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西安官員失職言猶在耳 人民至上並非空喊口號

【明報社評】入冬以來全國疫情此起彼伏,病毒確實防不勝防,內地有一套成熟的追蹤、篩查、隔離手段,能將疫情一一控制,唯獨西安失守而需要封城17天,原因是官員麻痹大意,進退失據。全國的防疫手段,需要不斷精益求精,西安市醫院機械式執行防疫規定而導致孕婦流產的事件,已經亡羊補牢,下一個出現大規模疫情的城市,是否會在別的方面重蹈覆轍,考驗各級官員是否將「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精神貫徹始終。

防疫手段行之有效

執行甩漏不斷出現

2019年末出現新冠疫情,武漢封城86天,及後較大規模的爆發是廣州,需時45天清零,西安是第二個全城封閉的大城市,至今已經17天,但8號的感染個案已經下跌到30宗,開城日期指日可待。從這個數據看,中國內地控制疫情的應對方法,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但從大規模爆發的成因,以及控制疫情手段出現的「甩漏」,似乎還在螺旋中緩慢前進。

西安新一輪疫情源頭也是外來輸入在隔離酒店漏到社區,似乎是去年5月份廣州疫情的翻版,由於廣州發現首宗個案是源頭不明,未能及時採取措施而在社區擴散。廣州控制疫情的手段是從過往其他城市摸索出來的一套,全民檢測,局部封城,追蹤源頭,分區多次檢測篩查,截斷傳播鏈,由於各種手段都做得比較徹底,形成一套「廣州經驗」。為什麼這套做法在西安失靈呢?

西安這次疫情同樣是在社區爆發了而「後知後覺」,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官員麻痹大意。西安在9月份舉行過全國運動會,來自四面八方的大量運動員及觀眾,各種大規模聚集近3周而平安無事,西安官員以為從此高枕無憂。外來輸入個案流入社區的例子,全國不斷重複發生,惟發現後果斷採取措施也不至於一發不可收拾,但西安官員的做法,卻是遲遲不動手,而且還封區後未徹底清零前又放開,導致再封區已無補於事。

西安人口1300萬,封城會導致經濟活動凍結,市民生活停頓,茲事體大,但每日感染人數不斷增加,不封城不但不能徹底解決西安疫情,感染患者外溢更會使全國殃及池魚。其他城市封城或封區,對於市民生活所需的供應和物流,也有一套做法以資借鑑。但西安卻出現很多本可以避免的甩漏,比如健康碼系統兩次崩潰,市民無法做核酸檢測。市政府立即將大數據資源管理局局長撤職,挽回了官員失誤的損失,然而,有一些失誤導致的損失是無法挽回的。

醫院提高防疫級別,要求病人提供4個小時內的核酸檢測陰性報告才能進入醫院範圍就診,這是應對疫情的一種手段。一名孕婦因為無法提供相關證明而被拒於門外,大量出血而流產,一條本來可以保住的鮮活性命,卻因為醫院機械式執行規定而無法降臨人間。事件曝光後,全國嘩然,犯錯的醫院負責人遭停職和免職處分,國家衛健委立即下令,必須要為孕婦和急診病人留出專門通道,不能因為防疫而放棄救人。亡羊補牢,未為晚也,但病毒在不斷變種,各種新鮮事也會層出不窮,如何能夠令到官員舉一反三,才是上策。

西安的三宗罪之一是流調(contact tracing)不力,即未能及時追蹤患者的活動軌迹,因為西安市只有300名常設的流調人員,而兩千萬人口的上海專職流調人員有3000人。追蹤一宗個案的密切接觸者就需要200多人,再往上追蹤次密一圈就要2000多人,西安出現多源頭傳播,捉襟見肘可見一斑。然而,究竟專職流調人員與人口比例應該如何,中央政府今後是否應該有硬性指標?

西安市已經做了12輪全民檢測,才做到社會面清零,即新發現的感染個案是在隔離人群中發現。西安做全民檢測在不同區域如何劃分重點輪替,也有失方寸,負責官員難辭其咎,但檢測的化驗能力也是一個關鍵因素,究竟檢測化驗能力跟人口比例如何界定,什麼情况下可以從外地調撥資源,是否也應該有硬性指標?

民生供應在平常狀態下由市場驅動,疫情期間政府主導出現甩漏,再次驗證行政命令不如市場的第三隻手,不難解釋。然而,保安人員發現市民違規到區外買饅頭而施以拳打腳踢,這又作何解釋?

西安三宗罪歸一條

行政命令缺乏協調

三宗罪都關乎一條,主管官員只顧發死命令,要不惜一切防止病毒蔓延,下級官員只執行「不惜一切」這4個字,一級壓一級,到了最基層的執行人員,就只剩下機械式執行的做法,人文關懷就不可能在考慮之列。這樣的做法,跟中央政府一再強調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精神是南轅北轍的。

最新一個大規模感染的城市有可能是天津,雖然目前發生的病例只有20宗,但其中兩例是Omicron變種病毒,而且患者有眾多小孩是在託管班受感染。新的情况又有可能令過去行之有效的應對措施部分失靈,官員如何在防控措施中考慮到百姓福祉,西安的教訓言猶在耳。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