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大停電追究中電責任 政府信息發布應變差

【明報社評】新界西北大停電,數十萬市民經歷了斷電、斷網、難通訊的一夜,事件反映本港重要基建設施,並非如想像般安全可靠,一條電纜橋起火燒斷,足以令大片社區陷入漆黑混亂狀態。政府應變手忙腳亂,信息發布不足,安排亦不貼地,有緊急警報系統卻不用,再度突顯當局做事墨守成規、不知變通的老問題。中電有「准許利潤」穩賺不賠,經常自詡供電可靠,大停電事故令人難以接受,當局必須徹查出事原因,嚴防類似事故重演。中電應該為受影響地區市民,提供減免電費等補償,政府則必須檢討災難緊急應變處理,與各大公用事業機構做好事故預案及演練,加強基建安全。

戳破供電可靠神話

中電應向居民補償

港鐵屯馬線朗屏站附近一條中電電纜橋,前晚近7時起火,導致元朗、天水圍及屯門一帶大停電,16萬戶受影響,直至翌日早上,區內供電才算大致恢復。保安局表示,消防及警方在場視察,無迹象顯示電纜橋有人擅闖或蓄意破壞,初步相信起火並非人為,火警成因有待調查。政府已責成中電3天內初步交報告,14日提交詳細報告,防止同樣事件重演。

這次新界西北大停電,雖然醫院等重要設施有後備發電系統,緊急服務影響輕微,但很多公共服務均受阻,港鐵天水圍站一度關閉,區內部分交通燈失靈,電訊網絡亦受波及。不少居民上網及打電話皆有困難,家中既缺照明,又無法透過電視或手機接收資訊,整晚要過近乎「與世隔絕」生活。當局收到近百宗困𨋢報告,部分市民居於大廈高層,升降機停運,有家歸不得,商戶則無法營業,部分食肆冷藏食材容易變壞,被迫丟棄。區內14間學校受停電影響,昨天要停課。

香港是現代化大都市,市民日常生活,幾乎無時無刻都要用電,斷電一會兒已渾身不自在,何况徹夜10多小時。論民生影響範圍與規模,今次西北大停電堪稱「災難級」。中電自詡 「供電可靠」,高達99.99%,為何發生這樣的停電災難,公眾有不少疑問。首先,電纜設施一定有基本消防設備,電纜橋是輸電動脈,設計上更應該有充足保護。今次電纜橋起火,短短一小時便焚毁折斷,保護系統有否發揮應有作用,必須弄清楚。其次,涉事電纜橋有3組高壓電纜,負責大範圍供電,這類大規模輸電系統一般有後備,即使一組電纜故障,亦不會導致廣泛地區停電,可是這次大停電卻顯示輸電設計存在缺失,後備系統架設在同一纜橋,無法發揮作用。

專家指出,電纜起火可能原因,包括電流過大、電力阻抗異常、絕緣裝置老化等。涉事電纜橋屬於30年前建築,雖有一定歲月,未到老化程度,中電亦有責任為設備定期做老化管理;近日天氣雖熱,但跟7、8月酷暑尚有距離,夏季用電高峰未至,何况電力系統有故障預警機制,如因電力需求過大超出負荷,系統會發出警報。兩電壟斷本港電力市場,更獲政府許以「准許利潤」,電費與固定資產淨值掛鈎,兩電常稱要「確保滿足本港用電高峰需要」,擴充機組提高發電能力,然後以固定資產淨值增加為由,向市民加電費。中電有相當比例「剩餘電力」,應付市民用電高峰,應該綽綽有餘,若說西北大停電與「不勝負荷」有關,未免諷刺;如果涉及設施老化,則反映中電維修管理大有問題。

緊急警報「備而不用」

基建安全有待加強

西北大停電,政府要向中電追究責任,同時亦須檢視自身不足。意外突至,即時應對總會有些手忙腳亂,可是當局的表現,予人觀感又是緊急應變缺乏統籌、各部門各自為政。大停電當晚,政府有開放兩間社區會堂作為臨時庇護中心、設法維持各項緊急服務,警方亦有在停電地區加強巡邏,可是卻不見有高官馬上出來安定人心,誰在指揮不清不楚,直至凌晨,當局才向傳媒發出新聞稿,表示政府緊急事故監察及支援中心「已經」啓動;大半天後環境局副局長公開露面解說,局長卻未見蹤影。

數十萬人受停電影響,肯定不是小事,政府應變必須迅速,緊急事故監察及支援中心何時啟動,當局有責任交代。突發緊急事態,市民最需要官方準確消息,政府花逾億元設立緊急警報系統,可以向市民手機發出緊急通知,前晚正是派上用場的好時機,當局卻未善用。政府事後解釋,通知系統一響,就涉及全港市民,然而前晚停電只影響局部地區,未必適合使用,云云。有關說法,正正反映政府處事官僚不懂變通。香港是彈丸之地,市民穿梭各區,流動頻繁。新界西北大範圍停電,身在港九地區,打算前往屯門、元朗及天水圍一帶的市民,急需即時資訊,決定怎麼辦。危機應變最重要是因事制宜,與其墨守成規、拘泥於「全港」還是「局部」這定義,不如本着常理及同理心去做判斷。

西北大停電不是一般事故,中電不能道歉了事,政府也不應僅按兩電管制協議,只以一般罰款方式處理。中電應該為受影響居民提供電費減免補償,至於花在重建電纜橋等方面的開支,亦不應計入固定資產投資,成為日後調整電費時的計算項目。今次事故,突顯本港基建安全並非全無隱患,政府有必要全面檢視水電煤及鐵路運輸等基建的安全度和穩健度。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