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走塑」解說面向公眾 鼓勵自備容器減廢

【明報社評】環保減廢政策今年接連出台,現在打頭陣的,將是4月22日實施的即棄塑膠餐具及塑膠產品管制計劃。跟膠袋徵費相似,禁用即棄塑膠產品的「控制點」,主要落在餐飲及零售業商戶,具體執行不似垃圾徵費般複雜,過去數月政府亦有積極向業界解說,可是近日有藥房出現搶購棉花棒等即棄塑膠產品情况,部分業界前線員工也對新政策不甚了了,反映當局有必要加快面向公眾,展開大規模宣傳,以免市民過度反應。禁用即棄塑膠產品是全球趨勢,香港應該早日全面實施,惟單是改用其他材質的即棄替代品,對源頭減廢其實幫助有限,當局應與業界合作,鼓勵公眾自備可重用杯盒。

前期解說聚焦商戶

公眾宣傳急起直追

今年是本港落實環保減廢政策的重要年頭。過去數周,有關垃圾徵費的問題,在社會引起廣泛討論,無論物管公司、清潔工以至一般市民,對於垃圾徵費具體細節都有很多疑惑,最終政府決定將措施正式生效日期,由原定4月1日押後至8月1日,並由政府部門4月起先行先試。然而除了垃圾徵費,本港今年還有另一項重大環保政策即將實施,那就是管制即棄塑膠餐具及塑膠產品。

塑膠製品極難自然分解,若以堆填方式處理,分解過程隨時要上百年;若焚化,則會釋出有害污染物。雖然香港早於2009年開始逐步實施膠袋徵費,但在「走塑」方面,遲遲未見進一步的重大措施出台;新冠疫情期間,市民用餐慣了外賣,更令塑膠餐具和膠袋的棄置量上升。根據環保署最新數字,2022年棄置於堆填區的固體廢物量達574萬公噸,當中廢棄塑膠佔逾兩成,政府與社會各界必須加緊「走塑」。

分階段管制即棄塑膠餐具及塑膠產品,政府準備多時。首階段原定去年第四季實施,惟因法例審議進度較預期慢,去年10月才通過立法,當局決定押後至今年4月22日,即「世界地球日」正式實施,具體規定包括禁止發售或向外賣顧客提供即棄膠餐具,例如發泡膠盒、飲管、即棄膠叉和膠匙等;至於即棄膠杯等,首階段只禁止食肆向堂食顧客提供,明年第二階段實施時,才擴展至外賣顧客,屆時目標是所有即棄餐具全面無塑。另外,首階段「走塑」措施,還會管制一系列即棄塑膠產品的製造、銷售和供應。4月22日起,本港將禁止銷售及免費供應膠棉花棒、氣球棒、充氣打氣棒、膠牙籤等。

垃圾徵費的複雜性,在於牽涉大量持份者,不同大廈又有不同情况,很多具體執行細節,都要靠業界和業主法團等自行協商,反觀管制即棄塑膠餐具及塑膠產品,跟膠袋徵費相似,只需從「源頭」供應入手,要求餐飲零售業商戶配合,具體操作執行相對容易一些。事實上,早在政府立法之前,本港一些大型連鎖快餐店已自行推出減塑措施。政府也提到,過去數月一直有向業界解說新措施,相信業界已做好準備。不過當局面向公眾的宣傳,似乎來得較遲,若不是垃圾徵費押後,媒體和網上近日多了有關「走塑」的討論,相信很多市民都不知道,原來首階段「走塑」政策不足3個月後實施;傳媒觀察也發現,很多前線員工並不清楚新措施內容。

「走塑」措施影響面雖然不似垃圾徵費般廣,但任何牽涉到公眾日常生活的措施,當局都有必要從用家角度多做宣傳解說,尤其是社交媒體年代,以訛傳訛特別容易,公眾有可能過度反應。近日有連鎖藥房分店的即用即棄棉花棒及牙線棒貨架被清空,亦有市民稱擔心禁售而大量購入牙縫刷備用,正是例子。當局表示,環保署網站已列明一些「走塑」環保替代品,但這種等待「有興趣」市民上網查閱的做法流於被動,守株待兔,並不可取。當局應該抓緊未來兩個多月時間,伙拍商戶、環保團體以至區議員等,透過街站、社交媒體等不同渠道,主動接觸公眾,多做解說。

餐飲業落實「走塑」,外界關注點之一是替代品成本。有業界人士稱,紙製或木製即棄餐具的成本,顯著高於即棄膠餐具,相關成本或將轉嫁給市民,環境局長則稱,「走塑」後改用其他替代品,隨着使用量與入貨量多了,價格也會相應下降。實際情况如何,也許要待「走塑」實施一段時間後才能確定。木製或紙製即棄產品,無疑比塑膠容易分解,但從源頭減廢角度,即用即棄這概念,本身就不環保,最省錢兼環保的方法,一定是自備可重用容器。

自備容器移風易俗

借鑑外地致力推廣

雖然近年一些餐飲店接受市民自備容器購買飲品或外賣食物,但更多店舖是心存顧慮,既覺得容器大小缺標準,也擔心顧客自備容器或欠衛生,一旦食物中毒會被算到頭上。不過放眼其他地區,鼓勵顧客自備容器的做法,已愈來愈普遍。在台灣,手搖飲品店成行成市,當局為了減少即棄塑膠杯使用量,近年規定全台連鎖飲料店、便利店等,必須為自備容器的消費者提供至少5元台幣優惠,又要求連鎖快餐店至少5%門市必須提供循環杯租借服務,做法值得香港參考。鼓勵市民自備杯具,移風易俗當然無法一蹴而就,由商戶提供重用杯租借,也牽涉很多配套安排,然而當局仍應致力推動,一邊鼓勵商界參與,一邊多向公眾推廣。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