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維護香港獨特性 不同意見多包容

【明報社評】藝術發展局終止對「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資助,在文藝界引發激烈迴響。當局的公開解釋,提到上屆頒獎禮邀請漫畫家尊子及記者蔡玉玲任頒獎嘉賓,以及主持人以「紅線」為話題,反映決定帶有政治性,當局若認為當日頒獎禮真的有不妥當之處,可以公開反駁、議事論事,而不是在事發半年後,突然以停止資助的手法「懲罰」主辦方,兼且不給予申辯機會。多元開放是香港獨特性所在,只要不是違法或弄虛作假,當局應該多以包容態度,體待不同意見,不應該將有稜角的觀點,與「軟對抗」混為一談,若連「紅線問題」也成為不能談的紅線,對於維護香港獨特性,並無好處。

劇協頒獎禮惹風波

停資助懲罰理據弱

香港戲劇協會(下稱劇協)主辦的「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過去24年一直獲得藝發局資助,然而劇協上周表示,上月接到局方通知,指上屆(第31屆)頒獎禮內容,對藝發局聲譽「造成損害或不利影響」,扣減未付的最後一期撥款,局方同時又以「競爭劇烈及資源有限」為理由,停止資助今屆頒獎禮。

藝發局公開回應事件,最初僅提到頒獎禮「作出不尋常安排」,「收到不少意見」質疑內容及安排不妥,惟沒有進一步說明,其後才發稿交代「不妥內容」,包括「有別以往」邀請戲劇界前輩、知名藝術家、政府代表、藝發局代表等作為頒獎嘉賓的做法,選擇邀請「當時充滿新聞話題的時事漫畫家」尊子,以及記者蔡玉玲女士擔任頒獎嘉賓;局方又提到,當日頒獎禮主持人以「紅橋」、「紅線」為話題,「意有所指、語帶雙關」,「如果以此手法引起公眾及媒體注意及製造社會話題」,局方不能苟同,決定扣減資助,以示「不能接受」。考慮到文體旅局長公開支持藝發局決定,康文署亦決定不提供今屆場地,外界認為政府在今次事件中有角色,亦屬情理之中。

當局的說法,反映終止資助一事,明顯與政治有關,若不是有人從國安角度投訴頒獎禮,相信藝發局主席霍啟剛日前亦不用提到,需要「盡量降低違反國安法風險」。若有人在公開場合公然違反國安法,當然要依法追究,問題是當日頒獎禮上,是否真的有「涉嫌違反」國安法的內容安排?觀乎已知材料,實在看不出有違法情况。

藝發局質疑頒獎嘉賓安排「有別以往」,劇協會長馮祿德已澄清,以往他們亦曾邀請時裝、體育及新聞界人士任頒獎嘉賓。廣義來說,紀錄片製作人和漫畫家,也跟文化藝術相關,不見得為何不能當頒獎嘉賓。蔡玉玲和尊子是新聞人物,但頒獎禮舉行時,兩人皆屬無罪之身,蔡玉玲剛獲終院裁定查冊案上訴得直;至於尊子的漫畫,雖然一再惹來高官抨擊,但他從未因此被控違反國安或煽動等罪。倘若只因有人視他倆為「逆鱗」,反對他們上台頒獎,當局事後就要「懲罰」劇協,包容度未免太低。

無可否認,上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由以「勇氣」為主題、邀請蔡玉玲尊子作頒獎嘉賓,以至主持人以「紅橋」和「紅線」為話題,的確惹來很多政治聯想,但表達對「紅線」的憂慮和關注,本身並不是什麼彌天大罪。現在當局決定扣減撥款、終止資助及拒借場地,怎麼看都是一種懲罰,形同政治施壓,最好連紅線問題也不要談。

意見觀點有稜角

並不等於軟對抗

誠然,頒獎禮不應該過度政治化。1975年荷李活奧斯卡頒獎禮,反戰影片《心靈與智慧》獲頒最佳紀錄片獎,監製台上讀出越共官員致謝信息,即場爭議不絕,奧斯卡主持隨後要急急代表主辦單位讀出聲明,劃清界線;1993年荷李活奧斯卡頒獎禮,影星李察基爾上台頒獎卻無視大會講稿,大談西藏獨立,結果主辦單位禁止他再當頒獎嘉賓20年。第31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去年中舉行,倘若當局認為主辦單位真有失當之處,大可發表聲明,就事論事,公開批評,而不是因為有人投訴,多月後突然秋後算帳,過程未予劇協正式申辯機會,中斷資助又說不出具體標準,僅以一句「競爭劇烈及資源有限」帶過。當局指頒獎禮內容對藝發局聲譽「造成損害或不利影響」,然而當局處理今次事件手法粗暴,所造成的「觀感損害」其實可能更大。

港英時代的香港,政治審查長期嚴苛,紅線處處可見。1950年代內地電影《女籃5號》因出現五星旗及中國國歌,遭港英禁播;1980年代初電影《皇天后土》則因為涉及文革內容,港英當局以「破壞本港與其他地區友好關係」為由禁播。港大學者吳海傑便指出,過去百多年本港的言論表達自由空間,其實很受全球政治大勢影響。無論如何,由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的30年間,香港所享有的言論及表達自由,確實處於史無前例的高度,成為了香港重要標記。國際新形勢下,香港必須維護國家安全,同時也要維護社會自由開放的獨特性。

近年一系列事件,由圖書館下架風波,到中環食肆外黃帽工人塗鴉被抹等,令人覺得當局有太多忌諱和紅線,收到投訴未搞清楚就從嚴處理。特區當局這兩年常談「軟對抗」問題,有關現象確實存在,但不等於一些有稜角的觀點,又或一些當局不中聽的意見,統統都是軟對抗。當局對於這類觀點和意見,應該多持包容態度,若下下都重手整治,反應過度,將影響社會自由開放氛圍。公權力運用必須時刻保持審慎。今次劇協頒獎禮風波,當局處理是否合理合度,有必要斟酌。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