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煞停畢業生名劇演出 演藝學院應說清因由

【明報社評】香港演藝學院今屆舞台劇畢業生作品《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原定下周公演,未料校方日前突然取消演出,惹來不少議論。該齣舞台劇的原著劇本,乃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里奧•福的代表作。演藝學院取消演出,不僅來得倉卒,原因也不清不楚,一句「製作安排變動」,就令劇團成員半年心血付諸東流。多元開放是香港獨特性所在,文化藝術發展,尤其需要開放包容氛圍。一齣可以在內地公演的劇目,沒理由不能在港上演。演藝學院今次決定,欠缺透明度可言,徒添外界政治猜測,校方有責任清楚解釋終止演出的原因,例如是否有人投訴,好讓學生和公眾了解。

內地也可公演

香港何故不能

近期有關文藝戲劇界的風波接二連三,演藝學院臨時取消劇目演出,乃是最新一宗。下周開鑼的演藝學院「2024想不到戲劇節」,原定上演兩齣由應屆導演系畢業生執導的劇目,惟校方日前在校網發表「特別公告」,表示「由於學院製作安排的變動」,其中一齣劇目《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取消演出,校方將安排退票,並為觀眾帶來不便致歉。除此以外,學院未有進一步解釋取消演出的原因。

演藝學院培訓演藝人才,畢業作品是學生邁向業界的第一步,具有重大意義。《一》劇由導演系畢業生執導,所有演員皆為戲劇學院學生。有舊生指出,畢業作品由籌備到公演,一般耗時超過一年。演出突遭煞停,對所有參與的學生都是沉重打擊,不僅校園生涯留下重大遺憾,也可能影響日後投身演藝事業發展的信心。有藝發局戲劇界別民選委員形容,演藝學院取消畢業演出前所未有,對校方做法感到意外;有份參與劇目製作的學生,無不感到心血白費,紛紛表示無奈、惋惜或不甘。文體旅局長楊潤雄回應事件稱,叫停演出屬校內決定,「是校內老師內部自行討論後的一個決定」,局方將向演藝學院了解背後因由。

《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黑色諷刺劇大師達里奧•福(Dario Fo)的名作,故事講述1970年米蘭警政署一個辦公室發生了一場意外,一名疑似恐怖分子接受調查期間離奇墮樓,引起社會強烈反應,包括遊行示威。香港經歷了2019年反修例風暴,有人或覺得故事「題材敏感」,然而達里奧•福的作品一直深受全球戲劇界垂青,很多專門培訓演藝人才的院校,更將此劇奉為經典教材。事實上,《一》劇以往曾多次在內地及香港上演,其中由內地導演孟京輝執導的版本,更於北京、上海等地巡迴演出。香港方面,有劇團曾於2012年改編同一劇目,加入本地元素,將此劇搬上舞台。劇團藝術總監還表示,他們將於本年底或明年初,移師廣州演出該劇,形容該劇目「以內地標準也完全沒有問題」。

中央在港實行一國兩制,就是因為深明香港與內地有別,必須維護香港的獨特性,才能發揮香港所長,貢獻國家。香港背靠國家聯通世界,維持社會多元開放,才能海納百川,發揮國際樞紐作用。國際文化藝術交流中心是本港「八大中心」定位之一。一齣享譽國際、可以在內地巡迴公演的劇目,若不能在香港上演,將是莫大諷刺,外界難免懷疑香港獨特性是否變了味。演藝學院這次取消演出的決定,缺乏透明度,政治猜測四起,對校方、特區政府以至香港都不是好事。

今次演藝學院原定上演的《一》劇,倘若劇本大致跟足原著,其實不應該有什麼問題。有舊生指出,這類畢業作品,公演前需要「過五關斬六將」,包括呈交計劃書及劇本等資訊予導師了解,校方若真的覺得有問題,相信早已處理,沒理由公開售票後才突然煞停。換個角度說,校方今次決定,確有可能跟公開售票後的外界反應有關。問題是如果外界有人僅僅因為劇名又或內容簡介,就懷疑事件涉及「軟對抗」,又或「政治正確」先行認為最好煞停,實有過度反應之嫌,也不清楚此劇在國際戲劇界的地位。演藝學院應該就取消演出的決定,向學生和公眾清楚解釋,包括校方有否收到投訴、劇本是否忠於原著、有沒有不恰當的改編內容,以及作出整個決定的經過。

維護香港獨特性

捕風捉影不可長

特區當局和一些社會人士,這兩年常談及「軟對抗」的問題。有關現象確實存在,不能視若無睹,但捕風捉影也不可長。由去年的圖書館書籍下架風波、食肆外牆多年塗鴉被當「黑暴文宣」抹去,再到今次事件,都有過度反應之嫌。香港發展進入新時期,昔日高度政治化的光景,相信很多人都感到厭倦,但站在政治光譜兩極的一些人,仍然習慣以政治有色眼鏡看待一切。若說「軟對抗」是這現象的其中一面,另一面就是「寧左勿右」、動不動就投訴有人挑戰國安。當局面對源源不絕的「投訴」,必須深入區別,哪些有合理憑據,哪些屬捕風捉影;倘若不加細分,慣了以「寧枉無縱」心態處理,日積月累,恐會削弱社會開放包容氛圍,不利於維護香港的獨特性。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