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出生率下降成趨勢 加快經濟轉型應對

【明報社評】新春祝賀年輕人連生貴子今年有點尷尬,因為無論對新婚夫婦來說,還是對國家來講,這都不可能「心想事成」。中國去年首次出現人口負增長,對全球經濟結構都會帶來重大影響,自然成為國際大新聞。中央政府應該宣布,生育政策從嚴厲控制到放鬆,從此應該進入鼓勵生育階段,然而,即使有具體鼓勵措施,相信也難以立竿見影,歸根結柢是要加速經濟轉型,發展高科技及服務貿易輸出,提高生產效率,做到「人少也好辦事」。

疫情加劇人口負增長

出生率下降已成趨勢

去年內地出生嬰兒956萬,死亡1041萬,總人口比前年減少85萬人,上世紀60年代初大饑荒連續兩年出現人口負增長,如今國家已經邁入發達國家行列,再次出現負增長則是「富貴病」。然而,疫情因素對人口增減有一定影響,過去十年平均每年死亡人數為984.6萬人,去年達到1041萬,顯然有「超額死亡」(excess death)的現象,大疫當前,無心生育,一加一減,由此帶來人口負增長,恐怕今年還會延續。

疫情顯然不是人口負增長的單一因素,出生率自上世紀80年代中出生2500萬人高峰開始持續下降,其中只有3年有小幅反彈,特別是2016年全面實施二孩政策,翌年出生率稍微回升,至今連續6年下降,去年更首次跌破1000萬人。雖然死亡人數也在持續增加,但增幅溫和,出生率減幅遠大於死亡率增幅,已經成為趨勢,按此規律,若果沒有別的干擾措施,人口負增長將會維持。

西方媒體特別關注,中國年輕勞動人口下降會提高外國消費者的負擔,美國及過度依賴進口中國商品的國家將會增加通脹壓力,中國人口減少會導致消費力下降,威脅到國際品牌的銷售額。

中國制定任何政策,都不會以外國通脹率或銷售額作為首要考慮因素,但人口增減對內地市場和經濟結構起到關鍵作用,從嬰兒奶粉銷售到教育市場,房地產業以至整體的消費行業,都會因為人口縮減而萎縮,更為深遠的影響是,勞動人口下降而退休人員增加,稅率要提高,公積金資金也難以為繼。

中央政府早已洞察人口結構和老齡化的問題,2011年起逐步實施全面兩孩政策,2021年放開三孩政策,陸續放寬計劃生育政策,而今開始實施鼓勵生育政策,深圳和一些城市已經開始給新生嬰兒發放1萬到3萬元不等的獎勵金,這些鼓勵生育對策將收效甚微,因為區區一兩萬元,相對於在大城市高房價的負擔,都是杯水車薪而不會構成生育的誘因。

學者與專家結合外國的經驗,建議發放現金補貼外,還需要給產婦以至丈夫更多的休假激勵,特別是婦女就業權益保障,以及實質性降低生育養育和教育的成本。其實,政府的行動並不缺位,《婦女權益保障法》修訂今年元旦生效,其中規定僱主不得因懷孕、產假和哺乳,降低女職工的工資,或限制晉升等權利。但執行情况,則有待觀察。

關鍵問題是,政府應該確立一個方針,不再就放寬計劃生育政策修修補補,而是全面修改為鼓勵政策,採取綜合各方面的措施,盡一切辦法鼓勵生育。法國與日本的鼓勵生育政策與措施,有不同程度的成效,如何按照國情參考執行,政府自會有所考慮。可是,解決人口結構失衡而衍生的問題,不能單從鼓勵生育政策來考慮。

高科技服務貿易出口收益

能彌補勞動人口下降損失

人口政策在90年代前,先是以「人多好辦事」作為方針,後來以增加人口做大國內市場來擴大內需,以內需拉動經濟增長。這個政策成就了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無論在產能與消費都一直高歌猛進。然而,世界工廠的代價是產業工人只能賺取微薄的加工費,並且犧牲環境污染。高速發展造成產能過剩,現在中國在鋼鐵、水泥、機械等產業,無論如何擴大內需,都無法消化這些價廉物美的產品。出路只有兩條,一是拓展海外市場增加出口,但國際市場並非中國可以控制,加上美國的阻撓,即使另闢一帶一路的蹊徑,也難以消化中國龐大的產能。另一條路是經濟轉型,發展高科技產品,提高增加值,則可以做到「人少也能好辦事」。

中國過去在海外承包基建項目,既可輸出鋼鐵和機械等基建需要的產品,也可以輸出勞工,但賺的還是「辛苦錢」,而今能夠出口智能手機、新能源汽車,高鐵、甚至飛機,憑高科技賺錢,以後還可以賣專利技術,作為服務貿易出口,即使勞動力人口減少,也不減產值與收入。挪威人口只有542萬,GDP全球排名16,人均產值第六,就是一例。美國商品貿易赤字連連,但每年服務貿易順差2453億美元,也可以成為中國的目標。

中國若能盡快轉型,迅速提高高科技產值,彌補依靠勞動力密集的製造業產值減少,即使勞動力人口下降,也可以有更高的GDP和人均產值,農民可以留在農村發展特色旅遊,毋須到大城市捱高房價,未嘗不是解決人口負增長的一條出路。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