謂騎虎難下,進亦難,退也難,但如果拜登民望出現雪崩式下跌,民主黨趁全國黨大會陣前易帥的可能性確實存在。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