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普京出訪聲東擊西 俄朝結盟戰略模糊

【明報社評】俄羅斯總統普京連任後,最大的外交舉動就是「東進」,繼上月訪華後,近日又旋風式訪問朝鮮和越南,特別是與朝鮮簽訂了被視為具「準軍事同盟」性質的《全面戰略伙伴關係條約》,引起各方關注。普京甫離河內,美國國務院高官就抵達越南,顯示美方對俄羅斯在東亞的戰略企圖高度警惕。普京朝越之行,真正目的仍是為其烏克蘭戰爭服務,既打破西方的外交孤立,又牽制北約軍援基輔,是「聲東擊西」之舉。

西方壓迫俄朝抱團取暖

普京結盟平壤牽制北約

普京今次朝越之行,最引人矚目的就是與朝鮮締約之舉,其實「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在國家雙邊關係中並不稀奇,但該條約第四條規定:雙方中一方受到個別或多個國家武裝侵犯而處於戰爭狀態時,另一方得依據《聯合國憲章》第51條和本國法律,立即用一切手段提供軍事及其他援助,被認為是恢復了冷戰時代兩國的結盟狀態。今次是普京時隔24年首度訪問平壤,若不是俄烏戰爭導致北約全面封鎖與圍堵,莫斯科不可能如此重視對朝關係。所以說,俄朝兩國抱團取暖,是美國及西方對兩國戰略壓迫的結果。

問題是對於兩國所締條約是否等於「同盟」關係,金正恩與普京的表態不一,外界看法亦有分歧。金正恩當着普京的面多次提及「同盟」一詞,普京則對此避而不談,僅形容條約是「突破性文件」,既有默認「同盟關係」之意,亦留下足夠回旋空間。他在越南見記者時澄清,俄羅斯「不排除」對朝鮮提供武器,但只會在朝鮮遭侵略時這樣做,韓國毋須擔心。他又警告韓國,向烏克蘭提供致命武器將犯錯誤,更直指北約「東擴」亞洲威脅俄羅斯安全。

由此可見,俄羅斯主動與朝鮮走近,不是支持平壤在朝鮮半島生事,而是牽制北約和韓國在烏克蘭戰場的動作。隨着北約對烏克蘭軍援質量和數量不斷升級,多國放寬了援烏武器攻擊俄羅斯本土的限制,普京日前曾經放言,如果北約繼續軍援烏克蘭,俄國將向北約的敵國提供軍援。今次訪朝締約,就是他在以實際行動向西方發出威嚇,強化俄朝關係,成為普京手上最好用的聲東擊西的工具。

對於朝鮮來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封鎖與制裁,主要集中在高端軍備科技、糧食與能源三大領域,而這三大領域又正是俄羅斯的最大優勢。所以雙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是建立在現實利益交換基礎之上。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今年3月俄羅斯就曾對安理會下屬對朝制裁委員會專家小組(Expert Panel)延長任期行使了否決權。假如俄羅斯對朝鮮全面鬆綁,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將全面破功。西方在朝核問題上需要俄羅斯合作,就成為普京討價還價的有力王牌。

不過,俄朝果真明確結盟,意味俄烏戰事一旦升級進入俄境,朝鮮將不得不派兵馳援;同樣,萬一朝鮮半島發生戰亂,俄羅斯也將被迫捲入,這無疑會將雙方的如意盤算變成死局。相反,俄朝建立特殊的密切關係,保持戰略模糊,可令雙方戰略上進退自如,對美韓產生更大的牽制作用,這也是普京含糊其辭的原因。

至於說俄朝結盟對於東北亞地緣政治格局的影響,其實美日韓軍事安保同盟早已形成,中方雖未加入俄朝結盟,但與兩國都具戰略互信,所謂陣營化對抗若最終形成,亦是西方鼓譟多時的求仁得仁。尹錫悅政府開始反思對華外交的偏差,在普京訪朝之際與中國展開外交安全對話,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陣營對抗西方求仁得仁

美國緊張北京縱橫捭闔

俄羅斯與越南的關係是冷戰時代傳統遺緒,由於兩國相距遙遠,毫無地緣戰略衝突,越南無論在抗法、抗美戰爭,還是在與中國的邊境衝突中,都得到前蘇聯全力奧援,俄亦是越南最大的軍備提供者。越南對俄烏戰爭的立場接近中國,拒絕譴責俄羅斯,在聯合國表決中投棄權票;俄方亦在南海問題上,附和越方「確保航行與飛越安全和自由」的論調,俄越油氣公司還合作開採南海油氣。

但是,作為製造業新興強國,越南與俄羅斯經貿關係跟其對華、對美經貿關係不可同日而語,2022年,俄越雙邊貿易額僅約35億美元,而同期中越貿易額為1750億美元,美越貿易額1230億美元。在普京訪越前,美國總統拜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過去10個月內先後訪越,美越關係升格為「全面戰略伙伴」,中越關係則成為「命運共同體」,充分彰顯越共總書記阮富仲的「竹子外交」,即以靈活性保持實力和韌性,避免與任何大國緊密結盟。

美國仍對普京的亞洲之行十分關切,普京剛走,助理國務卿康達就訪問越南。對於中國來說,63年前已與朝鮮簽署「友好合作互助條約」,其中就包含當一方受到攻擊時另一方全力援助的條款,中國迄今仍是朝鮮政經的最大靠山。既然中國進入中亞,俄方不以為忤,俄朝結盟,中國亦冷眼旁觀。普京訪朝越後,東歐親美反俄挺烏最力的波蘭總統將國事訪華,無疑顯示,以中國的政經實力,外交上足以縱橫捭闔。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