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美重構亞太新同盟 針對中國力有未逮

【明報社評】6年來首場美國—東盟特別峰會,已在華盛頓落幕,美方承諾將向東盟國家投資1.5億美元,涉及海上安全等領域;周五拜登將展開上任後首次亞洲行,訪問韓國和日本,並在東京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峰會;而10日前,美國國務院官方網站更新美台關係內容時,刪除了「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和「美國不支持台獨」等表述,拜登前日更簽署了幫助台灣參與世衛組織(WHO)的法案。在俄烏衝突爆發近3個月後,拜登政府將全球焦點拉向亞太,突顯美國對「印太戰略」的重視,依然視中國為首要地緣政治威脅。

從美方近期的軍事部署,可見美國戰略上有多重視中國。美空軍高調宣布,54架F-35A戰機進駐阿拉斯加基地,此外,美軍還在夏威夷部署21架F-22A戰機,在日本岩國基地部署28架F-35B戰機,正在西太平洋巡航的「林肯」號航母編隊,還搭載了十餘架F-35C戰機,亞太地區已成為美軍在全球部署隱形戰機數量最多、機型最全的地區。

美隱形戰機雲集區內

拜登訪日韓為補短板

中美異口同聲稱,不能讓俄烏戰爭悲劇在區內重演,弔詭的是,雙方意思卻針鋒相對。白宮印太政策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上周三稱,美國要與東盟領袖討論台海局勢,防止下一場「烏克蘭危機」在亞太上演。而中國副外長樂玉成日前則指,美國不斷在中國家門口「秀肌肉」,拼湊各種反華小圈子,又在台灣問題上大做文章、試探紅線,是亞太版「北約東擴」,最終會把亞太推入火坑。

拜登上台後,華府開始重構同盟體系,在亞太區,美國在鞏固傳統同盟體系的同時,構建新的同盟網絡。與以往相較,這個新同盟體系,由核心盟友、盟國和戰略合作伙伴多個層次組成,形成多中心、多形態的網絡式同盟體系,策略更加多樣。在核心盟友方面,在「五眼聯盟(Five Eyes)」和QUAD之外,新成立了澳英美三邊安全同盟(AUKUS)。而拜登即將展開的亞洲之行,就是為鞏固第二層級的美日韓3國同盟,特別是藉韓國新總統尹錫悅上任,修補中韓關係過密、日韓關係嫌隙等聯盟短板。

美國試圖把亞太同盟體系北約化,鼓勵盟友之間橫向交叉結盟,以增強同盟戰略彈性和可持續性。例如,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東盟國家大多不願選邊站,作為對冲,積極尋求第三方來拓展自身戰略空間和選擇。這些第三方包括歐盟、日本、澳洲、英國、韓國和印度等,多為美國盟友,變相以美國代理人形式在區內施加影響。日本近期在東南亞就十分活躍,日相岸田文雄近月先後到訪柬埔寨、印尼、越南和泰國,與泰國、柬埔寨展開軍事合作。本月初,他在訪英時更公開表示,台海和平穩定不僅對日本很重要,也攸關國際情勢穩定。

同時,美國也積極將域外勢力,特別是冷戰的最大遺產北約(NATO)引入亞太區。在美國慫恿下,英法德3國戰艦已經參與西太平洋巡航活動;北約上月的外長會議,首度重點考慮「中國因素」,並邀請日、韓、澳、紐4國與會。本月5日,韓國正式加入北約旗下的網絡防禦中心,是這個防禦中心的首個亞洲成員。美國不僅要建立「亞洲版北約」,更要把亞太國家拉入北約,形成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三洋聯動」格局,強化美國的「戰略軸心」地位。

對台戰略仍保持模糊

經濟能力難配合野心

在美國的對華戰略中,台灣仍是聚焦之地。在美國國務院修訂對台清單,被指是掏空「一中原則」、繼續在台海「切香腸」的小動作後,坎貝爾就堅稱,美國「不支持台獨」和「一中」政策都無變化。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亦重申,美方已在公開和私下場合多次表明,不支持「台灣獨立」,堅持「我們長期的一中政策」。由此可見,美國對台灣,現在是戰略模糊,戰術清晰,暫仍不敢徹底跨越底線。但北京對此應已不再抱任何幻想,而台灣亦應認清美國真面目,拒絕其唆擺,才能保住台海和平。

必須看到,美國在亞太政治影響力雖仍強大,但經濟能力能否配合其戰略野心仍有疑問。東盟和日韓目前都是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成員,中國是東盟和日韓最大的貿易伙伴,去年,中日貿易額達3714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中韓貿易額高達3600億美元,佔韓國整體貿易額近三成;中國與東盟的貨物貿易額達8782億美元,按年增長28.1%。去年11月,中國宣布未來3年將向東盟提供15億美元發展援助,用於抗擊新冠疫情和恢復經濟。與此相較,美國今次提出的對東盟1.5億美元的援助,就顯得小巫見大巫了。本來預計在今次美國—東盟特別峰會上成為焦點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最終未公布更多細節。正如地緣戰略分析專家所言,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在經貿領域對東盟缺乏必要的誘因,遑論將中國剝離產業供應鏈了。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